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A+ A-

  “少废话!是不是我哥把人藏起来了?”叶以翎特意到公司找韩芸麻烦,结果却没有看到人,一肚子火气没处发,“这个贱女人居然还活着?我一定要弄死她给我哥报仇。”

  “大小姐——”祁懿还想劝,却被叶以翎拽着领带逼到墙角,一脸凶狠,“她人呢?”

  祁懿被勒得脸色发白,宁死不屈:“我真的不知道……”

  今天若是换了韩芸在这儿,估计就被掐死了。

  “叶以翎!”冷漠的男声自门口响起,叶以翎分分钟松了手,一回头,小脸上满是委屈不甘心,“哥,你别叫我,你这个大骗子。”

  叶奕琛看了祁懿一眼,小助理连领带都来不及整理,连忙越过刁蛮大小姐跑了。

  “哥,你为什么不找韩芸报仇?还要把她留在身边?她害得叶氏集团险些破产,连累你差点坐牢,她该死!”叶以翎追进办公室,三分撒娇七分怒,眸子都瞪圆了,“还改名叫韩芸?呵呵,这个女人就是会装模作样来骗你,你别上当了!告诉我她在哪儿,我要好好教训这个臭贱人。”

  “闭嘴。”叶奕琛没有动怒,声音近乎平缓,可毫无波澜的表情却让叶以翎瞬间偃旗息鼓,怕了,“哥~”

  他居然还向着那个贱女人!

  “谁教你满嘴脏话?”叶奕琛眼神冰冷,“叶以翎,滚回去闭门思过。”

  “你到现在还要护着她!你是不是疯了叶奕琛?”叶以翎长这么大,第一次和哥哥这么生气,眼泪啪嗒啪嗒落。

  叶奕琛冷着脸不说话,幽深的眸子盯着她,气压渐低。

  半晌。

  报仇不成反倒是被哥哥训斥了一顿的叶以翎还是败下阵来,蹭过来撒娇:“哥,我错了,我还不是担心你?两年前……你那样子,我都心疼死了。”

  叶奕琛面色微微缓和:“谁告诉你的?”

  叶以翎在念大二,平素不管公司的事情,韩芸才来了两天,她这么快就知道了,肯定是有心人搞鬼。

  “……没谁,我——”叶以翎还想挣扎一下,可被哥哥冷冷睨了一眼,便乖乖缴械投降,“莹莹姐也是为了你好,你别怪她了好不好?这两年你为了公司殚精竭虑,还不都是她一直陪着你风雨兼程?”

  现在公司好不容易恢复元气,韩芸又冒出来准备坐享其成,哪有那么容易!

  叶奕琛很了解这个妹妹的个性,当即警告:“她不是韩芸。”

  “明明就一模一样。”

  “嗯?”

  语气低沉,暗含不悦。

  “我知道了……”叶以翎可以骄纵跋扈,却都是在叶奕琛允许的范围内,而韩芸就是他的底线。

  她一直都知道,所以才更加憎恶那个女人。

  “哥,我上次在你休息室里丢了一只耳环,我去找找看,你认真工作,别偷懒哦。”叶以翎眨了眨眼睛一脸蠢萌,嫉恨的表情悉数收敛,欢悦地蹦进了休息室。

  叶奕琛捏了捏眉心,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妹妹,太蠢。

  被人当枪使了,还护着别人!

  想着,他眼神骤冷。

  他刚刚翻开文件,休息室里忽然传来一阵叮铃咣铛的响动,夹杂着纸张被撕碎的声音。

  叶奕琛脸色一变,拔脚冲进休息室,脸色骤沉:“叶以翎!”

  叶以翎充耳不闻,自顾自撕碎角落里的油画,怒吼道:“这些破画你居然还留着碍眼!哥,你根本就是被那个贱女人下了咒了!”

  “滚开。”叶奕琛一个箭步冲过去,劈手夺下被撕碎的油画,手背青筋暴起,脸色难看,“叶以翎,你太放肆了。”

  叶以翎气红了脸:“谁让你执迷不悟,到现在还念着那个破鞋扫把星!”

  “你——”叶奕琛扬起大手,眼底风雨欲来。

  这是他第一次,对叶以翎大发雷霆。

  “你打啊,你怎么不打?一碰到韩芸,你就变了,变得不像我哥了!我讨厌你。”叶以翎气得掉眼泪,扭头就跑,把门摔得震天响。

  叶奕琛眼前一阵晕眩,撑着墙壁勉强站稳了身体,面色发白,可手里却执着地握着那些油画。

  掌心一角,少年温和深情的眉眼熠熠生辉。

  “韩芸……”

  爱恨,如酒。

  历久,愈浓。

  韩芸送母亲回家后,中午饭都来不及吃,坐了两个小时高铁赶到公司上下午班。

  一进公司,便被祁懿‘请’进了办公室。

  叶奕琛头也不抬,眼底暗流汹涌:“无故旷工,奖金扣光,工资减半。”

  “我……”韩芸想想就肉疼,据理力争,“我有请假,怎么能算无故旷工呢?叶总,您总得讲讲道理吧?”

  “请假?”叶奕琛抬起头,眸底有韩芸看不懂的情仇交织,“跟谁?”

  祁懿及时提醒:“莫秘书,我问过秘书室,没人知道你请假。”

  “怎么可能?我打电话给朱姐请的假。”她拔高嗓音,见男人不悦皱眉,不甘心地压低声音,“不信,可以找朱姐来对峙。”

  祁懿瞥了眼无动于衷的老板,转身却把朱姐叫了进来。

  “朱姐,我昨天跟你打电话请过假,你为什么说不知道?”韩芸咬唇,目光执着。

  朱姐嘲讽道:“莫秘书,你进公司也有几天了,怎么连请假流程都不知道?你可是叶总亲自招进来的人,连人事部都管不到你头上,什么时候轮到我来批你的假期了?你这不是故意在总裁面前抹黑我吗?”

  “你——”韩芸刚进公司两天,接二连三被罚了工资,一肚子委屈气愤不服气,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朱姐趾高气昂,“叶总,我还有工作要忙,没事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朱姐离开,祁懿也懂眼色地关上了门。

  韩芸瞥了眼男人若高岭之花般冷艳的脸,郁闷地别过头:“我有通话记录……叶总若是不信……要罚就罚好了。”

  女孩精致的侧脸上满是桀骜和不屈,像极了记忆中的模样。

  叶奕琛唇角一扯,骂了句:“蠢死了。”

  这逆来顺受的性格,和韩芸差了十万八千里。

  若刚刚换了韩芸被冤枉,朱姐说不准已经骨折入院,他也别想安生。

  “叶总,我是你的员工,不是你的奴隶。”韩芸‘刷’地一下子回过头,一脸控诉,“你扣我工资就算了,不带人身攻击的。”

  “明知她针对你,为什么不和祁懿请假?”叶奕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脸‘你这样还不是蠢是什么’的表情。

  “我……”

  还不是因为祁懿和你狼狈为奸!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