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掉入陷阱
A+ A-

他没有想到多次买自己画的人,竟然是那次对自己出言不逊的女人。

林夏安始终保持着笑容,步步生莲,缓缓的朝崔宇帆走过去。眼中柔媚生波,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情。她冲崔宇帆伸手:“崔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崔宇帆不明白这女人的意思,上次见面还是在和梦薇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知道这个女人和陆霖有些关系,上次还明里暗里的讽刺自己。想到这里,崔宇帆对她多留了个心眼。

但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美。是那种夺人眼球的明艳之感,就如他的画作一般。

林夏安似乎是猜测到了崔宇帆心中所想,于是主动解释了一声:“崔先生这样有才,实在是太让我欣赏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言语不当望你多担待,那个时候倒也不是针对你,只是做了场戏,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都这样主动柔软的开口了,崔宇帆的脸色也柔和不少:“哪里的话,我的画能让沈小姐屡次入眼,是我的福气。”

林夏安凑近了他一些,眼神紧紧的凝视着他,似乎是在望着一件珍宝:“崔先生说实话,你就像你的画一样让人过目难忘,第一次来你画展的时候就被那两幅画吸引了过去,在家日日看着念心,过后又忍不住多入了几幅,你这样的才能,倒也是令我心心念念。”

她说这话的时候极为暧昧,那眼睛就跟会说话似的,盯着崔宇帆眨巴眨巴着:“我其实很早之前就看过你的作品,只是当时你过于低调,没有办法联系上你购买画作,这也一直是我的遗憾。”

林夏安非常了解崔宇帆这个人,虽然看似正经,但对于美色,美景一律都难以保持。生前林夏安是因为他们多年的情谊不愿意把这个男人想的太坏,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自己所欺骗。如今,正是她面对现实的时候了。

所以她抓住了崔宇帆这点,对他露出异常崇拜又仰慕的目光来:“前不久知道崔先生要举办画展了,特意来捧个场,只是头天没有见到你。”

看到她颇为欣赏的目光,崔宇帆心中有些飘飘然,对她放松了警惕,笑了笑:“说到底还是我的福气,有幸被沈小姐赏识。”

林夏安勾着嘴角的弧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问道:“崔先生,你知道上次在梦薇和陆霖面前我为什么对你说那些不中听的话吗?”

崔宇帆疑惑的看向她,只见林夏安微笑着坐直了身子,那胸前的起伏微动,令人心肝一颤。

“因为我觉得梦薇配不上你。”

她的双眸就像是一个带有巨大引力的黑洞,一点点的将崔宇帆吸引过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围绕两者间的那种暧昧气氛一下子就能嗅到。

不过林夏安今日点到即止:“在我心里,崔先生可比任何男人都有魅力的多。”

她一边说一边看着巨大的落地窗外,见下起了小雨,随后收回勾人的眼神,未等崔宇帆回应便扬起一个美艳的笑容率先开口:“今天剧组还有些事情要我去处理,我就不陪崔先生多聊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崔宇帆身前,拿过旁边的画笔在一处白纸上小心的写上自己的电话。而后又把笔轻轻的放到崔宇帆的手中,近身一问:“崔先生会给我这个机会吧?”

崔宇帆见这主动送上来的美人,不要白不要,瞄了一眼白纸上沈舒的电话,微微一笑:“只要沈小姐肯赏光。”

林夏安见他上钩,笑意盈盈的碰了下他的手:“那我先走了。”

说完不给崔宇帆说话的余地,转身便大步离开。

走出那间画室时,林夏安脸上的笑容骤然转化为凌厉之气。

当晚,崔宇帆的信息果然进了林夏安的手机。看着屏幕上那简单的几句问候,她冷笑了回应。但并没有时时刻刻与他保持着联系,而是假装自己很忙,时不时的搭理一句。

不过林夏安也是真的忙,因为工作正式开始,她需要接受的东西有很多。

她和崔宇帆就断断续续的保持了几天的联系。

直到画展进行的最后一天,林夏安收工后趁着黄昏去往了画展的那条路。路过前面的林荫大道时,突然下起了大雨。

她虽然有预料,但还是没有带伞。于是几步跑下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还好外面有风衣罩着,不然里面的白衬衫透的春光无限。

她左右看了一眼,在一个拐角处精心等待着。

算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举着伞从画廊离开的男人——崔宇帆。见他往这边赶过来,林夏安直接把风衣脱入了垃圾桶,故作慌张的在雨里奔跑着。

路过崔宇帆的时候被他突然叫住:“沈小姐?!”

林夏安一顿,停下脚步有些兴奋又有些诧异的回应:“崔先生你这就走了吗?画廊已经闭展了吗?我听说今天是最后一天,对不起我来晚了点。”

此时崔宇帆的目光落在了她通透的衣服上,喉结微动。

林夏安显得有些局促,双手抱胸遮掩了下:“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没料到会下大雨,我没……”

说到这,崔宇帆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到林夏安面前:“穿上吧,画廊刚闭展,这雨太大,我先带你进去躲躲。”

说完便拉起林夏安来到伞下,带着她再次踏入画廊。

此时已经闭展的画廊没有人影,一路跟着崔宇帆来到了之前的那个画室。崔宇帆给她拿来了一条干毛巾:“擦一擦。”

林夏安似乎是被他新画的那幅画吸引到了,连衣服也顾不得披上,非常惊艳的走过去,伸手慢慢的在画上游走着,似乎在感受画上的肌理。

末了还不忘感叹一句:“这幅画,很美。”

此时崔宇帆站在她的身后,她被画前的那盏晕黄的灯所照耀着,盈盈细腰在白衬衫下若隐若现,姣好的身躯像是刚刚成熟的蜜桃,令人心神向往。

崔宇帆靠近了一些,轻声细语开口道:“你也很美。”

林夏安回头,两人近在咫尺的距离差点让她吻到他的脸。

林夏安微微后退几步道:“哪里美得过你的画。”

崔宇帆始终带着笑容,他这个样子,让林夏安不由自主的想起他们的曾经。

曾经,他也是对着自己这样笑,对着自己用那样暧昧的话来取悦她。可是他不仅仅针对她一个人,只要他看中的女人,他都会那样。

想到这里,林夏安猛然从回忆中抽离思绪。

而后,崔宇帆突然问她:“沈小姐和林夏安很熟悉吗?”

突然提起自己,林夏安瞬间来了精神。看着他多疑的目光,林夏安笑了笑解释道:“其实我并不认识,上次提起她的葬礼也不过是偶尔知道的消息。”

她一边说一边主动贴近崔宇帆,对他盈盈一笑:“因为很早之前我就欣赏崔先生了,为此我在暗地调查了你,也因为那次,才不小心得知林小姐的葬礼。刚好借用这件事情,在梦薇那说辞一番,想让她主动离开你,然后……”

说到这,她突然凑到崔宇帆的耳边蝇声道:“然后我就可以趁虚而入了。”

话毕还带着一丝笑声。

崔宇帆被她撩动了心弦,浑身一紧:“原来是这样。”

对于沈舒再三的诱惑,崔宇帆已经逐渐失去了理智,也懒得去思考那么多。原本的那点最大的质疑也被林夏安三言两语就化成气不见了。

“沈小姐对我是真心的吗?”

他戏谑的反问,沈舒俏皮回应:“日月之心,天地可鉴啊。”

说完,崔宇帆终是按捺不住欲火旺盛的心思,将林夏安揽进怀里,那双黝黑的双眸在林夏安的身上四处流连。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