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A+ A-

绿支焦急的摇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打断了陆云清的话,“不会的,我们去找师父,师父一定能保住这个孩子的,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陆云清眼睫微颤,想起师父,她心底被轻轻触动了一下,绿支也算是她的师妹,她们曾经跟着师父一块修习武术,英姿飒爽,如今却落得这般田地。

“公主,您不能再犹豫了,皇上他心狠手辣,根本不顾及您的感受,哪怕只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您也不能再犹豫了!”绿支皱着眉头,心急如焚。

陆云清抚了抚肚子,一滴清泪从眼中掉落,砸在地上无声无息,半晌才动了动嘴唇:“……好。”

晚间,当夜色笼罩着整个禁庭之时,绿支带着她从宫门小道一路出逃,逃进宫外的树林。

远远的,隐隐约约有马蹄声袭来,陆云清心头一震,一把拉住她,酸涩不已的说:“我们……跑不掉了。”

绿支深深吸了口气,一把将她护在身后,转眼间,凌湛便已带着人马出现在她们面前,硬是将她们逼近了悬崖。

垂眸望着那道清瘦的身影,他勾了勾嘴唇,“陆云清,谁给你的胆子,竟敢私自出宫?”

心口忽然一阵剧痛,像千万蚂蚁啃噬着她的身体,她紧紧捂住胸口,额角渗出一丝丝汗珠,唇色苍白,陆云清凄惨一笑,没想到这个时候病发,看来是真的逃不掉了。

绿支见状,心头一急,抽出随身带的银刃就飞身出去,剑尖直指马上的凌湛。

于蒿眼眸一眯,见准时机,从马上一跃而起,迅速隔开了那柄剑,手腕猛地反转,一剑封了她的喉咙。

银刃从手中掉落,绿支的眼神渐渐涣散,嘴唇轻轻动了动,随后掉落悬崖。

“绿支——!”陆云清想抓住她,却连衣角都未曾碰到,绝望的泪水扑簌簌的往下掉,心痛的无以复加。

麻木的转过身,冰冷的目光落在对面男人身上,胸口窒息到疼痛,喉咙像是撕裂一般呕出一口殷红的血。

凌湛见状心头一紧,竟隐隐有些害怕。

嘴角缓缓上扬,如黄泉边最妖冶的彼岸花,“凌湛,还记得在梅园的日子吗?那该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和回忆……可是如今……”悲凉的笑意比吹来的冷风还要刺骨,“我才知道,那虚假的甜蜜,才是最伤人的!”

她淡淡的望着他,裙下的玉足往后退了一步,身后是万丈悬崖。

似乎意识到她想做什么,凌湛瞳孔一缩,箭步追过去,那抹白色的身影已如凋零的落叶往后落去。

被风吹起的衣角堪堪错过他的手,凌湛眼睁睁的看着她落入深渊,心头像是被什么揪住一般,隐隐阵痛。

怔怔的望着那万丈深渊,他心底像是落空了一般,直到于蒿叫他方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阴冷:“派人去悬崖下面找,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于蒿听令带了一队人马立刻掉头出发。

凌湛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拳起,陆云清,想这样就摆脱?朕所受到的痛苦你还未曾百倍千倍的承受,想死?朕绝不允许!

直至第二日夜里,于蒿方才急匆匆的奔到大殿,“皇上,已经找到娘娘了。”

眼眸瞬间闪过一道光芒,他命令中带着一丝几不察觉迫切:“带朕去!”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