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傻子治伤
A+ A-

  “行,那就让小迪进去看看吧!”杨小亮决定给傻兄弟一个机会,也算是给他媳妇采莲一次活命的机会,他能感觉到他叔杨财旺一点儿底都没有,而这个傻兄弟却满满自信。

  吴敌马上就推开了杨小亮,说让他先看看嫂子的伤势再出去找草药,让他们俩别进去打扰他,说完就朝屋里跑去。

  只见昏暗的屋里一张三面封闭,一面有床沿的老式木床上躺着一个人,背对着外面,身上盖着薄毯子,以为是杨小亮进来了,女人低声痛苦地念叨,“小亮,财旺叔都没见过这种蛇毒,杨医生又不在家,我是不是会死啊?”

  “嫂子,你不会死的,我能救你!”吴敌尽管没有见过这位采莲嫂子,但他知道,自己这身躯壳的杨小迪肯定见过,他当然要以杨小迪的身份跟她说话。

  “啊?你是小迪?你咋还进来了?”

  听出来是傻小子杨小迪的声音,采莲很是绝望,想转过身子来看看。

  “别动,嫂子,千万别动,一动身体血液加快流动,更加危险了,我先看看你的伤势吧!”

  不等采莲回复,他自说自话地将采莲身上的毯子掀开了。

  瞬间,一道白光闪现眼前,好白的身子。

  原来采莲已经被脱得光光的躺在里面,撅着屁屁,刚才让杨财旺看过伤势了。但人家只是由杨小亮掀开了一点点,只让杨财旺看了她受伤的部位。

  吴敌哪管这么多啊?将人家整个下半截身子全部掀开了,看得真真切切,无死角。

  “啊哟,你个傻小迪,你干嘛呢!我是你嫂子呢!”

  吴敌没搭理她,哪有心思占她便宜啊?老子可是真金白银小鲜肉一枚!

  尽管觉得眼前的采莲嫂子确实好白,可是屁屁上有块地方肿得黑紫黑紫的影响了整体欣赏价值,他更没工夫理采莲嫂子的尴尬,仔细地看清楚了她的伤口和颜色,完了替她盖上了毯子。

  双手放在太阳穴上,闭上了眼睛。

  一瞬间,脑子里满是画面感,各种被蛇要的症状全部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了。

  叮!找到了与他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症状,然后,对应的治疗该蛇毒的草药名称和草药图也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了。

  吴敌忙跟床上的采莲嫂子说道:“嫂子,我能救你,你别着急哈!我马上去给你找草药敷上,相信小迪,你肯定会没事的。”说完,连忙拉开门出来了。

  “崽呀!你看出啥来了?”杨财旺好奇地问道。

  “小迪兄弟,你真能救你嫂子?”杨小亮上前就拉着吴敌的手着急地问道。

  吴敌从他手里抢过手电筒。

  “亮哥,我马上去给嫂子找草药,我一定可以救活嫂子的,你跟我爸在这里等着吧!对了,马上给我嫂子烧点开水,一会儿我要用。”说着,拿起手电筒就朝楼下跑去。

  杨财旺和杨小亮望着吴敌瘦小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面面相觑。

  “叔,这是咱们家那小迪么?”杨小亮惊疑地问道。

  “当然是你兄弟小迪,只不过,叔也挺纳闷,我这崽从上次病好以后,像变了个人似的,比之前机灵多了,说话也利索了,更没想到,他还懂治蛇毒,我以前就没教过他这方面的东西,因为我自己也不是特别懂,怎么教他呀?”

  “叔,小迪会不会背着您偷学的呀?”

  “可能吧!有一点叔觉得你可以放心,这小子不像是开玩笑的,也不像是平时犯傻的样子,他没准儿真的能把采莲给救活了。”杨财旺说道。

  “叔,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进去看看采莲哈!”

  “行,你去看着她点,叔在这里等着小迪回来。”

  吴敌撒丫子跑到山里去了,他看了采莲的伤势后就有种感觉,这条蛇绝对有剧毒,必须马上做处理,但如果不先把草药采到,贸然处理可能更危险,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在山上找到了他所需要的草药。

  紧接着又撒丫子赶到了杨小亮的家里。

  见他终于回来了,杨小亮都快哭了,说采莲已经昏迷不醒了,快死了。

  “亮哥,爸,你们赶快帮我打下手,亮哥,把你家的水果刀拿过来,爸,你去把这些草药洗干净了嚼碎放在碗里…”

  吴敌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他爸杨财旺和堂哥杨小亮帮忙。

  这两人都选择了密切地配合他的工作,虽然心里都有些质疑,可是见吴敌一副十分严肃认真而有自信的样子,都期待着奇迹发生。

  吴敌见准备工作都做好了,马上就用生锈了的水果刀放在油灯上烤,再用土烧酒杀一遍菌,完了掀开了毯子,这次只掀开了一点,稍微露出了一点采莲白皙的屁屁,但伤口部位已经彻底变色了。

  杨财旺可能觉得自己作为长辈站在里面看着侄媳妇的身子不是太合适,借口出去了,说既然这傻崽懂这个就让他试试吧!有需要再喊他。

  杨小亮感激地送他出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等他转身回到床边时,惊愕地发现吴敌已经将他媳妇采莲的屁屁划了一刀,正在用力挤出黑紫带着腥臭味的血水。

  紧接着,他还用自己的嘴巴吸出伤口的毒液。

  这让杨小亮十分感动和惊讶,他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看不起的傻堂弟,有一天居然会成为救他媳妇的恩人,看他娴熟的手法,你无法相信他是那个喜欢跟十岁以下孩子玩捉迷藏的傻子杨小迪。

  “小迪兄弟,你千万小心点,可不能把毒液流到喉咙里去。”

  吴敌不敢跟他说话,自顾自地继续吸采莲屁屁上的伤口,一直到血液变成了红色,他才不再吸了,连忙用清水漱口,完了咀嚼草药消毒。

  同时,也给采莲的伤口上敷上了他爸杨财旺咀嚼好的草药。

  处理好了这一切,吴敌才将毯子盖住了采莲的下半截身子。

  这时,吴敌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杨小亮见吴敌都处理完了伤口,媳妇还是没有醒,疑惑地问道:“小迪兄弟,你嫂子还是没醒,要紧么?”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能做的都做了,毒液都被我吸出来了,又敷上了专治这种毒液的草药,我是觉得嫂子应该没事了。”

  “那你怎么知道这种草药是专门治疗这种蛇伤呢?”

  这下把吴敌给问住了,对呀!也没人教过他,总不能跟他说是先祖老头教的,谁信啊?

  “我怎么知道的?我脑子里想的呗!”他自信满满地说道。

  “啊?杨小迪,你的意思是你凭空想出来的?”

  杨小亮听到吴敌这样的回答顿时就爆发了,这不是拿他媳妇的命开玩笑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