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不能走
A+ A-

南书房中,于蒿看着凌湛心不在焉的批着奏折,微微蹙眉,心底有些不解,究竟是何事扰的皇上如此心乱?

忽然,温沉的声音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于蒿,她在地牢里如何了?”

顿了一下,他回道:“和前几日无甚区别,身子依然虚弱。”

点点头,凌湛没再说话。

夜间,于蒿出了南书房后直接去了太尉府邸。

见到楚太尉,他郑重的说道:“先前培养的御皇军意欲谋反。”

“此话当真?”楚太尉有些不可置信,御皇军可是护卫皇上生日安全的军队,如今意欲谋反所谓何?

他面色凝重的点头,“御皇军少帅沈疆算起来也是怀平公主的青梅竹马,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公主的爱慕,且御皇军主帅也和公主的父亲一同浴血奋战过,对公主十分衷心。”

闻言,他猛的明白,“于侍卫的意思是……”

于蒿望着他点头,“不错。”顿了顿,他又说道:“况且先前皇上问我公主在地牢里如何,这番话能问出来,想必皇上的心思也已经不好琢磨。”

楚太尉听闻这话,心底咯噔一声,难道说皇上如今开始对怀平公主有了恻隐之心?

心思翻转一番,有什么正在心底慢慢成型。

“于侍卫放心,老夫心底已有计策。”哪怕是为了冰儿,他也要放手一搏,他的女儿自然值得最好的,至于怀平公主,怪只能怪她生错了时候。

翌日,将军府内,沈疆的亲信传来密报:“少将军,皇城地牢里关押着人,究竟是何人还未曾知晓。”

动了动眸子,眼底布了些焦急,他偏头看向父亲,“我若猜的不错,被关在里面受苦的八成就是公主了。”

“父亲,我不能放任她在里面受苦,此次定要救她出来。”

沈父知道他的心思,原本肃穆的面色有了一些动容,半晌后点了点头,“我去拖住皇上,你务必尽快将公主带出来。”

沈疆郑重的应道:“父亲放心,儿子必不辱命。”

准备好行装以后,他摸着熟悉的路迅速进入阴暗的地牢,复杂难闻的味道浸入鼻腔,他不禁皱了皱眉。

脚步轻盈的往里走,在看见一个白色的瘦弱身影时,心底一揪,恨不得能代替她受这份苦。

沉闷的开锁声音传来,陆云清回眸看去,见是沈疆有些疑惑:“你……你是谁?”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快跟我出去,你不能待在这儿。”

她鼓了鼓嘴,宛如孩童一般盯着他不断摇头,用力的挣手,“我不出去,你放开我。”

沈疆身子一愣,没想到她竟是自愿被关在这儿,但这地牢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血腥恶臭一阵一阵的散发,只叫人作呕。

“清儿,再待在这里,你只会更加难受,你如今的身子已经十分羸弱,此番我是定要带你出去的。”

陆云清摇头,“不,我不能走,不能。”她走了,他怎么办,他好像很需要她的血。

见她还在争执,他心头有些发闷,利落的抬手,沉重的力道落在她的脖颈上,瞬间便晕了过去。

几不可察的紧了紧眉头,他一把将沈云清打横抱起,步履匆匆的朝地牢外面走去。

将要出地牢,门口却结结实实的挡了一个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