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他看见了
A+ A-

  翌日,外面的世界一如昨日的白。

  “咳咳。”宁佳微忍不住咳嗽出声,咽下涌上喉间的腥甜。

  此时,一阵脚步声急促的响起,“佳微,你还好吗。”

  宁佳微转眸,就对上了三王爷满含担忧的目光。

  “三王爷。”她欲起身行礼,却被他制住。

  “不必起身。”替她掖好被子后,三王爷秦离看着她异常苍白的脸,眉头不禁皱的更深。

  翠儿行礼道:“小姐,翠儿去给三王爷煮些茶水。”

  “好。”宁佳微应了声,又是一阵止不住的咳嗽。

  秦离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她朝他笑了笑,淡淡道:“无碍。”

  秦离轻叹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扶着她的头轻声道:“来,把它喝了会好些。”

  看着嘴边的瓷瓶,宁佳微抿唇片刻,才缓缓的喝了起来。

  扶她躺好后,秦离凝着她眼角的伤口。

  已经止血了,但那细长的红痕,依旧触目惊心。

  “佳微,我没想到你嫁给他会是这样。”他的眼中布满了疼惜。

  听着这话,宁佳微嘴角一扯,勉强挤出笑来。“我……也不曾想到。”

  秦离认真道:“不要笑了,不想笑就不要笑。”

  宁佳微敛目,紧抿双唇。

  时间一点点流逝,一阵沉默蔓延开来。

  “跟我走吧。”秦离无数次哽在喉间的话,最终还是开了口。

  宁佳微倏地抬眸看他,见他神色无比认真,张了张口还是没说什么。

  秦离的眼中闪过疼惜,“我不愿你在这里受委屈。”

  闻着这屋中掩不住的血腥味,看她苍白如纸的面容,想必她身上伤的不轻,这……这何止是受委屈,分明就是虐待了!

  当初如此娇娇软软的人儿,如今却……

  宁佳微转眸看向头顶的帷幔,脑中浮现的都是沈寒诺冰冷的脸,还有他与宁佳茗交握的手……

  “佳微,”秦离握住了她的手,恳求道:“求你了,跟我走吧。”

  宁佳微定定地看着他,良久,叹了口气,很轻很轻的说道:“好。”

  “真的?”他双眸一亮,立即咧开了嘴:“必然是真的,必然是真的!不能反悔!”

  “不反悔。”宁佳微的声音更轻了。

  “好好好!我……我这就去准备。”他拿出一个小罐子放在她的枕边,“这是上好的伤药,擦了后也不会留疤,一会儿翠儿回来就让她给你擦上。”

  他起身,眼神灼灼:“等我,很快我就会接你回去。”

  她轻轻地点头,笑道:“不急……”

  她不知,站在掩着门外的沈寒诺,此时死死的捏着手中的药瓶,清隽的面容阴沉的可怕。

  “主子,王妃不值得您如此,更不配得到您的好!”一旁的侍卫愤愤不平,看向宁佳微的目光里全是愤怒与鄙视。

  这种爱慕虚荣、水性杨花的女子,根本就配不上他家王爷!

  一想到三年前王爷家中着了难,王妃在王爷最需要她的时候抛弃他,羞辱他,害得他家王爷险些失了性命。而现在嫁了王爷,还不知羞耻的与其他男子这般,甚至还要跟别的男子走……

  当真……当真是太坏了!

  沈寒诺一语不发,眼底冰凉一片。

  待看着秦离从后门离开后,沈寒诺深深的望了宁佳微一眼,而后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出了大门后,他狠狠的将手中的药瓶砸向假山碎石间,浑身冒出的深冷气息,足足冻的人不敢靠近。

  待沈寒诺远去后,宁佳茗从另一侧走出,她看了看沈寒诺离开的方向,之后又望向屋内正在咳嗽的宁佳微,讥笑道:“宁佳微啊宁佳微,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宁佳茗心情大好,带着侍从来到花园闲逛,却无意瞥见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

  正是宁佳微的婢女,翠儿。

  宁佳茗眼中恶毒的神色一闪而过,吩咐道:“拦住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