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什么时候走
A+ A-

这睡觉一晚上的,还浑身酸疼,沈时佳还从来没遇上过,这简直就像是鬼片里说的,被鬼压了一晚的迹象。

沈时佳赶紧伸手拉着被子,往里面看了一下,这一看,直接吓得呆住了,身上满布草莓,这不对劲,做梦能做出这样的吗。

好半天,沈时佳才回过神,赶紧抓着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然后翻找了一下压下枕头下面的钱,果然,钱也不见了。

这不是梦,是真的,昨晚有人趁她睡着了后,把她给吃干抹净了,而且是真的吃干抹净了,不仅吃了她,顺手牵羊的抹走了她的钱,现在床上除了她身上落下的一片点点的樱花外,什么也没有了。

沈时佳将床上的被子拎起来抖了一下,钱确实没了,疯狂的一阵翻找,唯一找到的就是在地上床边,原本丢着她衣服的位置捡到了一支笔,这支笔肯定不是她的,而且之前肯定没有,肯定是昨晚那人落下的。

会是谁呢?沈时佳一时懵了,这顾家虽然有两个男人,但他们不会缺了这点钱,如果说是他们喝多了,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对她做点什么,这还说的过去,毕竟这个家里,女人,除了她,就只有吴妈和邹佳丽了。

吴妈一把年纪,这几人都当她是长辈,就是一向冷漠的顾佩函也是当她亲人看待的,邹佳丽就更不用说了,是他们的亲妹妹,所以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自然是选她了。

但是他们不至于拿她的钱呀,顾家好歹是一个企业家,顾佩函和顾佩浩也算是富二代,不缺这点钱吧。

可是除了这两人,这家里没了别人呀,昨天邹佳丽的那些同学,已经被顾佩函赶走了。

“佳佳,起床吃饭了,一会儿你不是还要走吗?”吴妈在门口,探进头,对沈时佳叫着。

沈时佳蹲在地上,心里还百思不得其解,再说了,走,现在她能往哪里走呢,她身上现在一分钱都没了,昨天顾佩函给她的那五千,是她全部资产了,现在完全被人卷走,她又变得分文没了。

“怎么了佳佳?”吴妈看她有点不对劲,才走进来关心的问了她一声。

“吴妈,昨天你给我的酒,是不是有问题?”沈时佳猛的站起来,看向吴妈,对她怒问道。

吴妈被沈时佳这突然一站起来,还带着怒意的样子吓了一跳,但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佳佳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你自己看。”沈时佳气的一把将被子掀开,将床单上落下的那点点污渍,还有她留下的樱花给吴妈看了。

“怎么会这样?”吴妈也有点惊讶,不过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跑过去将门锁了起来,然后回来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是大少爷,还是二少爷?”

“我知道是他××谁?”沈时佳真的怒了,占了便宜也就算了,还要卷走她的钱,也太缺德一点吧,而且一晚五千,难道他不觉得自己卖的太贵了吗,更让她生气的是,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谁知道他是第几手货了,值得几个钱还不一定,竟然拿她那么多,他值吗?

“那杯酒……”吴妈陷入了沉思。“是大少爷的,不过……”

“不过什么?”沈时佳看出了吴妈语言犹豫,似乎有什么事让她不想说,便赶紧追问了起来。

“大少爷跟我说,他不想喝酒,让我端给你的。”吴妈低着头,声音也挺轻,像是自言自语。

“我去找他。”沈时佳淡淡回了一句,转过身怒冲冲往外面冲去。

“佳佳,佳佳,等等……”吴妈好紧追过去,在沈时佳刚打开锁,准备伸手开门时,一下抢在她前面,将门抵住了。

“吴妈你干嘛?”沈时佳冷冷看着吴妈,愤怒的对她问道。

“佳佳,你要找大少爷怎么问,问他是不是在酒里下了东西,可是酒是丽丽倒的,他只是没有喝而已,杯子他都没有碰过呢,在说呢,就算真是他在酒里动了手脚,你能证明他对你做了什么吗?”吴妈拦着沈时佳,对她劝着问道。

沈时佳让吴妈一劝,冷静了不少,也许吴妈说的没错,一个晚上,她药都已经醒了,这种药散的快,就是今天去检查,估计也未必能查出什么,还有那事,她糊里糊涂的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又没留证据。

再说了,闹起来多半要到派出所、医院,那她干爹不打死她才怪。不过这事不查清,她是绝不会放手的。

“吴妈,你让开。”等了好一会儿,沈时佳才伸手去拉吴妈。

“佳佳,吴妈可是为你好呀,你想想……”吴妈以为沈时佳还要闹,还不肯让开,继续的对她劝着。

“吴妈,我说,我饿了,你不是来叫我吃饭的吗?”沈时佳,将吴妈拉开,对她一笑道。

“佳佳,你想明白了?”吴妈一听她这么说,立马笑了。

“吴妈说的对,我不能没有证据去闹。”沈时佳对着吴妈咧嘴一笑,笑容虽然不太真实,倒也可以肯定她没事了。

餐厅里气氛挺欢快的,邹佳丽和顾佩浩正在有说有笑,一看邹佳丽的样子,估计也是刚起来,还是一脸睡意未尽,顾佩浩正逗着她。

只有顾佩函还是那张冷漠脸,坐在正中间,静静的吃着他的土豆寿司,看着好幸福的一家人,旁边还放着沈时佳和吴妈的早餐,要都是一家人,真的是让人羡慕的。

“佳佳你来了,快过来,我们都要吃完了。”顾佩浩看到沈时佳,赶紧和她打起了招呼。

沈时佳没有说话,只是回以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邹佳丽却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像是对待空气一样,收回了眼神,继续和顾佩浩聊得火热起来。

“来了。”顾佩函看到沈时佳过来,竟然破天荒的和她打了一个招呼。

“嗯,饿了。”沈时佳露出一抹似有若无的浅浅弧度,回了一句,坐到了吴妈旁边。

“什么时候走?”顾佩函拿了一张纸巾,擦了一下嘴,才抬头看着沈时佳继续问道,

“走去哪里?”沈时佳装作听不懂的,抬头疑惑的看着顾佩函反问道。

“回去。”顾佩函这个惜字如金的家伙,竟然又简单回了一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