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出路
A+ A-

把那些木材劈完,温氏的鸡汤也炖的差不多了。

灶坑里的木柴烧的极旺,鸡汤在锅里咕噜咕噜的响着,有香味儿源源不断地飘出来,舒芜觉得这才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温氏厨艺不错,尤其是这么肥硕的一只乌鸡,还用了中草药来炖。

肉香中混杂着药香,让人食欲大振。

舒芜用完中饭后便又打算提着背篓上山,晏星洲紧跟在她后面。

“你跟着我去做什么?我上山是去弄些碎柴。”

眼看就要走到上山的小路上时,舒芜失了耐心回头瞪向他。

“你一个女孩子家天天上山下山的跑,太过于操劳。现在你是我的娘子,这种活计我自然是要帮你分担的。”

晏星洲对于这个新身份的适应能力超乎舒芜的想象,她思量了一瞬看向他:“带你帮忙上山也可以,但是要记得咱们约法三章的事情。不管我做什么事情?都要尊重我。”

晏星洲自然点头:“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都会做到的。”

“好。”

舒芜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继续朝山上走。

晏星洲看着眼前一身浅黄色衣裙的少女,心里其实也有疑惑,可是舒芜之前答对了祖上留下来的问题,说明了是他命中注定之人,他对她多些纵容,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舒芜轻车熟路的,找到那半边山坡,但是昨天还在的那个漩涡,今天已经消失了。

她连忙四处查看,但却是徒劳无果。

虽然漩涡早晚会消失的这件事情她有预感,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舒芜满脸失落的看着自己空荡的背篓,她原本还想着趁此多发点儿呢。

将近60文的青菜啊,一颗就值那么多钱。

现在这个宝贝漩涡没了,她还是得找其他来钱的途径。

舒芜一系列的神情变化都摆在脸上,看得晏星洲一头雾水,他也跟着走到刚刚舒芜四处寻找的地方,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斜坡,上面铺了一层极厚的落叶,至于其他的也和别的山坡没什么区别。

“我看你好像在找些什么东西,和我说,我应该能帮到你。”

晏星洲的话,刚出口就引了舒芜的一个白眼,他连自己要找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说可以帮她?

舒芜撇了撇嘴,随便扯了一个借口:“我前几天在这里学着村上猎户设了一个陷阱,本来想抓些野味吃,但是现在连陷阱都找不到了。”

晏星洲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个,没关系,咱们中午不是刚吃了鸡吗?”

舒芜没在应声,提起背篓去一旁随便拾了一些木柴,就回了家。

前些日子带回来的青菜,还有一些留在家里,舒芜带上它们便又去了镇里。

虽然上次和那家酒楼的掌柜的有约定,但是舒芜还是打算,再去别家看看,有没有更高的价格。

她的青菜品质在如今这一个节气里,绝对是最棒的。

这也是她能够提价的筹码,一连去了几家酒楼,给的价格都差不多,甚至还没有第一家酒楼的提价大方。

舒芜干脆把背篓剩下的那五六棵青菜一股脑的全卖给了那家酒楼,这一次的荷包虽然是鼓的,但是她却未见有多开心。

最容易发财的一条路子被堵死,这以后该怎么办。

舒芜的眉间像是打结,清秀的小脸都皱在一起,一直到了晚上回家,躺在炕上舒芜还是在想这个问题。

眼下来钱最快的还是卖青菜,但是没有漩涡里的温度和湿度,该怎么办呢?

温度,湿度!

舒芜猛地想起什么,整个人瞬间坐了起来,眼前一亮道:“我有办法了。”

她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自己真是蠢得不行。

前世的专业不就是农业科技园吗,在这个时代做一个温室大棚,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有了合适的温度和湿度,土壤足够滋润,有没有那个漩涡不都是一样的吗。

舒芜想通这个结,整个人的思绪都豁然开朗。

她现在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的银子,在排队朝她招手,等着她过去拥抱。

打定主意之后,自然是说干就干。

舒芜找来纸笔,在上面列清楚扣大棚所需要的东西。

现代的农家大棚都是用钢筋做的,这里没有那个条件,也只好用竹皮来做。

塑料,水管,这些更是必需品。

舒芜列完清单后 ,便把家里剩下的那些碎银子,还有卖青菜的钱都放在一起,再次去了镇上。

这些多是杂物,她一个小姑娘搬着自然费力,肯定要给自己找个便宜的帮手来。

第一时间,舒芜想到了晏星洲。

镇上的杂货店里,舒芜正在仔细挑选着扣棚的布。

决定一个大棚是否良好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布。

只不过可惜这个时代还没有发明塑料那种东西,只有那种涂了油的帛布。

光照性,保湿性和温度,这三个必不可少的原因都和帛布的厚度,还有透气性息息相关。

舒芜一连对比了多块,终于选到了一块心满意足的。

只是她所要的尺寸要比一般农家所需要的尺寸要大,老板需要去后边库房里给她现取。

“先拿一块长6寸宽4寸的吧,材质厚度要和这个一样的。”

舒芜再三叮嘱后,老板才去了库房。

她拿出自己之前列的清单来,在帛布上那一条又划去了一笔。

经过他们两个人一上午的采买,现在只要买完帛布就可以回家了。

不过即便是现在,晏星洲看着买回来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是发懵。

这些东西他虽然知道是用来扣大棚的,但是在现在这个季节扣大棚的根本没有几个。

而且梅花沟的温度一直不算太低 ,村子里也一直没有扣大棚的人。

“你现在能和我说说,你想要做什么了吗?”

晏星洲对于舒芜的想法越来越好奇,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为什么放在舒芜身上,他都觉得很正常。

而且舒芜对比,他现在见到的所有同龄女子来说,的确是异常聪慧。

“暂时保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