第14章 酒量不会那么差吧
A+ A-

“那个,我明天要走,还得把房间收拾一下,我就先回去了。”沈时佳找了一个听的过去的理由,站起来对几人提议告辞。

“既然明天走,房间就不用你收了。”一向少话的顾佩函,竟然突然免了她的工作。

这一句可是将她的借口推尽了,一时想说走都似乎不太好了。

“哥说的对,要不,你去帮我拿几个酒杯,其他事不用你做。”邹嘉丽正在开酒,但是桌上的酒杯貌似不是她喜欢的,因为她习惯用同一款的套装酒杯,这不知道是谁拿的,啤酒杯和红酒杯,明显都是混乱的,邹嘉丽最讨厌这样,她这个有个怪癖,什么东西看上去一定要一致,要不然就觉得不好看了,比如给她把高跟鞋放到平底鞋旁边,那一定会被她吵的天翻地覆。

“好。”沈时佳想到都要走了,也没有格外点评邹嘉丽的那种挑剔,看这些酒杯,可能也是之前她擦拭时,不小心放混了,没有调整过来,去拿酒杯的人,大致就没有注意,随便搬起就走了,所以也就没说话,免得临走还给自己惹些麻烦。

酒杯在酒窖,顾家兄妹喝酒不怎么多,但是很会品酒,尤其是这顾佩浩,很喜欢调酒,所以家里收藏了好多酒,单独放了一间房,酒杯什么的全在这里面摆放着,平时外人还不好来这里。

房子挺大,里面黑漆漆的,沈时佳还在小心翼翼的在门口摸着开关,房间的灯却突然亮了,将她吓了一跳,

“顾佩函,你不是在和他们喝酒吗,什么时候跑到这里的?”沈时佳看着站在门口的顾佩函,疑惑的问道。

她出来时,顾佩函明明还在餐厅,怎么会跑到了酒窖,而且还走在了她前面,她刚才不过是去了一下洗手间,难道是邹嘉丽等的不耐烦了,让顾佩函来催她的。

“酒杯都没拿,怎么喝酒?”顾佩函手撑着门,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虽然表情还是很冷,但是着放荡不羁的动作,有了一点玩世不恭的味道。

“我……去方便了一下。”沈时佳被他的样子惊到,好半天也是傻傻看着他,直到发现自己失态了,才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缓解自己的尴尬。

“我听说霍焱釭有许多干女儿和干儿子。”顾佩函让开了一点位置,等沈时佳进了房间后,突然在后面说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有一家孤儿院,他常年资助他们,所以那里的孩子都叫他干爹。”沈时佳不明白顾佩函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但还是如实对他回了一句,毕竟她知道。

“但好多可能他认都不认识,而却有那么四个女孩子,特别得他喜欢,是那些孩子中的孩子王,尤其是这四人中的那个最小的,霍焱釭当她亲生的一样,甚至比亲生的还要疼爱。”

顾佩函跟在沈时佳后面,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弄的沈时佳都有点晕了,不过更多是怀疑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的。

“你见过有人对别人的疼爱,比亲生的更疼的吗?”沈时佳端着一盘酒杯,反驳着顾佩函的同时,猛的转过了身,不知道顾佩函会跟的这么近,她这突然一转身,差点将酒杯撞翻,两人的距离也被拉的老近。

这突然的动作,让沈时佳很尴尬,赶紧退后了一步,但是顾佩函似乎什么也没有,反而还更加紧的看向了她。

“你是第几个?”顾佩函对她追问道。

“啊?”沈时佳抬头,用不解的眼神看着顾佩函,知道他是问她在霍焱釭的干女儿中的排行,但是他却故意装作不懂了。

“来酒杯给我,你拿这个。”顾佩函将酒杯从她手里拿了过去,将一瓶酒塞给了她。

不是都拿东西吗,一瓶酒又不比一盘杯子轻多少,为什么要换呢?

沈时佳怀疑的看着顾佩函的身影,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但却又说不上那里不对了,是刚才突然的那些话,还是刚才和她换酒杯的事,怎么就想不出哪里有问题了呢?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不对劲的,一看顾佩函已经走远,沈时佳才赶紧跟上去。

“今天是我哥的生日,大家一定要玩的开心。”邹嘉丽没一会儿就显出了醉意,倒是顾佩函这个主角一杯酒放在面前一直没动,别人给他敬酒,都被他推辞这几天开会多了,嗓子不舒服没有喝。

不过让沈时佳不懂,他不喝,干嘛要倒一杯酒放着干嘛呢。

“佳佳,这些天谢谢你对老太婆的照顾,没有嫌弃我唠叨,这杯酒既然大少爷不喝,倒了也浪费,来,佳佳,吴妈敬你,你把它喝了。”

在所有人都有说有笑,喝的尽兴时,吴妈突然将顾佩函面前的一杯酒端起来,递给了沈时佳,还将自己的牛奶喝了,倒了一口酒过来敬沈时佳,让她想推辞都不行。

“谢谢吴妈,这些天都是你照顾我多,你没有嫌弃我没用,什么都不懂已经挺好了。”沈时佳不知道吴妈为何突然和她这么客套,但是她还是和吴妈回了几句客气的话,然后将那一杯酒喝了。

“吴妈,这酒……”一杯酒喝下去,沈时佳立马觉得有点不对劲,不仅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吴妈。

按理说吴妈不会对她做什么,毕竟她们一起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吴妈一个没儿没女的老人,平时对人也挺亲切的,她们相处也和谐,难道她要走了,她还要害她一下不成,如果是开玩笑,吴妈这一把年纪了也不可能。

但是沈时佳真的觉得头越来越晕,眼皮也越来越重了,而且身上还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有点热,这个也可能是喝了酒,房间空调打高了,但是发晕总说不过去吧,才一杯酒而已,她酒量没有那么查的。

“佳佳,你酒量不会那么差吧?”顾佩浩凑过来,一脸坏笑的取笑起了她。

沈时佳能听清,但是看人却有些模糊了,也不能回答他。

“丽丽,你先把佳佳送回房间吧。”

沈时佳,听到顾佩浩在吩咐邹嘉丽送她回去,想到邹嘉丽平时虽然讨厌,但心肠也不算很坏,沈时佳也就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