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A+ A-

  韩芸两年前车祸醒来以后,肠胃就特别不好,今天早上为了赶面试,她吃了路边摊,所以闹了肚子。

  从厕所出来,她打开水龙头,捧了凉水往自己脸上浇。

  母亲身子不好,她最近一边写论文一边找工作,却屡战屡败,因为她一直在学校独来独往,所以遇事也没有人帮忙,只能遍地撒网。

  能够收到叶氏集团的面试邀约,她自己都震惊不已,原本是好好做了功课打算表现一番的,没有想到……

  怎么就这么手贱呢?

  她刚刚想抽自己‘作妖’的右手一下,脑袋忽然被人狠狠按到水龙头底下,冰冷的水从头淋下,透心凉。

  “谁——”韩芸挣扎不开,反而撞到了盥洗台,疼得嘴唇哆嗦。

  林雅雅狠狠摁着她的脑袋逼问:“你叫韩芸对吧?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今天的面试放弃了国外的高薪工作……”她冷笑一声,眼底都是嘲弄的恨意,“一个还没毕业的穷学生,你凭什么能够留下来?凭这张狐狸精的脸吗?”

  “唔……救命……”韩芸被凉水呛入了喉咙,奋力挣扎起身。

  她想跑,却被丧心病狂的林雅雅拽着胳膊按在墙上:“不说清楚,你今天别想走!”

  韩芸着实被她红着眼睛的疯狂模样吓到了,一时忘了还手,眼角余光看到洗手间外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下意识大声求救,“救命……她疯了!”

  叶奕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却视而不见,冷眼看笑话不说,还冷漠地嘲讽道:“以你的身手,居然连这种货色都搞不定?”

  韩芸一脸懵逼:身手?

  她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了?

  这一刻,她看着男人完美到找不到一点瑕疵的面容,心底对叶奕琛毫无好感,连最后一点愧疚都没有了。

  小肚鸡肠的男人!

  她找回理智和力气,用包包狠狠砸向林雅雅,恼怒地冷着脸:“你有毛病吗?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你才有病!”林雅雅飞快拽住韩芸,却无意看了眼门外的叶奕琛,惊艳过后,男人身上冰冷的威压让她瞬间慌了神。

  那个眼神,仿佛她只要敢碰韩芸一下,她就死定了。

  林雅雅吓得手一软,不由狠狠推开韩芸:“你给我等着!”

  她跌跌撞撞离开,绕开了叶奕琛跑远,腿肚子都在发抖。

  那个男人嘴上不肯帮韩芸,可威胁她的眼神,太可怕了!

  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韩芸浑身湿透,气愤地瞪了一眼优雅出尘的叶奕琛:“哼!见死不救,你算什么男人?”

  “韩芸……”叶奕琛本想抓住她,谁知道韩芸跟狡猾的小泥鳅似的,钻过他胳膊又跑了,他脸色顿时一黑,拔脚追出去,却见浑身湿漉漉的女人一路收获了不少惊艳的色狼目光,偏偏正主还毫无察觉。

  叶奕琛眸光一冷,淡淡扫了一眼四周。

  男员工们只觉得一阵冷风袭来,还没有反应过来,韩芸已经被人强行拖走了。

  “我……是不是在做梦?刚刚那个是叶总?”

  “叶总居然拉走了一个女人!”

  “一定有奸情!”

  韩芸一脸懵逼:“你干什么你?喂,放手。”

  “闭嘴!”叶奕琛直接把人拖进电梯,挡住了摄像头的方向,一脸寒霜地盯着她湿透的胸口,“不想死就别动。”

  韩芸被困在男人胸口,动弹不得:“……”

  这人是不是有病?

  想到他刚刚差点掐死自己,她真的怂了。

  一动不动。

  叶奕琛黑着脸将韩芸强行拽到办公室,狠狠摔上门,反手压着韩芸的脖子,咬牙质问:“韩芸,你——”

  “什么韩芸安十的,你到底在和谁说话?”韩芸一脸懵逼地被人拽到办公室,又被人壁咚,不安和惊恐都表现在了脸上,“放开我。”

  她奋力挣扎,一脸莫名其妙地瞪着叶奕琛:“我叫韩芸,叶总,你认错了!而且,我不就是摸了你一下……不对……我又没有碰到你,你至于这么小气吧啦地抓着我不放吗?”

  “韩芸?你这张脸,化成灰我都认识。”

  叶奕琛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眸色逐渐变深:“呵!你想和我玩?”

  神经病!

  韩芸下意识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变得危险,狠狠踩了他一脚,趁着叶奕琛吃痛,她再次弯腰从男人胳膊下钻了出来:“玩你——”

  她咬了咬牙,脏话骂不出来,只能拉开门就要走,却被门外的祁懿吓了一跳:“你……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祁懿目不斜视地看着她的头顶,将手中的袋子递给韩芸:“这是叶总为你准备的衣服。”

  说罢,他把衣服塞到韩芸怀里,逃也似的离开了。

  韩芸抱着衣服,后知后觉地看着自己的胸口,白衬衣湿透了,露出粉色胸衣的形状……

  难怪刚刚在大厅,那些人看她的眼神那么奇怪……

  韩芸脸色骤然爆红,忽然反应过来:“你?”

  他竟然有这么好心?

  “愣着干什么?”叶奕琛负手而立,面色恢复了一片淡漠沉静,仿佛看不到底的深海汪洋,表情让人捉摸不透,“去里面,把衣服换了。”

  韩芸抿了下唇,不安地看了一眼男人冷沉的脸色,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敢问,哆哆嗦嗦去了休息室换衣服。

  进了门,她还特意把门反锁,仔细检查一番,又趴在门口听了好一会儿门外的动静,这才松了一口气。

  想到林雅雅的话,她又摸摸自己的脖子。

  心有余悸。

  她得罪了集团老总,对方居然还录取了他?

  这位叶总看她的眼神,总有些一言难尽的味道。

  他刚刚叫她——

  韩芸?

  韩芸一脑子疑问,一边换衣服一边思索着疑惑:叶总是不是把她当成了什么人?居然还为她一个还没有入职的小职员准备衣服!

  难道韩芸是他的前女友?

  两人分了手,叶总对前女友又爱又恨,才把这种复杂的情绪转移到了她身上?

  她脑补出一系列狗血剧情,无意看到休息室的角落里几张揉得凌乱的油画,画面露出三分之一,是一个男人温柔的侧脸,看着感觉很熟悉。

  仿佛受到了某种蛊惑,韩芸衣服换到一半,却没顾上继续穿衣服,反而弯腰捡起了油画,慢慢展开——

  画上的少年,眉眼如画,五官清俊,仿佛是误落凡尘的神仙。

  她伸出手,脑海中闪过模糊不清的画面,下意识抚摸上那双明亮温柔的眸子,低声呢喃着:“为什么……看着你的眼睛,我的心就会疼……”

  “韩芸。”身后猛地响起一道沙哑的男声,宛如安静的教堂中突然响起钢琴沉重的G大调,撕破寂静的空气,惊骇直击人心。

  “啊——”韩芸扭头,只见叶奕琛神出鬼没地站在她身后,墨眸闪烁着不明的幽光,颇为吓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