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雇佣兵
A+ A-

几十米的洞道,我感觉自己走了许久。

这中间,因为头晕眼花得厉害,我从背包里取了些了些风油精,抹在自己鼻子和肚脐眼上。

刺激的气味和麻肉的清凉让我头脑清醒了一些,也冷静了下来。

前方未知的危险,我不能鲁莽应对,须做准备。

为此,我还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摸出压缩饼干,将自己喂饱,好好休休息了一番,待自己体力恢复了七七八八后,这才一鼓作气,直奔洞道口而去。

接近洞道口才发现,这里结了很多蜘蛛网,显然这个洞道已然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走过了。我用亡剑将蛛网挑开,小心前行,刚出洞口,骤感一阵阴风扑面,许多灰尘扑头盖脸的落下来。

我急忙捂脸,同时脚下连闪数步,本能反应的就奋起手中亡剑,照着前面连连挥砍数下,以防有未知的危险逼近。

不过,亡剑砍了一个空。

前方倒没有什么危险逼近。

那股阴风很快便消失了。

我放眼四周,这里是个较为宽敞的溶洞,四周钟乳石森然,磷矿石星星点点,无论数量还是亮度都比之前窄小的洞道多出好几倍,难怪之前从那里看过来,这里比较亮!

不过,未见通风口道,也不知刚才那股阴风是从哪里吹过来的。

再细察时,我不由得惊叫出声,一颗心几乎从嗓眼里跳了出来。

你道是为何?

原来我左脚正踩在一颗骷髅头上!而且这里可不止一个骷髅头!

地面上到处散落着白森森的骨骸,这些骨骸大部分是动物的,有牛、有马、有猪不等,其中少数则是人的骨骸。这些骨骸踩上去都嘎崩脆,很容易便断裂了,显然年代已较为久远了。

只是这么多骨骸集中在这里,不管出于什么缘由都不由得叫人心里发毛。

“妈的,这里曾经是屠宰场吗?”

我按捺住内心中的震骇,联想起之前面对尸鳖时所见到的那些干尸,心中越发的打鼓,虽然很多事情还云里雾里的,不过这地方所隐藏的密秘显然十分不简单。

“咦,那是……”

突然间,我眼睛一亮,视线定在一块瀑布状的钟乳石后面。

那块钟乳石后面露出了半只军鞋。

呃,好在我眼尖,这里的磷矿石光线亮度又还可以,不然还真难于发现。

这种迷彩色的帆布军鞋自我进洞来之后,已不是第一次见了。

之前刚陷险洞时看到的那两具断臂尸体,他们脚上穿的就是这种鞋子。这种军鞋可不是普通民众能够拥有的。

难不成之前曾有一小队军人探访过这里?

我心中狐疑着迅速走了过去,终于在那瀑布状的钟乳石后面,我看到了一具完整的尸体。

与之前曾经见到的那两具断臂尸体同出一辙,都是穿戴同样制式的军帽、军衣、军腰带、军鞋,唯一不同的是,之前那两具断臂尸体从体貌特征上看是亚裔人种无疑,但这一具却明显是个外国人,他鼻尖高隆、眼窝深陷,头发黄褐色,体型高大,很明显是欧美那边的人种。

“居然是个老外,难道说这些军人不是中国本土的正规军,而是来自国外的雇佣兵?”

因为之前有尸鳖惊魂的余悸,所以我这次多留了一个心眼,特意先用亡剑在尸体上打了几下,看有没有尸鳖冒出来。

结果还算好,这具尸体保存完好,并没有受到尸鳖的入侵,我可以放心的对他进行“尸检”。

仔细检察过后,我发现这具尸体的致命伤在肋下,那里的皮肤破损严重,里面断了三根肋骨,显然是撞到了硬物上,血迹把衣服染得黑了一大片,旁边的地面上还依稀有挪动的痕迹。

我估摸着,这位在爬到这里之前,已受了重伤!好不容易爬到这里,终于支撑不住,最后就死了。

从尸体的腐烂及残存的血迹上看,他的死亡时间应当还没有超过半年。

从时间上推算,他应与之前见到的其中一具断臂尸体几乎同段时间遇难无疑。

“这些雇佣兵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有人请他们过来找宝藏?”

我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于是我扯下这具尸体脖子上挂的两块小铁片,还有了军服上的臂徽,将它们收了起来。

这两块小铁片的吊坠,应当就是这个人的身份识别牌,我以前曾在电影中看到过美国士兵配带过类似的吊坠,所以肯定他是雇佣兵的身份。

那臂徽上是一个毒蛇缠缚十字架的图案。

我想,也许将来在离开这里后,可以通过它们上网查到死者的身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