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被活埋
A+ A-

  “吴根,我崽送到你这里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不就是发烧感冒吗?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你就说他不行了?你是不是对我崽使了五百钱?”

  “嫂子,这怎么可能呢?我是个医生,那五百钱能随便在人身上使吗?你把我吴根当成啥人了?我要随便在患者身上使五百钱,我这个诊所还能开到现在吗?”

  “那我崽发个烧还能把命丢了,你让吴家村的人谁信啊?反正你必须把我崽救活,要不你就是在我崽身上使了五百钱,我这条命就跟你拼了!”

  吴敌直挺挺地躺在村医吴根的诊所里,听着母亲和吴根的争吵,他真想坐起来告诉母亲,他就是被吴根使了五百钱,因为他今天感冒发烧到吴根的诊所,只是来拿点退烧药,谁知道吴根说他的病很严重了,需要给他好好把把脉。

  结果,在被吴根把脉的时候,吴敌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吴根的一双眼睛突然变得狠毒了起来,让他有种不祥之感。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后脑勺被人戳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就毫无力气,无法动弹,甚至,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脑子里混混沌沌,游离生死的一种状态。

  吴敌秒间明白,他被吴根祸害了。

  而吴根害他的手法正是当地民间流传已久的一种点穴功,五百钱!

  五百钱是清代康熙年间武当内家一脉字门八法拳宗先师余克让传入江西,是一种点穴术,因学艺时先交五百文铜钱学点死,后交五百文铜钱学点生,而得名“五百钱”。

  其开传以来,分以清江、高安、丰城三支为主,后散传江西的宜春、万载、南昌、抚州等地,江西五百钱为余克让一支,所传的内容上大同小异。

  但因为保守原因得传真伪不同,个人理解不同,用手也各有所善长,各有偏重,如清江一支偏重于手上巧妙,讲究一手死又一手生,能下能收。而丰城一支偏重于手上功夫,以手功凶利取人,只求下手伤人,不“留手”收手回生的,在江西,丰城技艺大名赫赫,也是因为此种技艺偏重伤人甚众的原因,因为江西武术界对其极为保守的原因,很少外传于人,就江西而言知其真髓的只在少数几家而已。

  吴敌的家就在江西某深山区一小村庄。

  浑浑噩噩中,吴敌听到了母亲凄厉地哭喊声以及村医吴根冷漠地推脱,“嫂子,我真尽力了,你崽已经没了鼻息,脉搏也停止跳动,死了!给孩子找个风水好点的埋了吧!”

  “不行,我崽不会死的,他怎么可能会死啊?我崽才十八岁,吴根,你就是个丧心病狂的庸医,难怪你会没儿子,一定是你在我崽身上使了五百钱,一定是这样的,我崽平时身体壮得跟小黄牛似的,怎么可能发个烧就把命给丢了…”

  “嫂子,你这样说话就不负责任了,这世界上每年感冒发烧死的人多了去了,你不信的话可以把你家吴敌送到市人民医院去检查一下,看看你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可千万不能冤枉好人,我还要在吴家村继续给老百姓看病呢!我这是正规诊所…”

  “谁不知道被人使了五百钱,医院是检查不出来死因的,我崽就是你害的,我的娘啊!吴根害死我崽啦!…”

  “嫂子,你这就不讲道理了,你崽确实是病死的呀!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不能冤枉好人啊!你赶紧把你崽弄到山上埋了吧!这大热天的,尸体容易腐烂。”

  “埋你麻辣隔壁,老子还没死呢!吴根你个驴日的想把老子活埋吗?”吴敌恨不得坐起来把吴根这驴日的一拳锤死,可是,他完全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吴根你个驴日的,老子跟你前世无怨后世无仇,你却要这样害死老子,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吴敌怎么也想不通吴根为什么要对他孤儿寡母下手,是欺负他家里只有母亲和他吗?还是今年夏天不小心看到吴根小女儿吴霞洗澡的事情让吴根怀恨在心,对他起了杀心?

  “可老子不是故意看你女儿的身子啊!那是意外,纯属意外!而且,只是忍不住看了一遍,确实好看,可又没有动手摸!更没有扑上去胡作非为啊!”

  吴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躯体被村民抬出了吴根的家,母亲一直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的名字,而吴根始终冷漠地望着母子俩离开了他的诊所

  这一幕,令吴敌永生难忘。

  吴敌内心暗暗发誓,如果再有来生,一定要找吴根这个驴日的给自己报仇,给母亲雪恨。

  心念至此,吴敌的躯体已被村民抬到了光天化日之下,眼前一束光芒闪过,自己魂魄也突然消失了,意识全无。

  等到他再有意识的时候,夜已深。

  感觉自己很憋闷,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躯体已被深埋土中,这是让人给埋了!胸口放着那块他从小佩戴大的玉佩。

  母亲说,这块玉佩是祖上传下来的,可以驱鬼除魔,保他一世平安,可为什么不能阻止吴根那驴日的对自己下毒手呢?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眼前骤然一道闪电,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吴敌,我是你先祖,我们吴家出了个欺师灭祖的恶人吴根,借行医为名,伤人性命,辱人妻女,你去替先祖清理门户。不过,此人道行不浅,灭之不易。现在,先祖传授你绝世医术以及读心之术助你成功,你要记牢了…。”

  之后,吴敌的眼前像按了快进的视频不断地刷新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名词,神奇的是,这些名词深深地印入了他的脑海里…。

  瓮声瓮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吴敌,现在,你已成为一名可以看透人心,无所不能的神医了,替吴家先祖清理门户去吧!不过,首先,你要重新选择一具适合你的躯体才可能完成你的使命,按照自己的喜好去择优录取吧!先祖祝你好运!”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