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欺辱
A+ A-

她嘴角轻勾,手里花样般的转着那把柴刀,朝山上走去。

一想到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都见不到那惹人烦的肥婆娘,舒芜心情没来由的好。

山上的漩涡已经越来越小,舒芜娴熟的待着背篓跳进去,把里面新长好的青菜都带了出来。

根据这么多天她的观察,因为漩涡的大小问题,所以能培育的蔬菜数量也是有限的。

每种出一颗,里面的养分就会流失一部分,想来土壤里面的养分全部消失,也就是这漩涡消失时。

舒芜背着背篓又到了镇上, 还是去了她那日第一家去的酒楼。

店里的小二已经认得她,见她一来,连忙去喊了掌柜下来,也把舒芜迎了进去。

不仅单给她安排了椅桌,甚至还摆了壶热茶,正好解了她的口渴。

“掌柜的,那几颗青菜可觉得口感还行?”

舒芜饮了口茶,笑眯眯的问道。

“口感实在是极好,不瞒姑娘说,我做酒楼这么多年以来,还是头一次能够在这寒冬腊月见到如此青嫩的菜。”

掌柜毫不吝啬地夸赞着,目光扫到舒芜带来的背篓上时,又是一亮:“不知道姑娘这回又带了多少青菜,这次我定全收。”

舒芜脸上适时浮现出为难的神色,早已经修炼成人精的掌柜自然懂了她的意思,手指敲着桌面:“姑娘放心,只要你能一直都提供同样品质的青菜,在价格方面,我绝对不会亏待你。我在之前的价格上再加五文,这样足够表现我的诚意了吧?”

“但是掌柜的也清楚,现在冬天,我能培育出这样的青菜,已经很难得。怕是以后提供青菜的数量会减少。”

舒芜没接提价那句,反而是岔开了话题。

“这个是我预料之内的事情,但也确实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姑娘手里有多少,我们酒楼还是收多少。”

掌柜脸上笑容可掬,一幅憨厚老实的模样。

“有掌柜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舒芜抬手把背篓拿了过来,把里面的青菜都拿了出来。

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在忙着处理重建房屋的事情,所以这青菜长在漩涡里的时间要比上一批青菜长,个头也是更大一些。

舒芜满意的看着掌柜的欢喜的神情,嘴角轻微扬着。

等到从九楼结账出来时,舒芜随身携带的小荷包已经被装满,掌柜的一路把她送到门口,还不忘仔细叮嘱着:“姑娘可千万要记得刚刚应答我的,这样的菜品可一律都要送到我家来。”

舒芜自然笑着点头:“那是一定。”

她掂量了一下沉甸甸的荷包,笑意全然摆在脸上,原本微上挑的眉眼变弯,舒芜直接拐进了对面的一家裁缝铺。

那场大火把她和温氏所有的衣物都烧的一干二净,眼下他们二人也只有身上穿的这身破烂衣裳。

她本想着买几匹布,回去让温氏裁做几身。

“掌柜的,有人在吗?”

舒芜进店,开口扬了一句。

“在呢。”有人立刻应了一句,原本热情出来迎客的老板娘在看到舒芜那身装扮时,脸上的神色简直犹如翻书般精彩。

舒芜简直看呆,她还是头一次看见,人脸上的表情居然能在眨眼间切换的如此彻底。

“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我们这里可专门是给那些大户小姐提供衣裳料子的。”

那老板娘阴阳怪气地说着,一边还拿了一方红手帕在自己鼻子前抖动,像是闻到了什么刺鼻的味道一般。

舒芜回过神来,把背篓放在地上,扫了一眼摆在货架上的各种布匹:“就算是给大户小姐提供衣裳料子的,又怎么样?不过就是个卖布的店罢了。”

舒芜一句直接堵的那老板娘说不出话来,擦了厚重粉底的脸上硬是憋出两团红来,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舒芜突然伸手够向货架上的一匹布料,下一瞬,刺耳的尖叫声从她耳边骤起。

“给我拿开你的脏手!”

老板娘喊了一嗓子,居然直接拍开了舒芜的手。

“这衣裳布料可是上等的,你买不起就不要在这里瞎掺和。碰脏了的话,我还怎么卖?”

舒芜看着手背上被拍出来的一片红,整个人的神情瞬间阴下去,她扬眉看她:“不过就是匹布而已。”

都说狗眼看人低,她今天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做生意的人。

“像你这种穷光蛋,懂什么?”

老板娘身子挡在她面前,看着舒芜衣服上新打的补丁:“我店里随随便便一匹布都是200文起,200文你知道什么概念吗?”

她翻了个白眼,又补充了一句:“算了,和你这种人说了也说不懂。赶紧离开,别妨碍我做生意。”

舒芜站在原地未动,清淡的脸蛋上无半分神情,在老板娘不耐烦的第二次催促赶人时,才终于出声。

“就你们家这种破布料,还敢卖到200文?”

上挑着的嘲讽声从舒芜薄唇中溢出,她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一匹布料,上面的纹路明显有些歪扭,细看过去,连染色都不均匀。

一看就是那种低劣的地摊货。

“我说了,你赶紧走,不要在这里打扰我做生意。”

老板娘话一边说着,一边居然开始动手把舒芜向外推。

但是在推搡过程中,却不小心踢翻了背篓,里面磨的铮亮的柴刀,当时就露了出来。

原本气焰嚣张的老板娘,瞬间就噤了声。

舒芜把一切都尽收眼底,看向老板娘的目光多了嘲讽,她弯腰把背篓扶起,但是却没有把柴刀放回去。

此刻的老板娘已经离舒芜八步远,红手帕一直在手里抖着:“你想要做什么?”

老板娘语气里的颤音简直都要藏不住,舒芜也是在这时才发现柴刀对于恶人的妙用。

无论是张氏还是眼前这个老板娘,她手里的柴刀才是解决问题最直接的办法。

“没什么,就是想在你这里挑两匹布料而已。”

舒芜话一边说着,一边漫不经心的用手摸着柴刀上的寒刃。

那刀被她磨得极为锋利,甚至能够在刀身上清楚地折现初老板娘此刻恐慌的神情。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