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江山易改,贱性难移
A+ A-

浮雕鎏金的云顶梁木上镌刻着静影沉璧的骨花,风光旖旎的暖黄色宫帷幔帐飘逸的垂曳在地上,芙蓉帐暖,一度春宵。

陆云清面色苍白,唇无血色,豆大的汗珠从额角一路滑进鬓角耳根,她的双手被牢牢桎梏住,双眉紧皱着,痛苦从面上倾泻出来。

汗水浸湿了她的碎发,陆云清昏昏沉沉的呓语:“……阿湛。”

柔情似水的声音丝一般传进他耳里,眼底一片冷清,声色粗沉着低吼:“给我闭嘴!”强有力的双臂将陆云清猛地翻转过去。

凌湛在她体内汹涌的运动,任凭她眼角泪光盈盈也未曾有丝毫的怜惜,这个女人欠他的,定要让她一一归还。

讽刺至极的声音从他嘴里散出来:“陆云清,你还真是江山易改,贱性难移!在杀父仇人身下竟也能如此承欢婉转,我还真是低估了你!”

苦涩难耐的泪水从眼眶中滚出来,顺着鼻梁滑进她的嘴里,陆云清被迫趴在床上,心痛如刀绞,几欲窒息。

凌湛毫不心软的驰骋着,她紧紧攥着睡枕,碎歌般的疼痛在她五脏六腑内蔓延,终是抵抗不过晕厥过去。

察觉到她的昏迷,他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从她身上抽离出来,长臂一挥,玄色衣袍稳稳的落在麦色的肌肤上。

方收拾妥当,侍门便急匆匆的赶进来,面色畏惧,欲言又止。

“说。”凌湛鹰鹫般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声色清冷,令人不寒而栗。

侍门忍了忍心中的畏惧,颤抖着音色:“楚贵妃……楚贵妃有恙。”

凌湛心头一紧,一把掐住跪在地上的侍门,眼神嗜血。

侍门仰着头艰难的呼吸,声音哽断:“楚……贵妃……中……中了荼花毒。”

他猛地放手,凛凛的站起身,目光不善的落在床上双眼紧闭的女人身上。

“立刻请太医去芙蓉殿,若是控制不住楚贵妃的病情,都给我陪葬!”

“是!奴才遵旨!”侍门瑟瑟发抖的应着,连滚带爬的跑出殿去。

余光瞟到檀木架上铜盆,凌湛跨步而去,单手攥住盆口,稍一使力,冰凉的清水便如瓢泼之势砸在陆云清身上。

寒意随之袭来,泼醒了尚在昏迷的女人。她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撑了撑气力,偏头看向怒气欲出的男人,眼底布满疑云。

“把解药交出来。”凌湛在隐忍着内心的愤怨,目光紧紧的盯着床上面色不解的女人。

陆云清忍着撕裂的疼痛撑起身子,眼底一片冷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淡淡的出口。

凌湛削锋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陆云清,荼花之毒乃宫中秘制毒药,而知晓荼花之毒如何炼制的人皆已成亡魂………除了你。”

闻言,她眼底的微微闪了闪,一抹清浅苍凉的暗光迅速划过,嘴角倾泻出悲戚的笑意,“所以……你怀疑我?”

迈着坚定的步子走过去,凌湛垂眸看着这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庞,倏地用手攥住她的下巴。

危险的气息一点一点喷薄在她的面颊上,流淌进她滚热的心底。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