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A+ A-

  男人五官清润,浓眉大眼,眉宇间自有一股正气凛然,若非是他身上穿着白大褂,韩芸会以为他是一名正义的人民警察。

  他这颜值若是大众脸,谁还敢自称帅哥?

  “不是的,我……我生过一场大病,很多事情都忘了。”韩芸见钟皓天笑得温柔,顿时如沐春风,脸色发红,连忙捏着缴费单出去了。

  钟皓天好笑地摇摇头:“生了一场大病,怎么和变了一个人似的。”

  从前的韩芸,和任何人都疏离淡漠,仿佛只有她一人高高在上,盛开在山崖顶峰,独树一帜,傲然天下。

  现在倒是平易近人多了。

  韩芸看到母亲的病容便愧疚不已,熬夜帮母亲做物理降温,无论钟皓天怎么劝都无动于衷,执拗地等莫母退了热,这才累趴在床边。

  钟皓天凌晨下班之前过来,见她缩在病床边,呼吸清浅,因为冷而眉心微蹙,仿佛被遗落在街角的小狗,楚楚可怜。

  短短一晚,钟皓天便对她有些改观,竟然鬼使神差地脱下风衣外套搭在她身上。

  韩芸砸吧砸吧小嘴儿,紧蹙的眉松开来,软糯地呢喃:“妈……我不冷,你盖好被子别感冒了……”

  似乎变得可爱许多。

  钟皓天无意识地勾了勾唇,帮她盖好衣服,转身离开。

  莫母醒后,坚持让韩芸回去工作。

  韩芸却撒谎说已经请了假:“我老板很好的,听说我要照顾生病的母亲,直夸我孝顺,让我留在这里,等你身体好了再回去上班。”

  “真的?”莫母不信。

  “真的,我就是一个实习小秘书,公司有我没我都一样,我们老总人情味很足,不会因为员工孝顺就开除我的。”韩芸连忙趴在母亲身上撒娇,“妈,我好不容易回来看看你,你怎么老想着赶我走?”

  “你啊,多大的人了还撒娇?”莫母一脸无奈,以前的韩芸生性寡淡,对她这个母亲和陌生人无异,更别提撒娇逗乐了。

  对女儿大病后性格的颠覆性变化,她却是喜闻乐见的。

  钟皓天在门口看到这一幕,不由勾了勾唇,敲门进来:“阿姨,您身体感觉怎么样?”

  莫母客气道谢,韩芸却下意识瞥了一眼他白大褂底下的大衣,下意识想到早上醒来,身上盖着的那一件黑色大衣。

  和钟皓天身上的这件,是一个牌子的,价值不俗。

  钟皓天要给母亲检查,韩芸便出门买午饭,趁机给公司打电话请假,人事部却直接说,她是秘书室的实习生,不归人事部管。

  韩芸不可能打电话给叶奕琛,又记挂着上次祁懿耍她的事情,最后只能给朱姐打电话请假。

  “韩芸,你只是一个实习生,刚在公司待了几天就开始无法无天了?说请假就请假,你当这里是动物园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朱姐骂得她狗血淋头,连个回嘴的功夫都没给,韩芸委屈地辩解,“我妈生病住院,我只是想请假照顾她两天,回去以后我会加班补回来的……”

  那头又是劈头盖脸一顿教训,韩芸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尴尬地站在角落听训。

  身后不远处,钟浩天看到这一幕十分惊讶。

  以前的韩芸对母亲的病情很冷漠甚至是麻木,莫母肺炎手术过后,疼痛难忍,可她依旧能泰然地抱着书本旁若无人,连莫母上厕所都是护士扶着去的。

  如今莫母不过是发烧咳嗽而已,她竟然能为莫母做到这一步,的确是不容易。

  周一,叶奕琛左等右等,不见韩芸来上班,不自觉地黑了脸:“人呢?”

  祁懿捏着手机头都不敢抬:“我打了电话……没有人接。”

  问了秘书室众人,也无人知道。

  “莫小姐是不是生气了?”祁懿低声自言自语,头顶落下一道寒光,“生气?她敢!”

  叶奕琛‘啪’地一下丢了笔,冷声吩咐:“她不来,你也别来了。”

  祁懿脸色都白了,跟了叶奕琛这么久,自然知道他现在情绪极度糟糕,除了顺从,他别无办法:“叶总,我这就去联系学校,一定让莫小姐来上班。”

  叶奕琛头也不抬,闭着眼睛假寐,眉心蹙成小山,办公室里气压冷凝,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祁懿办事效率很高,两分钟后便拿着手机进来:“叶总,校方说韩芸回了老家,在医院照顾生病的母亲,似乎挺严重的。”

  叶奕琛不高兴地冷了眉眼:“呵!”

  知道跟学校请假,却不知道跟公司请假?

  这个死女人!

  气压跌落冰点,祁懿硬着头皮说:“兴许莫小姐是忙忘了,毕竟是她相依为命的母亲……”

  相依为命?

  叶奕琛指尖轻轻摩挲,语气冷肃:“查得怎么样了?”

  “韩芸的生平资料,我发到您邮箱了。”祁懿作为叶奕琛的特助,对他的心思也能猜到几分,老板真正想知道的自然不是韩芸的生平,而是韩芸和韩芸的关系,“至于她和乔小姐的关系,还需要一点时间。”

  “尽快。”叶奕琛烦躁地摆摆手,脑海中浮现出韩芸娇美精致的小脸,大手不断握紧。

  她怎么可能不是韩芸?

  明明一模一样。

  祁懿连忙低头出来,刚要喘一口气,后领忽然被人拽住,一个趔趄。

  在公司除了叶奕琛,谁敢这么对他?

  “谁——”祁懿黑着脸扭头,只见一身高定春装的时尚女孩俏生生站在面前,和叶奕琛如出一辙的丹凤眼却满含怒意:“那个叫韩芸的女人呢?哪儿去了?”

  曹莹莹告诉她,公司有个和韩芸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秘书,还是被她哥哥亲自招揽进来的。

  这怎么可以?

  那个贱女人,永远也别想靠近她哥哥。

  “大小姐,这……谁告诉你的?”祁懿一个头两个大,叶以翎是个不折不扣的恋兄癖,因为自小丧母,叶父又整日不着家,小姑娘几乎是叶奕琛一手带大,对兄长十分依赖。

  以往对韩芸,她便是冷鼻子冷脸。

  若是被她碰到韩芸,后果不堪设想。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