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尊重
A+ A-

舒芜原本上挑着的桃花眼,也因为笑意而压弯,正值十五六岁姑娘的美好,这副笑颜无疑让人心情愉悦。

那婶子看着一旁帮忙推车的晏星洲,还是忍不住的多打听了一句:“这位公子是?”

她这问的可不是自己的疑惑,而是村子里所有人的疑惑。

张氏讨债那天,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话,这娘俩恐怕现在连个容身之所都捞不到。

而且能够让县令上赶着巴结,身份一定是不简单的。

“我是她的未婚夫。”

舒芜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朋友二字,就被晏星洲抢先截了话头。

“我……”舒芜脑子当时死机,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晏星洲,她是没打算在外人面前袒露两人的关系的,但怎料这男人嘴实在是太快了,根本不给她反应机会。

此话一出,婶子脸上的神情简直是疑惑加震惊,小眼神儿在舒芜和晏星洲之间来回窜着,问道:“这么长时间,一直没听你娘提起你还有个婚约啊?”

舒芜僵着一张脸,皮笑肉不笑地回答着:“这婚约原本是我堂姐的,因为一些原因换到了我身上。”

她把事情简单解释一遍,最后不忘瞪了一眼一旁的男人。

“原来是这样,你有了好归宿,你娘也就放心了。”

“恩。”舒芜神情尴尬的应了一声,见那婶子还要多说些什么,她连忙开口:“婶子,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咱们改天再说。”话说完,就连忙跟着晏星洲离开。

路上打招呼的人不停,舒芜笑着一一回应。

只不过经过刚刚村口一事之后,某人的俊脸也是彻底的阴了下来。

手上动作虽然未停,但是舒芜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

大概猜到了是因为什么事,但舒芜还是闭紧嘴,佯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样冷处理的方式,让晏星洲的情绪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推车推到草屋门口,晏星洲突然伸手,把舒芜拉到自己面前,询问道:“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承认我的身份?”

晏星洲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刚才他说快了一步的话,舒芜只可能回答别的,根本不可能说出两人有婚约一事。

舒芜被迫对上他的目光,却也是神色阴沉,清脆的声线里像是凝了一层霜。

“承不承认的重要吗?不管我承认与否,我还不是要与你成婚?你不得不接受一个别人强压到你身上的婚约,你会高兴吗?”

舒芜的这一番质问,直接堵死了晏星洲的话。

只见他张口半天,除了我字外,却始终没有第二个字眼。

“我向来不喜欢别人强压在我身上什么,这门婚约本来就是我那个堂姐的,她不愿意接受,转到了我身上。你也讨好我娘,让她逼着我嫁给你。”

舒芜每说一句,神色就越冷上一分,她最不喜欢的那些事情,眼前这个男人都做全了。

“这就是咱们这个婚约的来龙去脉,你难道心里不清楚?”

舒芜话说完,便再没有目光落在晏星洲身上,一把甩开他的手,直接就进了里屋。

晏星洲尴尬地站在原地,身体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他看着自己发空的右手,心底没由来的突然生出后悔的情绪。

舒芜刚刚说的那些事情,她一次都没和他提过,想来要是不把她逼急了,这些话怕是永远也不会说出来。

晏星洲后悔的并不是这门婚约,而是自己处理事情,好像太过于心急了。

几乎整个过程都是强迫着舒芜去做的,也难怪她不喜欢。

用力的闭了闭眼睛,晏星洲再次睁眼时,眼底已经恢复了那片清明。

整整一个下午,舒芜都没有要搭理晏星洲的意思,她好像直接忽略了晏星洲这个人一般,像是看不到他。

这样的情况让他急得不行,晏星洲哪里知道女孩子生气了,该怎么去哄,实在没有办法时,他去找了温氏。

温氏看着墙角一言不发,用力刨土的舒芜,也有些无奈的开口:“舒芜这孩子哪里都好?但是唯一这性格真的是拧的要死。你要是想要哄好她,怕是要多费些功夫了。”

晏星洲叹息一声:“我不知道该怎么哄?”

虽然他寒窗苦读十五载,满腹经纶才学,可是哪本书上也没写了女子生气要怎么哄。

尤其还是舒芜这样的性格,就像是竖了刺的刺猬,让他连下手的地方都没有。

“女孩子都喜欢嘴甜贴心的和一些讨人喜欢的小玩意儿,你去找些办法试一试,说不定就会有法子的。”

温氏给他指了条路,晏星洲瞬间明白,直接起身就朝舒芜的方向走去。

“这里的土太硬了,粗活还是我来吧。”

晏星洲开口,说着就要去拿舒芜手中的锄头。

后者用一脸防备目光看他:“你刚才和我娘又在那里滴滴咕咕的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晏星洲岔开话题,再次伸手去拿:“这种粗活以后还是我来,你是一个姑娘家,就应该细皮嫩肉的好好娇养着。这种活计本来就应该是男人该干的。”

细皮嫩肉的娇养着?

舒芜挑眉看他,突然疑惑晏星洲居然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词来。

而此时,晏星洲已经把锄头拿了过去,学着舒芜的样子,挖起土来。

这里的土确实硬,再加上晏星洲也从来没用过这样的农具,就算是照葫芦画瓢,一旁的舒芜都有些看不过去。

干脆走过去,一步一步教他该怎么用。

好不容易教会了他,这时舒芜耳边又突然响起声音,晏星洲很认真地说道:“阿芜,婚约这件事是我不对,我记得咱们约法三章的那两条,以后我会尊重你的想法,你的决定和处事我也不会多加干涉。”

“你怎么突然开窍了?”舒芜眨了眨眼,声音中带着惊讶。

她甚至都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是不是真的晏星洲,毕竟这男人之前可是堪比现代的钢铁直男。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