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改口
A+ A-

原主这张脸,原本就属于寡淡型,要是不做表情时,便显得有些发凶。

更何况像她现在这般微微偏头,手指轻摸着锋利的刀尖,这样一幕落在老板娘的眼中,无疑会引发新一波的恐慌。

老板娘躲着身子,说话磕磕绊绊:“你不是选布料吗?这里的布料都随你挑。”话说完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开口:“我给你打折。”

舒芜脸上表情瞬间变得微妙起来,桃花眼里闪过光亮。

她把柴刀拿在手里,一边伸手勾向她之前没拿到的那匹布,手指仔细的摸了一下布料手感,比起店里其他的布匹,这布已经算上质量不错的。

“这块布200文,是吗?”

舒芜出声,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老板娘。

老板娘原来想摇头的动作,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变成了猛点头:“是是是,200文,200文。不过,你要的话给170文就好了。”

舒芜没忍住自己笑意,嘴角出现弧度的同时,眼里冰茫也开始消融。

“那好,就这块了。”

她把布匹装进背篓,目光扫过去时,却正好捕捉到了老板娘肉疼的表情,眼里笑意不由得再一次扩大。

舒芜从腰间拿出荷包,仔细的查了200文后,放在桌上。

“老板娘,铜钱给你放在桌上了,以后我也会常来光顾你的生意的。”

老板娘刚松了一口气,面上表情却因为她的后一句瞬间崩裂,但不过在起身拿铜钱时,还是愣在了那里。

200文,当真是一分不少。

虽然有了这布料店的闹剧,但却还是没有耽误舒芜的好心情。

长街上有吆喝卖烧饼的,舒芜买了一些。

回到村里时,又是天刚擦黑,她才刚近草屋 ,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

舒芜把东西拿到后堂,带着布匹和烧饼进了屋。

晏星洲坐在炕边,见舒芜回来,连忙起身她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顺便给她腾出了坐的位置。

“你怎么会在?”

舒芜愣在原地,还在诧异,话刚问出去一半,手里已经被塞了杯温水。

“上山这一趟,累了吧?先坐下来,好好休息。”

晏星洲一双眸子含笑,在烛火的照应下,显得越发温柔。

而舒芜原本就愣神的大脑,此刻几乎等同于死机。

先不说为什么这么晚了,晏星洲还在她家里,关键这满脸笑容的样子,就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舒芜在他的目光里,动作僵硬的喝了那杯水。

“天色已经不早了……”

舒芜的话刚说完一半,温氏就端着饭菜从厨房走进来,略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舒芜:“不管天色如何,星洲来一趟怎么也得吃过饭再走?”

舒芜准确的捕捉到温氏从晏公子变成星洲的称呼,不禁更加疑惑。

矮桌上已经摆了两个简单的炒菜,温氏从厨房拿来三双碗筷,摆在桌上,催促着舒芜去洗手吃饭。

“这个土豆娘做的挺不错,你尝尝。”

饭桌上,晏星洲十分自然的夹起一些土豆片,放到舒芜碗中。

舒芜一下被口中饭菜呛到,没忍住的猛烈咳嗽起来,温氏连忙下地给她倒了杯水顺气,她这才慢慢缓过来。

舒芜咳的眼角带泪,看向一脸担忧的晏星洲,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刚刚喊我娘什么?”

“娘啊。”

晏星洲回答流畅,丝毫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舒芜完全愣在那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温氏。

“之前就订好的吉日就在今天,但是这些日子事情实在是太多,就给耽搁下来了。娘想着再找一个好日子,再给你俩办亲事,今天就顺带着把口改了,”

温氏笑意吟吟的道。

舒芜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看向晏星洲时,则又是抽了抽。

“阿芜,还是先赶快吃饭吧,一会饭菜凉了就不好了。”

阿芜?

舒芜眉间像是拧了一个疙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晏星洲,嘴角一抽再抽:“你能不能换个称呼?”

“那……”晏星洲面上犹豫一瞬 ,试探着开口:“娘子。”

舒芜口中的一口水,直接没忍住喷了出去,正好直对晏星洲面上。

“不好意思,我给你擦擦。”

舒芜满脸紧张,刚要去寻毛巾,却见晏星洲已经从袖口里掏出帕子,擦掉了脸上的水痕。

“我真不是故意的。”

舒芜舌头宛若打结,着实尴尬的为自己辩解一句。

她哪里想到晏星洲居然能够想出那样的称呼,这也实在是怨不得她。

“没事,是我唐突了。”

晏星洲脸上笑容至使未变,“既然你不喜欢这个称呼,那还是叫阿芜吧,听起来也亲近些。”

舒芜眨眨眼,张口半天还是硬点了头,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我觉得这个称呼挺好。”

闻言,晏星洲眼里笑意更甚,看着眼前皮笑肉不笑的少女,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阿芜。

这一整顿饭上,晏星洲几乎都在忙着给舒芜加菜。

到了最后,舒芜看着碗中仍旧如同小山般高的饭菜,试图阻拦道:“我已经吃饱了,夹这多么菜给我,我吃不下都浪费了多可惜啊。”

“你一天天要干这么重的体力活,不多吃一些怎么行呢?看看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晏星洲语重心长的开口。

舒芜下意识地摸上自己已经开始突出的双下巴,突然有些开始怀疑晏星洲的视力问题,原主这具身子撑死也就一米六的高度,但不过估计体重起码也到了120斤。

这样如同小缸般的身材 ,也能算得上是消瘦?

“而且你吃不下也没关系,不会浪费的。”晏星洲话说着,伸手把舒芜的碗拿到了自己面前,夹起舒芜碗底剩下的菜,放进了自己碗中。

舒芜有些不知所措,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发现晏星洲有着极强的洁癖。

不管是什么时候见到他,身上的那袭白衣,永远是一尘不染。

而且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晏星洲摔得那么狼狈,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先整理自己。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