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解蛊
A+ A-

渐渐清明的眼睛望向阴暗的四周,同先前的烛红帐暖简直天差地别,想要撑起身子,腕上的冰冷沉重令她一惊,仔细看去,方才发现手脚皆被铁链锁住。

半晌过后,她才反应到自己被囚禁在了地牢中。

……

朝堂之上,凌湛眼神严峻冰冷的扫过堂下的每一位大臣。

沉森的声音在朝堂上铮铮响起:“怀平公主几日前在宫舟山游玩之时,不慎掉入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话音一落,众人哗然,皆是面面相觑,难以置信,随机议论纷纷。

“怀平公主难道没有侍从吗?怎么会尸骨无存?”

“谁不知道宫舟山险恶,一旦坠崖又怎会有生还的可能?”

“此言差矣,怀平公主坠崖,此事……此事总叫人难以置信啊。”

“……”

端坐在金色龙椅上的男人静静的看着堂下你一句我一句的大臣,面不改色,这些旧臣,还是念着自己以前的主子!

“朕也很沉痛,但事已至此,唯一能做的便是为怀平公主祈福,愿她一路走好。”

朝堂瞬间沉默,气氛有些压抑,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凌湛定定的坐在那儿,心口处猛然一痛,像被什么紧紧揪住一般,蚀骨般的疼痛瞬间袭遍全身。

节骨分明的大手死死抓住龙椅,后槽牙紧紧咬住,忍受着蛊毒在体内四窜,他僵硬艰难的开口:“退朝。”

离开朝堂,他右手用力的捂着心口,步伐踉跄的朝地牢走去。

阴湿的地牢里,陆云清跪坐在板床边,额角生生的冒着冷汗,浑身颤抖不已,五脏六腑之内像被什么剥裂一般,面色惨白如纸,几欲窒息。

沉重紊乱的脚步声传来,她艰难的回过头,凌湛高大的身影已经将她覆盖起来,见到他痛苦的模样,心底已然明了他来这里的缘由。

下一刻他便从腰间抽出一把泛着森寒光芒的匕首,不曾同她说半句,直接在她胳膊上滑了一道口子,殷红的血液顺着肌肤滑下来,染红了她的衣袖。

凌湛直接将唇覆在她的伤口上,用力的汲取着她的血液,血腥味弥漫了整个胸腔。

痛意蔓延,陆云清却没有吭一声,若能缓解他的痛苦,她死了也情愿。

凌湛只感觉心口处两股力量猛烈的冲击,倏地涌上心头,男人眼前一黑,失去意识倒在了冰凉的地上。

陆云清心中一痛,怎舍得他受苦,拼尽全力想去扶他,却体力不支的瘫坐在地上,喉头一腥,一口浓血倏地呕出来,像是浑身的力气被抽干了一般没了支撑,沉沉的昏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痛楚再次丝丝缕缕的袭满全身,陆云清悠悠转醒,身边却没有了熟悉的人,心底顿时空落落一片,像是缺失了什么一般。

想要仔细回想先前的事,却发现还是一片空白,无论怎么用力的去回想,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脑中只有凌湛那俊逸的面容,在淡淡对着她笑,但是那面容却也开始模糊。

“凌湛……”她的嘴唇微微阖动,轻涩的声音缓缓传出,不知为何,这个名字仿佛刻在了心上,她艰难的爬起身走到角落,找到一颗石子后紧紧的握着它,用力的在阴湿的地面上一笔一划的刻着他的名字,仿佛如此便能将他深深地印刻在心底。

她知道自己记性越来越不好了,只有这样,才能紧紧记住他,她好怕某一天,也会忘了他。

每写完一遍,陆云清又徒手一下又一下的抹去,生怕他某一日来看见。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