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错了
A+ A-

凌冽的视线让人无法忽视,凌湛手上一顿,抬眸,幽深的暗光转瞬即逝。

薄唇微微上抿,眼里闪过一丝冷芒,“沈少将军出言不逊,仗——”

“皇上!”

随着一声摄人心魄厉呵,沈阚走进众人视线,每一步沉重稳健,同面上镌刻的坚毅,无一不让人想到这个人曾挥血沙场,立下汗马功劳。

沈阚瞧了一眼狼狈的沈疆,对凌湛规规矩矩的跪下磕了一个响头,才沉声问,“微臣斗胆,敢问皇上为何如此憎恨公主与先皇?”

砰地一声,凌湛手击在檀木桌上。

一字一句,冷若冰霜,“她的那个父皇,你一直效忠的那个人,他心狠手辣害了那么多人,早该得到报应。”

沈阚一惊,倏然想起什么瞳孔一缩,“是凌大人!”沈阚其实在凌湛谋反的时候已经得知了他的身份,可是他其实一直不敢确定。

凌湛眼中弥漫的恨意足以证明一切,沈阚陡然仰天大笑,众人差点以为沈将军是魔怔了,瞧着面色铁青的皇上,所有人都屏声息气。

“你以为朕不敢杀你?”凌湛大掌紧攥,青筋暴起的臂膀微微有些颤抖,若不是如今还有兵权在这老匹夫手中,他已经将眼前这人碎尸万段。

沈阚笑声顿住。

不知是不是众人的错觉,沈将军眼中竟有些湿润,“老臣是笑皇上英明如斯,却还是被有心人蒙蔽。”

凌湛闻言猛地一怔,视线从沈疆不屑的脸上扫过,顿时怒火腾升,扬手,两个侍卫赶忙上前扣住沈阚的肩胛。

沈阚也不恼,布满沧桑的黑瞳投出一抹悠远的目光,“皇上您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先皇根本不曾为难过凌大人,更不可能杀您的母亲。”

声音戛然而止,沈阚对上凌湛阴寒的眼,前所未有的平静,“您怕是不知您的母亲本是心悦先皇的吧!”

“沈将军大逆不道,快将他拖下去。”于蒿命令完,身后冰冷的视线让人无法忽视,他稳了稳心神,敛起锋芒单膝跪下,“皇上息怒!”

“让他说。”

随着凌湛冷漠声音,沈阚继续道,“若不是当年的误会,您的母亲,恐怕,已经是先皇的皇后了。”

“皇上可知,当年凌大人一家遇害后,先皇密令让我等查明真相,但凡牵连其中之人,皆被先皇密令灭了满门。”

沈阚本欲说什么,话到嘴边,只是叹息一声,“先皇他已经在折磨中煎熬了半生,他是决意早些去见您的母亲。您的计划先皇都知道。只是可怜公主,先皇因为执着于过去,一直不喜公主和先皇后,可是那个丫头,哎,倔强的让人心疼,几岁就被先皇丢进死人堆里磨练,伤了也不哭,痛了也不喊……也只有见到您的时候,才开始像平常少女一样,学会了笑……”醍醐灌顶,眼前是一场空,再被他,活生生推下万丈深渊。

懊恼,悔恨,不可置信,万千思绪融入黑眸,凌湛睥睨着沈阚,如果他说得是真的……

想着,心口骤然一痛。

沈阚不卑不亢的说完,眼中氤氲着水雾,闭了闭眼,不愿再去看凌湛,“当年臣查出来的证据,如今仍在府中,皇上若是还不信老臣的话,大可以自己去查明真相。”

许久,无人知晓那双深邃的眸子在想什么。

“查。”没有丝毫温度,凌湛紧了紧拳,心头波涛翻滚,如若沈阚说得都是假的,他势必要将其五马分尸!

晚霞红得格外诡异,漫天的凝重笼罩住沈府,绵延无尽的铺展开来。

两个时辰过后,赶回来的暗卫附在于蒿耳畔低语,于蒿脸色变了变,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瞧凌湛,对上那双冷漠的眸子,猛地跪下,答案自是不言而喻。

一瞬之间,气氛越发沉重,地上的众人噤若寒蝉,生怕会祸及自己。

凌湛面无表情的坐在高位,威严之气往四周扩散。

“皇上,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仓惶而来的公公伏地跪下,大口喘着粗气,“皇上,公主,快,快不行了!”

咔嚓一声,墨色瞳孔微缩,凌湛手中的玉如意已经碎成两节。

“你说什么!”凌湛猛地起身,眸子透着杀意。

宫人浑身一颤,战战兢兢的重复,“皇上,公主她……”

心,突地一个下坠,叫他猝不及防。

众人只见一道白色身影闪过,于蒿立即起身上前追赶。

凌湛脑子嗡嗡作响,是从未感知过的惶恐,似乎,似乎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就要失去了一样,心底最深处的某些东西就在这一刻破壳而出。

凌湛也记不得是多久之前,万物回暖之际,落梅园透着泥土的芳香,他凝气练剑,陆云清着藕白衬裙在院子里品茗,感觉到视线,他抬眸,陆云清娇羞的挪开目光,“玉城哥哥。”

炫目的笑让凌湛晃了个神。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