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再不会有任何的妄想
A+ A-

  “怎么?不愿意?”见她迟迟不开口,沈寒诺讥笑着:“打!”

  宁佳微还未回过神来,便被一把扯开,一抬头就见几巴掌重重的落在翠儿脸上。

  “不!”宁佳微立即起身护住翠儿的脑袋,眼角滑落下滴滴热泪。

  她望着沈寒诺,一字一句的说:“好,我道歉,我给她道歉!”

  闻言,宁佳茗眼中闪过一丝不满。

  在她眼中,宁佳微应该要被弄得半死不活才好,这罚跪的惩罚也太轻了。

  沈寒诺微微扬手,几名侍女退下。

  “跪吧。”

  宁佳微一直望着他,缓缓松开了翠儿。

  “小姐,不要。”翠儿泪流不止,拉住她:“翠儿愿意受罚的,都是翠儿的错,小姐,不要跪。”

  宁佳微拂开她,凝着沈寒诺冰冷的目光,慢慢的面向着宁佳茗,眼中的光越发黯然。

  跪在地上的瞬间,她的眼中不复光亮,双膝也觉麻木。

  一跪三拜,她不再看他,木木的盯着地面,泪滚下,滴落在地上,却掩不去她眸中的屈辱。

  直到跪拜在宁佳茗的面前,最后一拜时,她的左手处忽然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宁佳微颤抖着抬头,见宁佳茗朝她笑着,还重重的碾了碾脚。

  疼,真的疼,妃子的鞋都是高底的,宫里做的质量还很好,这一脚踩下来,宁佳微感觉自己的手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她冷汗连连,唇色褪去,颤抖着想要收回手,可手上的痛感却剧烈加剧。

  这一切,沈寒诺都看在眼里,他瞳孔微缩,却只冷声道:“奉茶。”

  侍女奉着杯盏来到宁佳微身旁,宁佳茗只得收回脚,娇声说道:“姐姐的命可真好呢,这世间优秀的男子都倾慕姐姐,不管是三年前姐姐还是闺阁少女,还是现在姐姐已为人妻。”

  “王爷,你说是吧?”宁佳茗一脸娇俏地看着沈寒诺:“不过佳茗还是觉得,礼义廉耻是十分重要的呢。”

  宁佳茗一说完,沈寒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阴沉,看向宁佳微的目光盛怒不已。

  宁佳微仿若未觉,颤抖着手抬起茶盏,低头,奉于宁佳茗。

  她竭尽全力控制着手抖,“还请茗侧妃,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翠儿。”

  “唉,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都如此诚心道歉了,妹妹也不会揪着不放呢。”

  宁佳茗伸手接过茶水,手忽地一抖,“呀,姐姐,你这是怎么?”

  瞧见滚烫的热茶浇到宁佳微的手上,疼得宁佳微手完全控制不住的颤抖,宁佳茗眼含笑意,佯装委屈道:“姐姐,你要是不想道歉就算了,何必如此折腾妹妹呢……”

  “王爷。”说着,她又看向了沈寒诺,“佳茗被烫伤了,手好疼……”

  “宁佳微,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 沈寒诺一拍桌子,目光极冷的盯着宁佳微,  “来人!给本王打断她的腿,以示惩戒!”

  宁佳微忍着双手的灼烧,愣愣的望着他,像是出现了幻听一般,双眼失神的望着他。

  他,他说什么?要打断她的腿?

  “王爷,王爷息怒,饶了我家小姐吧,不要这么对我家小姐啊!” 一听沈寒诺说了什么,翠儿顾不得其他,跪倒在沈寒诺脚边,苦苦哀求着,“小姐的腿有伤,王爷,不可,真的不可啊……”

  沈寒诺一脚踢开她,翠儿倒飞出去,砸向地面时,吐出了满口鲜血。

  “翠儿……” 宁佳微就这么看着她,无声的喊出这两个字,唇都是颤的,就这么被人拖着上了刑椅。

  沈寒诺凝望着宁佳微,眸子里毫无温度,只是双手青筋暴起,骨节突出。

  重重的一板子砸向膝盖骨,疼得宁佳微忍不住叫了一声,她额头上全是冷汗,脸色比雪还要白上几分,但她只叫了一声,便死死的咬住了下唇,伤痕累累的手颤着攥着,眸光破碎,却再也没了泪。

  “啊……小姐……”翠儿被人压着,目眦欲裂,朝着沈寒诺绝望的吼叫:“沈寒诺,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家小姐。当年要不是……呜呜呜。”

  在宁佳茗的示意下,翠儿的嘴被堵住。

  沈寒诺并未管她,看着宁佳微,冷然的吐出:“宁佳微,你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敢跑一个试试!”

  “本王劝你,弃了你那些痴心妄想,乖乖听话,本王还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否则,别怪本王无情!”

  宁佳微看着他,感受着一寸寸碎裂的骨头,看着看着,她笑了,笑的眼角干涩……

  咽下哽上喉间的血气,她轻声道:“不会了……再也不会,有任何的痴心妄想了……”

  她嘴角的弧度一如既往的优美,像极了当年他们初见时,朵朵桃花落在她眼角眉梢的模样。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