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究竟对清儿做了什么
A+ A-

一听到她的声音,他便越发发了狠的要她,在她的体内猛烈的驰骋着,根本不管她的求饶。

猛烈的动作让她虚弱的再也说不出话,全身的剧痛有如炼狱般,叫她无法承受,若是让她就此死去该多好,再也不用承受身体的痛楚和心底的崩溃。

酸涩而绝望的泪水从眼角缓缓滑下,说着鬓角流进青丝中,悄无声息。

她张了张口,声音断断续续:“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

陆云清紧紧的蹙着眉,艰难的出声:“玉成……哥哥,你在哪儿?快来……救我,清儿好痛。”

“你不是我的玉成哥哥……玉成哥哥不会这么对清儿的,他最疼清儿了。”

“玉成哥哥,快……带清儿走……”羸弱的声音几乎已经快要听不见。

凌湛闻言,身子一愣,在看见她痛苦无比的模样时,心底倏地一揪,想好好爱抚她,脑海里却猛的闪现沈疆护住她的场面,一时间又怒气冲冲,死死的压住她,不顾她的疼痛驰骋着。

心口处痛的几乎要窒息,陆云清喉头一甜,鲜血从喉咙里呕出来,腥味在口腔里四处弥漫,眼前一黑,她便失去了意识晕厥过去。

看见她晕过去,凌湛方才松开了对她的桎梏,压抑住心底复杂的情绪,他抽身离开,脚步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回到南书房,桌案上早已备好酒,他胯步一坐,顺手打开一坛酒,旋即猛的灌进嘴里。

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向下,直直灌进他的心坎里,刺激着五脏六腑。

一坛喝完,他又开了一坛,不管不顾的灌着自己。她求饶的模样在他脑海里一次又一次的浮现,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他的神经,心底被压抑的痛楚一点点冒出来,想要忽略却无可奈何。

“陆云清……”薄唇微动,他看着空空的酒坛出神,似乎不知为何,那个女人总是能不知不觉的牵动他的情绪。

狠狠地闭了闭眼睛,将右手紧紧拳起,他凌湛不是这样的,绝不会任陆云清影响他!

再次睁开眼已没有了先前的愁情,他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眸,眼底的淡光一闪而过,长臂一挥,酒坛重重的摔在地上,支离破碎。

沈阚接到消息忙不迭赶回将军府,凌湛一身锦色袍子端坐在太师椅上,气势逼人,偌大的前院跪满了下人。

沈疆被人钳制,双眼盛满怒意,“你究竟对清儿做了什么!”

‘清儿’二字一出,凌湛蹙额,睥睨一切的目光顿时冷若冰霜,“陆云清?若非她身上的血于朕还有些用处,你觉着朕会留下她贱命来污朕的眼?”

“凌湛你不是人!”随着一声嘶吼,沈疆似被人戳到痛处,双臂疯狂地挥动,企图挣脱手脚上的枷锁,“你以为清儿不知道你想害她吗?她早就知道了,可她还是甘之如饴的喝下你放了消功散补汤。凌湛,清儿不过是想成全你,她天真的以为你会因此放下仇恨。是你亲手毁了她!”

凌湛的一双眸子晦暗不明,左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扣在檀木桌面。

“放肆!”于蒿上前,用力的一脚踢在沈疆腿关节。

沈疆猝不及防地跪下,皮开肉绽之处鲜血淋漓,碎了一口血,他撑着摇晃的身子艰难站稳,毫不示弱,“今日我本想打晕她,然后带她离开……你知道她为什么伤了姓楚的吗?因为她说她若有事你也活不成!就算清儿如今忘记了一切,仍旧想要保护你!凌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