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有志者事竟成
A+ A-

“那你唱歌还行吗?”

唱歌可是沈舒的拿手绝活啊,本身她是作为歌手存在,演戏不过是为了偿还债务而不得不去发展接受的东西。

但林夏安却同样面露难色:“唱歌,可能也没有之前好了。”

毕竟她不是沈舒啊,林夏安虽然不至于五音不全,但跟真正意义上的歌手相差还是很大的。

这几天她也是突然反应过来,若想要以沈舒这身体存活下去,这些技能不得不掌握。

就在戚思为难之时,林夏安开口:“离开工还有一段时间,我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学习一下!应该不难的。”

有志者事竟成!

目前也只有这一条道路了,戚思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当天戚思回去之后就帮忙联络了各专业的老师们,并且给她定制了学习日程。

次日一早,声乐老师就上门了。

每天的学习日程都被戚思安排的满满的,林夏安一想到自己迫切的复仇计划,学习东西比谁都学的快!

陆霖做完手头上的项目来到了公寓里,一进门就听到沈舒凄厉的哭声,他眉头一蹙,加紧脚步走到客厅,没想到她正拿着厚厚的剧本和另外一个人在对戏。

他的突然闯入打断了林夏安他们的对戏,戚思连忙打了一声招呼:“陆先生。”

而后那个老师也十分识趣的结束了今日的演技课程。

戚思仿佛看出了陆霖心中的疑惑,率先解释了一声:“小舒就要开工了,她想多练习下。”

林夏安咳了咳,转眼看向陆霖,随后放下剧本问道:“我以为你今天也不过来呢。”

陆霖微动嘴角看了戚思一眼,戚思立刻明白,叮嘱了林夏安一些剧本重点后便离开了公寓。

此时林夏安穿着一件宽松又轻薄的睡袍,她颇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专注着盯着剧本,脑子里似乎根本就没有陆霖的存在。

陆霖走过去挑起她的下巴,眼神探究的凝视着她。

仿佛是在打量,又像是审视。

林夏安被他这眼神盯的发毛,别开了视线转移话题:“这几天我想临时抱个佛脚,也不至于日后开工什么都跟不上。”

毕竟“沈舒失忆”这件事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

言下之意,希望陆霖给她一点自己的空间。

陆霖面无表情,既不回应又不动口,一切都只凭林夏安在瞎猜。她又看不懂陆霖的神情,也猜测不到他心中所想。

所以林夏安就当他默认了,自顾自的做起手中的事情。

她抱着剧本仔仔细细的研究着,把平板放在一旁,上面还放着关于演技的视频。陆霖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他双手抱胸半倚靠在沙发上,就这样盯着林夏安。

盯着盯着,林夏安也就习惯了。反正他不开口,林夏安就当他是空气一样,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一旦全神贯注投入一件事情,便很难分心。

所以连陆霖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等夜深时她放下剧本揉着酸涩的眼睛,突然想起陆霖来,正打算开口,发现公寓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影子。

“神出鬼没,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除了演戏,还有唱歌。

这短短时间内需要灌输的技术实在是太多,林夏安都没有其他的精力再去考虑怎么去复仇,全身心都投入在了学习里。

而她不知道,偶尔陆霖会带着意味深长的眼神在暗中盯着她,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但值得林夏安庆幸的是,这段时间陆霖也并没有刻意来找事,给了她充足的时间学习。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开工的前天。

此时林夏安手腕上的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这天她练完那首歌之后嗓子干痒无比,上次的感冒拖了好久才好,这会又因为嗓子发炎再次染上风寒。

她拼命的喝着开水,闲暇时期还抱着剧本不撒手。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晕晕乎乎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霖踏进公寓的时候,就看到她一手拿着剧本,一手端着无力的垂在沙发下,地毯上还掉了一只杯子,附近都是倒出来的水。

想来也是她睡着的时候忘记手中还有杯水了。

陆霖停顿了下身子,随即不紧不慢的走近她,把杯子重新放置在案桌上,又将她手中的剧本抽出来整齐的摆在一旁。

林夏安睡得极其不安稳,兴许是感冒的缘故,她紧紧皱着眉头,嘴里哼哼唧唧的,像是做什么噩梦。

陆霖看到她这样,那狭长的双眸里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下,他破天荒的弯下腰,目光从她的手腕慢慢的挪到了她微张的小嘴上。

见她呼吸不畅,他抬起手往他额前一放,发现滚烫的可以。

顿时他的脸色不好,打量着这个不安的女人,心底升起一股复杂的情感。

这个女人,变得真快。

她什么时候这么上进努力过?曾经的她,只会抱怨推卸责任,并不遗余力的从他身上讨到好处,甚至为了裴钱都敢欺骗自己。

莫不是打击太大,洗心革面重新来过了?

想到这里,陆霖的脑海中不禁又想起了她扇了裴钱一巴掌的画面。

不知怎的,他这心里头顺畅了不少。

她的身上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让陆霖时不时的就想多投去一些目光……

林夏安醒来的时候她还在挂水,当看到陆霖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的时候,她猛然一怔。

“这……我这是怎么了?”

陆霖见她醒来,放下手中的文件往她这边一挪:“算是把拼命两个字落实了。”

语气没有之前的冷漠,也没有之前的疏远,平静的让林夏安一时难以适应。

她抬头迎上陆霖的视线,正打算说话的时候陆霖突然低头含住她的嘴唇。

“唔……”

林夏安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但容不得她多想,陆霖已经深入起来,在她唇上辗转,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让林夏安晕晕乎乎的脑子更是迷糊。

几乎是身体本能的机械回应,林夏安并没有对这个吻抱以多大的期望,这仿佛只是陆霖发泄的一个途径。

陆霖似乎感觉出了她的力不从心,没吻一会便推开了她。

眼神冷厉:“放纵了几天,似乎已经忘了怎么讨好我?”

林夏安一顿,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勉为其难的扯出一个笑容来,贴到陆霖的胸膛上瘫成一滩水。而后用自己都觉得假意的声音含糊的解释:“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怠慢你了。陆霖,你是支持我的吧?”

这是她第二次在陆霖面前直呼他的全名,曾经的沈舒都是十分恭敬并有分寸的称他陆先生。第一次直呼全名,是在碰到崔宇帆和梦薇的时候,那一次,陆霖知道她只不过是假做亲昵。

如今这第二次,好像也没多少真心。

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割腕过后的她,心思更重了。

竟然连陆霖,都猜不透她的想法。

“开机见面会那天,你会来吗?”

林夏安伸出那只正在打针的手,一圈一圈的在他胸膛上细细游走。陆霖低头握住她的手制止了她,一字一句说道:“你不是从前的沈舒。”

此话一出,林夏安轰的一声,瞬间变得空白。

难道……他知道自己不是沈舒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