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必死无疑
A+ A-

她明明是杀手,一袭夜行衣的她,在记忆中是那般杀伐果断,如今他眼前这个含笑的陆云清,只觉得出淤泥而不染,怕是世间最纯净美好之物也比不得她万分之一。

“为何如此唤我?”凌湛收起长剑,走到她身边。

“因为玉城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人啊。”天真无邪的水眸含笑,他不自觉跟着扬起嘴角,只听陆云清失落的声音,“可是我的手已经不干净了呢!”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陆云清再一次咧开嘴,仰起脸咯咯直笑,“没关系,毕竟我可以永远保护玉城哥哥,还能将世间所以欢喜奉送与玉城哥哥!”

她将自己的一腔柔情全给了他。看着那双清澈的眸子,凌湛忽然有些不忍,伸手揉了揉陆云清的发丝,“我会永远陪着你。”

陆云清眼前一亮,猛地紧紧抱住他。

他谋反的前夜,她也是同样紧紧抱住他,她明明在笑,眼中却带着一丝无法消弭的悲伤,“玉城哥哥,不论发生什么是,你都要相信我。”随后,她一口仰头,喝了他亲手递给她的消功散。

“该死!”记忆来来回回闪动,忽地一阵钝痛涌上心头,席卷身体的每一寸,直至麻木。

心抽搐着,凌湛脚下运功飞身直奔皇宫地牢。地闹比不得别处,处处散发着腐臭,没走过一个地儿都有死囚伸出手抓过来,哭喊声久久回响。

远远的,只见一抹单薄的身子蜷缩在石床上,发丝黏糊糊的铺开,破碎的亵衣沾上的血已经呈黑块儿,小腿根磨得血肉模糊,怕是见风使舵的侍卫反复抽打形成,就那张平日里美好的面孔如今苍白得感受不到一丝生气,依稀可见斑驳的泪痕,细看之下,女子胸口微微起伏。

“皇上?”侍卫不确定的叫了一声,等待着下一步命令。

凌湛未开口,生人勿近的气息冻得人直哆嗦。

目光如炬,他的手抬起悬在空中,迟迟不敢上前,哪怕只是半步。

“咳咳。”陆云清身子动了动,呕出一口血,缀于惨白的唇瓣上,红与白,触目惊心。

凌湛的心跟着狠狠一揪,再也忍不住一把将陆云清抱起来,陆云清嘴角的血不断往外涌,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凌湛的心口突然想被压下一块大石头,眼里有些涩意。

下一刻,抱着她飞身离开。

一路朝寝宫去,火速回来的于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凌湛冷眼止退欲上前的宫人,将陆云清亲手安放在明黄的龙床之上,为她掖好褥子,动作之小心连他自己也未发觉。

“冷……”闻呓语,凌湛猛地抱住她,才发觉陆云清的身子冰得甚至不像是活人,心头倏地一慌,“将太医院所有人全给朕带来。”

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失去,凌湛将陆云清抱得更紧,恨不得揉进骨血。

鎏金暖殿,龙涎香氤氲,一众宫人伏地莫不吭声,太医们挨个爬过来为陆云清诊脉,众太医对视,在他人眼中看到同样的神色后,诚惶诚恐的伏在地上,莫不吭声。

凌湛怒火中烧,仿若来自地狱的目光来回游荡。

一把提起最近的太医,“你,说!”

“臣,臣不知。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被问话的太医双腿打颤。

“都不知是何病?那朕要你们何用!”清冷的声音落下,大掌中的茶杯四分五裂,鲜血顺着掌纹肆意下流,宫人准备为凌湛包扎,却被一把甩开,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全部拖出去,处死!”

“皇上!”撕心裂肺的哭喊起伏回响,侍卫来的快,去得也快。

没一会儿,最后一道声线也散如空气。

凌湛站在原地,冷冷的注视着一切,当目光收回,落在陆云清毫无血色的面容上的那一刻,他心口一窒。

“无论用什么方法,将沈将军给朕带来。”那种突如其来的恐惧,让铁骨铮铮的凌湛也萌生出了怯意。

侍卫直接将沈阚绑进宫,见昏迷不醒的陆云清,沈阚没等凌湛吩咐,上前将手搭在玉腕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沈阚不时摆头,凌湛的心跟着忽上忽下,神色越发凝重。

“但凡是中了绝命散,只能活七七四十九天,每七日发作一回且心智缺失,七次之后必死无疑。公主这,已是第五回。”

沈阚对上凌湛空洞的黑眸,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此毒只有下毒之人才能有解药。皇上若是惩罚公主,微臣愿意代罚。”

“你以为是朕下的毒?”凌湛知道陆云清是中毒,已是怒火中烧,也不欲同沈阚辩驳。

“给朕查!就算掘地三尺,朕也要知道这人到底是谁!”庞大的气势让人想匍匐在他脚下。

凌湛转身,刚刚他手捏过的精雕床棱,四个指印入木三分。

若非愤怒至极,怎会如此?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14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