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学道
A+ A-

可是后边只得一片漆黑,其他啥也没有。

然后就是“刷”地一下,面前突然灯火通明,背后的重力也瞬间消失,只有面前一脸沉重的胡老头。

我愣了愣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前院的柳树边上。不过这棵柳树完全没有昨天早上看起来那么翠绿顽强,而是枯萎昏黄,像大病一场那样。

而且树根还被烧焦了,黑漆漆的,还隐约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尸臭。

“唉,到最后还是让他跑了。”胡老头叹了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汗水。

这时我才看清楚胡老头的模样,身上挂了一件道袍,不过被烧得一个一个洞,脸上也有一团乌黑,全身是满头大汗,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般。

我情知是我捅了篓子,脸上满是抱歉:“对不起啊,那个胡老头,我一时没忍住。”

胡老头挥挥手:“也罢,反正他是缠上你了,以后再找机会吧,今晚他受了伤,最近估计都不会出来蹦跶。至于陈老头,明天就可以下葬。”

我眼皮跳了跳,好家伙,虽然我不知道胡老头口中那个“他”是什么鬼,不过想来也不是好玩意。

月落日出便是一天,等我起床的时候,才发现胡老头让陈郑把前边那棵柳树砍了。

胡老头说,柳树是五阴之一,本来入宅就会阻挡风水财运,可也不至于要命。

不过这柳树恰好是不知道从哪沾了血的垂杨柳,自树内繁衍出个鬼胎,所以会吸人气;好巧不巧又被陈郑种回家里,而陈老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吸干了阳寿。

也亏得发现得早,不然陈家有可能是要家破人亡了。

至于缠上我的那东西,估计就是柳树体内繁衍出来的鬼胎了。

陈郑是气的牙痒痒,说要找那卖树老板讨个公道,可这是从外地运来的,山长水远,别说找不着,就算找到了别人也不会承认。

当天胡老头就带着我,给陈老头寻了个风水地,下葬后陈郑硬塞给胡老头一笔钱,胡老头也没推脱,本就是生意,再加上帮了他这么大的忙,拿点酬劳也应该。

而带我回家后,胡老头却是一脸沉重,我起初是以为他担心我,心里也微微地感动。

可是他那句“哎,也不知道卖柳树背后的那个人,是无心还是有意得到这种血树。若是有意培养,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我气得牙痒痒,他娘的,老子被鬼胎缠身你不着急,倒是去杞人忧天。

这陈家一行我回来休息了没两天,就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胡老头说要教我《风水道法》。

这本书我之前偷瞄过几次,胡老头总跟我吹嘘,说里面记载着中国历代的最完整茅山道士之术,是他祖祖祖爷爷一代代传下来的。

全书本来共有上下两卷十二册,可是因为多少年前发生了一些大事,导致下卷的六册不见了。

“其实上卷只是入门,而下卷才是精髓。前六册我研习四十年,也只熟透了前边五册,能不能学好这玩意,就看你自个的悟性了。”

胡老头这般说道,然后就把一卷子书本递给我,当然,这只是拓本。

胡老头说我被鬼胎缠身,不求我立马能降妖除魔、知风点水,只求赶紧学习些自保的功夫。

他要利用这几天,布个阵法,勾引出鬼胎,然后牵出幕后之人。

《风水道法》前六册主风水,分别是:寻风、画符、玉手、符阵、五黑、阴阳。

后六册据说是降魔册,具体的类别胡老头也没有见过。

我也遵从教诲,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第一册“寻风册”背得滚瓜烂熟,可是实际运用却一点也没试过。

然而当我熟悉寻风册的时候,胡老头的阵眼也是弄好了。

而气人的是,他娘的又要我作诱饵!

关于这个我多次反驳,凭啥上次是我现在又是我,陈家那次就被你给害悲催了,搞得我还被不明不白的鬼胎给盯上。

可是胡老头却一味往我身上压大罐子,说什么“鬼胎缠上我,只能靠我来引”“要不抓出幕后之人我心难安”“会有多少无辜的生命被……”

然后我就无语,只能黑着脸,被迫答应。

于是,当天晚上我就跟着胡老头来到他布阵的地方,一个鸟不拉屎的乱葬岗。

“来这干嘛?”我问胡老头。

胡老头“嘿嘿”一笑,指着半人高的草丛对我说:“你到那看看。”

我疑惑,走进前边翻开杂草看了一眼,只见前面有个半径约两米,深度一米的大坑,坑上面插了六根红旗,而且泥土上摆着数不尽的纸钱,所有纸钱下都压着一张道符。

“你弄了一个多月,就挖来了一大坑?你这是要坑爹啊?”我问胡老头。

胡老头狠狠地给了我一后脑勺:“所以说你不学无术,你看看这个位置和摆放的角度、距离,能看出什么吗?”

我疑惑,随后皱眉,往后退了几步,盯着大红旗瞧了一会儿,又往左、往右、往对面三个方向分别打量了好一会。

然后才缓缓道:“四框为正,六旗助之,牵一发而舞全局,以极阴之地铺下阴阳之界,阳下阴上,诱敌深入,这招的确牛逼。”

然后我又转身问胡老头:“可是就算我把鬼胎引到这,那你又怎么抓他呢?”

胡老头神秘一笑,不知道从何处掏出一柄小铁剑,长约十厘米,宽约三厘米,全身锈迹斑斑,剑锋都钝了,简直不堪入目,拿来自杀也死不了啊。

“这……你给我个烂铁皮做神马?”我盯着锈剑一阵无语。

“别小看他,这可是我的传家宝,现在传给你了。这把剑不能杀人,但却是寻太极、问风水、降妖魔、灭邪灵的利器。”

我盯着这剑瞧了好一会,发现它除了铁锈多点,其他毛用也没有啊。可是胡老头既然这般说,我也只好先信了。

收起铁剑,我也不用胡老头多说,拿出一根染了朱砂的红绳,绑住左手尾指,然后又拿出一根黑绳,在红绳上打了个结,再把黑绳绑在其中一根大红旗上。

胡老头见我这样,微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不能用红绳绑住红旗呢?《风水道法》曰:克魔道宝助胜,然物极必反,同色相配,实质削法一半。

就是说,两种同样颜色的降魔道具,不能碰上一起,不然威力会大打折扣。

做完这些,我又自己走到大坑里的中心点,拍了拍屁股,就这般自然地盘腿坐下。

一切就绪,我微微闭上眼睛,就等着鬼胎到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