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A+ A-

  韩芸挣扎不开,现场没有一个人肯出言相助,她彻底绝望了,恨恨地瞪着叶奕琛:“你这个人渣,我……唔唔……”

  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人捂着嘴巴拖走了。

  祁懿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低声道:“叶总,这……”

  虽然知道老板恨韩芸,可这样对待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是不是太过分了?

  叶奕琛端起红酒杯,也不喝,摇晃几下,看着荡漾的水纹,也不知道在问谁:“韩芸,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那个女人一向海量,曾经把讨厌的相亲男喝到不省人事,还打电话和他洋洋得意地炫耀。

  那个女人胆大妄为,曾经把色眯眯的重量级客户揍到哭爹喊娘满地打滚,事后只丢给暴怒的乔父一句:“没废了他的命根子,是我给你最后的体面。”

  他放任韩芸被灌酒,也知道姜总爱画,借机百般试探,就是想看韩芸能够忍到什么时候。

  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如果没有他在场,那个女人会原形毕露吗?

  他不动声色地捏紧了杯子,眼底神色明暗不定。

  姜总带来的人想过来敬酒,却被叶奕琛一个冰冷的眼神吓得一屁股坐了回去:“叶……叶总,您怎么了?”

  这眼神杀气四溢,仿佛要活剥了他。

  叶奕琛忽然捏了捏太阳穴,‘砰’地一下子放下酒杯,头也不回地出了包厢。

  酒店房间。

  姜总把人带到房间,灯都来不及开,抱着韩芸就动手动脚:“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清纯鲜嫩的新人了,莫秘书,你拯救了我的眼睛……”

  “放开。”韩芸抬脚想踹他,却被情场老手轻易压制,“放心,我是个怜香惜玉的,只要你乖乖听话,等会一定让你欲仙欲死。”

  他力气大的出奇,强行抱着韩芸把人压到床上,色眯眯地说:“你还是个处吧?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迷人的清香……”

  “你个变态。”韩芸咬牙切齿地挣扎,身体里有一团火气熊熊燃烧,在男人脱掉她外套的时候,这股火气燃烧到极致,膨胀成一团戾气,四散在四肢百骸,让她浑身充满了力量,“滚开——”

  她浑身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撑,狠狠飞起一脚,将昏了头的姜总踹翻在地,举起拳头就要往他脸上砸。

  姜总都吓呆了:“你你……你个臭贱人……你敢打我?”

  身娇腰柔易推倒的小秘书一秒变身暴力女阎罗,他吓得浑身发软,眼睛都直了。

  韩芸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打倒这个变态,逃出去找叶奕琛那个混蛋算帐。

  她刚刚举起拳头,门忽然被敲响,仿佛一把刀剪断了她紧绷的神经,身体里那股火无声地降了下去。

  姜总眼睛一亮,连忙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正要非礼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两名便衣警察冲了进来:“别动。”

  衣服脱到一半的姜总:“我……”

  特么的,警察怎么会来?

  韩芸气呼呼跟警察告状,一定要姜总吃官司。

  姜总反咬一口:“你为了合同主动勾引我,现在还倒打一耙?警察同志,我这种身价,想要爬床的女人太多了,她这样的绿茶婊,我见得多了。”

  “人长得丑,想得倒挺美。”韩芸想抽他:“你什么身价这么了不起?比叶奕琛还要牛气哄哄吗?我真想爬床上位,用得着自戳双目勾引你?直接脱光了爬叶奕琛的床不行吗?至少他还是个小白脸。”

  叶奕琛站在走廊处,听到女人胆大包天的豪言壮语,冷然的面色绿了几分,眼底掠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深沉。

  祁懿陪在脸色难看的男人身边瑟瑟发抖,恨不得冲进去捂住韩芸的嘴巴,心中暗忖:小白脸?爬床?大姐,你还真敢说啊。

  “叶总……要不您还是进去吧?”

  否则,他叫来警察却做好事不留名,韩芸这么误会下去,不得恨死他?

  叶奕琛冷冷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闭嘴。”

  祁懿低头跟上,龟缩了。

  某便衣警察嘴角一抽,瞥了眼嘴强王者韩芸,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门外,这位尊神听到‘小白脸’这番说辞,不知道该是什么神色。

  “行了,都别吵了。”

  警察干咳一声,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姜总,“是非黑白,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就知道了。”

  姜总心底咯噔一声,看着警察不怕事的眼神,忽然有种不祥的的预感。

  韩芸做完笔录出来,天都快黑了。

  自始至终,叶奕琛那边没有过问她一句,仿佛没有她这个人似的。

  韩芸回到宿舍越想越生气,辗转反侧睡不着,第二天顶着一双黑眼圈便气冲冲去找叶奕琛算帐。

  “叶奕琛你个混蛋,万恶的资本家,我不就是打了你一巴掌吗?你不服气打回来啊,一个大男人长得人模狗样,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员工。”韩芸豁出去了,指着叶奕琛的鼻子骂,“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叶奕琛‘啪’地一声放下笔,文件被划拉出一条深深的痕迹,仿佛一把刀子割开了韩芸的心脏。

  “韩芸。”男人抬眸,如冬月寒霜,冷气逼人,“胆子肥了?”

  “我……我不怕你!大不了就不干了,这种破地方我才懒得待。”韩芸极力压制心底的恐惧,却还是不敢看他压迫性极强的眼神,偏过头去,将辞职报告丢到叶奕琛面前,“我这就走人,不劳你大驾!”

  她刚一转身,胳膊被一道大力拽了回去。

  “啊——”

  脑袋撞到男人坚硬的下巴,疼得韩芸红了眼睛,“你放手……”

  她挣扎,却被男人轻而易举压制。

  “你还有胆生气?”叶奕琛将人按倒在办公桌上,高大的身躯压下来,四目相对,呼吸近在咫尺,“因为你,公司损失了一个亿的合同。”

  “那又怎么样?”韩芸冷笑,眼下一生气,顾不得暧昧不暧昧了,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他,“难不成我要为了你的一个亿,就眼巴巴把自己送到客户床上任人揉捏?”

  叶奕琛眯了眯眼睛,大手忽然握紧了她的腰肢,仿佛一掐就要断似的:“我有说让你低声下气地去陪酒?”

  “你——”

  没有吗?

  “我有让你纡尊降贵去陪睡?”

  “我——”

  鬼才要陪睡!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