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望山
A+ A-

费了一点小劲,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我来到了龙山这个村庄里。

村庄的确如胡老头所说般僻静,入村只有一条小路,而且从村头看,隐约看到村后边有一座大山。

山不是很高,但也不算矮,可以说是一般的山岭,远远望去,还有一股直入云霄的气派。

我望着这大山怔怔出神,或许这就是胡老头口中的那座后山,可是我每瞄着它,就觉得心里一阵慌。

或者是心里反应吧,我安慰着自己,然后找了一个恰巧路过的老人问那座山的去路。

“小伙子,你不是万家镇当地的?”谁知道那老人家没回答我,反而向我问道。

我略带惊讶道:“老伯你怎么知道,其实我是外地来万家镇旅游的。”

那老人“呵呵”地笑了几声:“也难怪,若是万家镇的当户,可没人敢打听那座山,不过前些天也有一个人问过那里。”

“哦?为什么不敢打听呢?”老人家口中的那个,应该就是胡老头了,我顿时来了兴致。

谁知老人家却摇摇头:“小伙子,我劝你还是去别的地方游玩吧,那一座山,没什么好去的。”

说完,老人就要离开。

我赶紧追上前,好言相问,可是老人只是提了一句“如果信老头子,就赶紧回去把,那儿死过不少人。”

然后,就一直闭口不言。

听说“死了不少人后”,我心里疑团更甚,若是一般人,早就打道回府了,可是我自打修炼道法以来,就觉得,其实死人也就那样儿。

于是,我就鼓着胆子,向后山一点点摸去。

奇怪的是,这条村里的人都很热情,就是我打听那座山的时候个个闭口不语,最后还是一位年逾百岁的老婆婆告诉我,那里叫“无望山”,曾经死过了很多人。

“无望……无望”我皱着眉头嘀咕着,村里的那些人都说着山邪乎,而且连胡老头也不敢深入,我在思索着,现在该怎么办。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哪有不去看看之理,大不了像胡老头那样,在外围看看,不进去就好,而且我身上带着天阴符和小道石,说不准能探出个究竟。

说走就走,中午我在一农家吃了顿饭,放下点钱,就一路赶到无望山。

到了山脚我才发现,远看这山不大,其实来到之后才发现,其实壮观得很。

横向与大地连线,头上顶着青天白云,就是附近瞄不到一个人影,整一座山寂静得很。

我左瞧瞧右瞧瞧,却发现无望山可能积水过多,水流从上往下游走,形成一条山溪水流。

我心里更是惊疑,此山左拂坤位、右指震牌,头压明月脚震流河,理应是一处风水绝佳的宝地才对,怎么会说死了很多人,而且还落了个无人敢来的下场呢?

我小心翼翼地前后左右走了几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然后又迈开步子,再走了几步。

“也没谜阵机关,这倒怪了。”我低头思索着,别看我刚才那几步想醉酒似的走路,其实这是风水道法中记载的重要步法。

迷从步!

许多修道者曾被困入各种迷阵中不得而出,然后活活困死。所谓一物降一物,这迷从步法正是专门用来对付这种迷阵。

虽然我修炼《风水道法》的日子不多,但是也能判断出一些简单迷阵。

而在我心里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身后却响起“哗啦”一声。

“谁?”我赶紧回头。

然而后面却没有半个人影,我寻思着是紧张过度了,估计刚才是风吹的声音。

“不行,不能被村里的人影响了。”我甩了甩脑袋,来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看看,怎么能未进即退呢?这不是白白浪费半天时间么?

我咬了咬牙,大踏步就往前走。

“哒……哒……哒”鞋子在山路上响起阵阵摩擦声,越走进我就越发觉得,这无望山真的很不寻常。

先不说没有半个人影,就连半个鸟影、虫影都看不到!

简直就像一座死山般。

我紧紧皱着眉头,再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滑,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

我猛地往后一跳,右手条件反射般握紧腰间亡剑。

然后低头一看,只见山路上,正躺着一条血迹斑斑的手臂,沿着手臂望去,却是一堆灌木,看不清里边的情况。

也亏得现在是下午三点,头上还顶着个大太阳,要是换成晚上无端端冒出条血手来,那说不准就给吓没半条命了。

周围寂静无声,我擦了擦额上冷汗,缓缓地向那灌木走去。

我先是仔细观察了那条手臂,只见臂上满是血染的红,不过都已经干了,而且手臂也可能是被日晒雨淋,皮肤腐烂得不成样。

我深吸一口气,右手紧紧拽着亡剑,左手轻轻拨开那对灌木丛。

我已经做好了一拨开灌木,看到死者瞪着眼睛盯我的场面,可是事与愿违,灌木一拨开,里边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整个灌木丛里边,就只有露出来的那一条断臂。

我愣了愣神,然而就在我松开拨灌木的左手时,右边的肩旁却“啪”地一下。

一条血淋淋的手臂搭在我肩膀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