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火灾
A+ A-

“二婶,今天来不会就是闲的无聊,来这里磨牙根子吧?”

舒芜眼带讥讽的看着她,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县令大人给你的时间只有一天,现在已经是第二天响午了,二婶要是再不把东西拿出来,是不是真等着我去府衙击鼓?到时候我跟二婶可能就得在监牢内外见了。”最后一句话,舒芜猛的扬了声调。

像他们这种平民百姓出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到衙门上击鼓,请求升堂处理。

张氏被吓得再次发颤,万一真的被舒芜告到府衙,和蹲牢狱比起来,这点亏损还不算什么。

毕竟就算这些东西被温氏收了回去,日后她也能把东西给拿回来。

张氏那双眯眼里满是算计与狠毒,她直接把碎银子和地契拍到桌上,咬牙瞪了一眼舒芜:“你不用得意太早,这笔仇我记下了,以后有你们娘俩好果子吃的。”

“那我可等着瞧了 。”

舒芜直接怼了回去,气的张氏再次哑言,直接扭着身子离开。

温氏把桌上的地契,小心的拿在手里,但是下一瞬,一滴眼泪却触不及防的砸了下来。

“你爹为了这几亩地,辛苦了一辈子,临死前都怕张氏把地夺去欺负咱们母女。不过幸好,终于收回来了。”

舒芜在一旁看的眼圈微微发热,上前轻拍了拍温氏的肩膀,叹气道:“爹在天上会好好的看着咱们娘俩的。”

这一句轻声安慰,像是直接触碰到了温氏的泪腺,她把头埋在舒芜胸前,肩膀轻微的抽动和压抑至极的呜咽声,过了许久才传出来。

舒芜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她穿过来的时间偏晚,那个便宜爹她还没等看到,就已经咽了气。

她的叹息声掩在温氏的哭声下,只剩半只的烛火,在屋内随风摇动着。

晚上,睡梦中的舒芜是突然被一阵浓烟熏醒的。

她猛地睁开眼睛, 却在看清情况的下一瞬就傻在那里,此刻屋内熊熊燃烧着的大火清楚地印在她眼里。

火舌疯狂的吞噬着一切可燃烧的东西,夹杂着一阵阵的浓烟和黑灰。这火烧得极快。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已经从厨房烧到了他们的屋子。

温氏此刻也被浓烟熏醒,整个人愣在原地,口中下意识的呢喃着:“怎么会起了火?”

“现在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得赶快跑出去。”

舒芜终于回过神来,从炕上随便扯了一件衣服,拉着温氏就要从门口跑出去。

但是奈何整个木门框都已经被火势包围,窜起的火苗,直接挡住了他们的路。

“这可怎么办呢?”

舒芜试着用袖子挡住自己的脸,强行穿过去 ,但是那火烧的实在太旺,怕是还没等跑过去,身上就已经起了火。

屋子里的浓烟已经熏得人睁不开眼睛,眼看着那火近一步的烧着,要是再不想出法子,怕是没被火烧死在这里,也会被烟熏死。

这火是从厨房那方向烧过来的,唯一的路已经被堵死。

舒芜整个人急得不行,她退后了几步,因为浓烟进嗓,剧烈的咳嗽着。

就在这时,温氏突然甩开她的手,跑到箱子那里翻找着,把白天刚收回来的地气,小心的藏在腰带里。

“娘,这都什么时候了?地契哪有人命重要?”

舒芜额头太阳穴青筋直跳,目光在扫过屋内的木头板凳时,却突然一亮,她直接把那凳子抄了起来,三两下的上炕,随后居然拿凳子朝窗户打去。

他们这房子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窗框早已经腐烂变形,舒芜这么几下凳子敲过去,居然直接把那窗框打了下去。

舒芜转头一把拉住温氏,终于从窗户处逃了出去。

两人滚落在屋外,他们这才发现,这场火烧的远比他们所想的大。

火势此刻已经蔓延到屋顶,甚至已经烧断了一半的房棱,熊熊燃烧的大火在黑夜里格外显眼,温氏浑身瘫软的跪在地上,崩溃大哭起来。

终于有村民发现这里的火灾,纷纷出来大喊:“快来人呐,快来人帮忙救火,舒家走水了。”

不知道众人齐齐忙了多久,最后一丝火苗终于被扑灭。

舒芜丢了水桶,整个人失力般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只剩一半的房屋,心头突然像是被压了石头一般,沉重的有些无法呼吸。

这是她离死亡感受最近的一回,刚才在屋里那些叫嚣着扑向她的火舌,带来的炙热感,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

如果不是今年封窗时没有钉牢的话,她和温氏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天色已经微微透亮,舒芜抬头,已经是三更天了 。

有好心的婶子接她们娘俩,到自己家里过这一晚,舒芜一夜无眠。

天刚一亮,舒芜就又回了老屋前。

土墙被烧的只剩一半,屋顶上只有几根粗壮的木头没被烧断,但也只剩了那几根木头。

她小心地抬腿踩进废墟中,屋子里所有东西几乎全被烧的干净。

舒芜虽然来这里时间不长,也是很嫌弃这老屋的残破,但她在心里却真真地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但是如今即便知道那是自己的家,她也回不去了。

温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废墟,双手挡住脸,再次哭出声来。

“你爹留给我的这两样东西,我什么都没保住。以后到了下面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呀?我对不起他啊。”

舒芜眼眶瞬间晕红 ,她上前一把把温氏紧搂在怀里,声音干涩:“爹的愿望就是希望咱们娘俩能好好的活着,只要咱们好好的活着,好好活着。”

舒芜很用力地重复着那四个字,她昨天一晚上没睡,都在想这场火灾。

灶台里的火早就被熄了,厨房里也根本没放蜡烛,哪里来的火源。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人为纵火,而至于这个人,她心里也早已有了目标。

“咱们的房子不会白被烧的,我一定能够把幕后人查出来的。”

舒芜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像是在说给温氏听,又是像说给自己听。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