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故意刁难
A+ A-

“呵,许君瑜,没想到你骨子里这么热情……”吴文涛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气息,在她耳边冷声细语。

许君瑜的身体骤然紧绷起来,她原本以为只是一场春梦,这回彻底清醒,看到那窗外的阳光,羞愤得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放开我!”许君瑜反应过来,立马将男人推开,可男人却又再次将她硬拉入怀。

“怎么,刚才你睡的像死猪一样,我还没够呢你就想逃?”吴文涛露出轻蔑的笑,眸光中透着不屑,一寸寸的打量着她的身体。

“吴文涛!再不放开我,我就去告你!”

许君瑜又羞又躁的看着男人,她的小脸红红,嘴唇更是像樱桃一样盈润,男人看得火烧火燎,轻哼:“呵,刚才可是你先主动的,你情我愿,这种情况警察不会受理的!”

他粗野蛮横,把许君瑜弄的很疼,她反抗没有作用,张嘴就咬人。

吴文涛直接甩了一大把钞票,塞进她的嘴里让她咬。

许君瑜果然就安静了很多,带了一点配合,他就像饥渴了很久很久的一匹狼一样,恨不得把女人拆吃入腹。

她不是因为这些钱才变得顺从,只是伤心难过,吴文涛把她当成那种女人一样玩乐。

整整待了36个小时,她才第一次从公司下班,廖鸿在公司门口接她,吴文涛也看到了,他讥笑了一声,道:

“知道你们恩爱,但这里是公司,不是你们秀恩爱的地方!”

许君瑜能听出吴文涛话中的意思,无非就是不想让廖鸿再来这里,她自己也不想再跟廖鸿接触,以后倒是有了说辞。

“臭小子,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就一刀把他捅死!”

廖鸿嘀嘀咕咕,许君瑜跟在他身后,自从上次在饭店门后她被吴文涛带走后,她一直没见过廖鸿。不知道他这次来,又打算干什么。

“快点!”廖鸿气冲冲的吼道。

“你要干什么!”许君瑜拍打下廖鸿拉住她手腕的手,这个男人的接触让她感觉恶心倒胃口。

他把她拉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说:“身上有没有100块,快点,小爷我两天没吃饭了。”

竟然又是来找他要钱的?

许君瑜抿抿唇,忍着对他的惧怕,冷声道:“廖鸿,之前我已经给过你十万,我不是财神爷,更不是你真的女朋友,你没资格跟我要钱让你挥霍!”

廖鸿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笑,看的她心惊。

“呦呵,长本事了?敢顶嘴了?许君瑜,你别忘了,上次因为你王老板的钱我就没拿到!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最好别跟我耍横!要不然我就不能保证你那个病妈还能好好活着了!”

“你——”

“少废话!拿钱!”廖鸿气极,直接抢过她的钱包,把之前吴文涛给她的钞票都拿了出来,“啧,上一天班就有这么多钱,你果然是个摇钱树啊!哈哈哈哈,好好干,过几天我再来找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许君瑜拉住了他。

“还不舍得?许君瑜,你不要你妈的命了?!”

廖鸿见许君瑜死死拽他不放,索性抬腿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也不管她的情况,扭头就走。

跌倒的时候,许君瑜后脑落地,疼得要死,连声音都发不出,她向过路的陌生人求助,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她,她只能忍着剧痛,一步一步艰难的回了家。

第二天上班,她迟到了,公司的制度非常严明,只有规定的时间段可以进入,迟到了的话就会被拦截在公司外面直到中午,并且扣除三天工资。

她打电话给吴文涛,让他叫保安放她进去,可对方笑了笑说:“公司有公司的规矩,你不能破例。”

炎炎夏日,才十点多钟,就已经烈日当空。

许君瑜站在门口等,二楼就是她的同事,纷纷打开窗子靠在窗边看她,说着她的笑话。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其实只要说上一声是可以让她进去的,看来是得罪了老板,老板在故意刁难她。

一些自以为聪明的更是火上浇油,装了一大盆水在楼上往下泼,全部抛到了许君瑜的身上,说是天气太热,让她降降火。

羞耻与恼怒冲击着她的大脑神经,不知不觉她的鼻子里流出了鼻血,可是和她头发上留下来的水混在了一起,她分不清多少,情况严重与否。

只觉得头脑晕眩,想要睡觉。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