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可不拿你当哥哥
A+ A-

自上次在订婚宴上的见面,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周一早上上学,廖兰欣带着钟舒漫趾高气昂地走到黎灿面前

“小灿,你姐姐订婚,不应该恭喜一下吗?”

黎灿不愿跟她们多牵扯,于是扯出一个极为刻意的假笑

“恭喜大姐,恭喜廖姨”

“嗯”,廖兰欣满意地点点头

“将来你姐姐出嫁,咱们钟家,可就全靠她了……”

廖兰欣敢这样在她面前炫耀,仗着的,是她得意至极的女婿顾洺憬。

是顾洺憬身后所代表着的——顾家的权势。

黎灿想到过再见到顾洺憬。

她名义上的未来姐夫,两个人见面是早晚的事。

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又是在这样的玩乐场合。

顾洺憬今天穿了件浅蓝色的休闲衬衫,上面开了两粒扣子,他从黑暗里阴影走来,身形绰约,欣长玉立,一张脸上带着隐隐的漠然,像极了圣经故事里,那个诱人犯罪的地狱之子。

二十七的男人,周身都侵染着尘世间的气息,他纵横情场,贯于在风月场所流连,即便是性格冷淡,依然揉进了不少风流疏狂。

他是顾氏的未来掌舵人,城中多少名媛淑女愿意主动往上贴,更惶提那些抱着童话做梦的平凡灰姑娘,得他一个青眼,便能搅得万千春心萌动。

这样的男人,生来就是睥睨天下的。

在他身上,不知能写就多少缠绵情事。

黎灿心下一动,但很快就低敛了眉眼。

她不确定顾洺憬是否还认得自己,贵人多忘事,说不定他早不记得她黎灿是哪号人物。

“徐嘉玮”,黎灿想离开,

“你们聊吧,我走了”

顾洺憬抬眸看她,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张脸稚气又天真,偏生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眼角含俏,是十足的媚态。

他问,“还在上学?”

音色低沉,仿若喧嚣夜色里低吟撩人的大提琴。

黎灿知道他是在问她,避无可避,于是点点头。

他还想再问,她却飞快地错开视线。

彼此互相之间,都察觉到了对方的深意。

徐嘉玮自然不晓得两个人之间的暗涌,他开口问顾洺憬:

“老六,这丫头跟我闹脾气,你介不介意把她送回去”

他这么一说,引得黎灿抬起来头看他,气急败坏的抗议

“徐嘉玮!!我不要!!”

黎灿真想撬开自己小舅舅脑袋看看,他到底长了怎样的脑回路。

怎么就可以这么轻易的,把她交到别人手上?

徐嘉玮倒是真诚:

“我有急事,她一个小姑娘回学校我不放心,就麻烦六少你了”

“徐嘉玮,你很烦哎”

黎灿去扯他的袖子

“你听我说,我可以自己回去好不好——”

徐嘉玮摸摸她头,示意她稍安勿躁,话却是对顾洺憬说

“她小屁孩,别理她”

话说到这个份上,顾洺憬哪还有不应之理

“你放心,咱们自己人,一定安全送回”

不知道为什么,黎灿隐隐觉得,顾洺憬于她而言,是极危险的人物。

在他眼里,她似乎看到某种捕捉猎物的兴奋。

她不知道这种兴奋是来源于她,还是周遭的环境使然。

可不管怎么样,顾洺憬对她来说,都是不能近观的人物。

黎灿不乐意,小声说道

“我都已经这么大了好不好……我自己能回去的”

徐嘉玮直接对她冷了脸,

“现在晚上10点了,这会了你矫情个什么劲?”

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他缓了缓,又说,“六少说起来还是……”

黎灿眼皮掀了掀,看着徐嘉玮没说话。

她晓得徐嘉玮想说什么:顾洺憬说起来还是她的未来姐夫。

但徐嘉玮不知道,在钟家,从来没有一个人允许她见过未来姐夫。

知道黎灿不爱听,徐嘉玮及时止住,“总之,听话”

无力改变,黎灿只好闷闷地答上一个字,“哦”

徐嘉玮拍拍她脑袋,又对顾洺憬笑笑,“那麻烦你了,老六”

“哪里的话”

“那我就先走了……”

“喂,你记得哄哄她”

黎灿抓住徐嘉玮的手,又最后央求到,

“徐嘉玮,我真的可以自己回去……”

徐嘉玮看不见她眼里的祈求,于是拍掉她的手,

“别闹了”,他又说,“你听话”

黎灿呆呆地看着徐嘉玮越走越远,直到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二楼露台僻静,现在就只剩下她和顾洺憬两个人,突然间,黎灿不知如何是好。

她斜倚在围栏上,天色晦暗,小半张脸隐在黑暗里,影影绰绰,却越发显得撩人。

顾洺憬蓦地想起一句诗,“曾是惊鸿照影来”

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合着如水的夜色,竟有种奇异的魅惑感。

沉默半晌,他问她,“什么时候走?”

黎灿不吭声,避开他的注视,“我不是他妹妹”

有夜风吹过,黎灿额前的发丝擦着脸颊一晃一晃,又被她用手撩到耳后,晃得顾洺憬心里也跟着痒。

“哦?”顾洺憬倒是没想到她这么说,

“所以呢?”

“所以你没必要送我……”

话说到这个份上,顾洺憬索性开门见山

“你不想我送你,是不愿麻烦我……”

他语调暧昧:

“还是出于什么未知的原因呢?”

黎灿仿若老成一般就看清了他的心思,“六少,我未成年”

她的言下之意是,这些情场上的猜度和撩拨,没必要用在她身上。

顾洺憬挑眉,没想到她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看出来了”

他一双眼睛泛着桃花,视线不意落在她的胸部,意有所指

“是未成年”

黎灿恼怒他的轻薄,但也知道他们这些公子哥的秉性,荤话信手拈来,顾洺憬现下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惯性使然。

跟他们相处,无非是六个字:“认真你就输了”。

“徐嘉苇说你是他朋友……”

她搬出徐嘉苇来,希望他不至于太过分。

顾洺憬气定神闲,“所以我把你当妹妹啊”

黎灿撇撇嘴,“我可不拿你当哥哥”

她眼睛眯起来,露出一颗小而精致的虎牙,是独属于少女的清甜。

顾洺憬看她穿着校服,于是伸手去摘她胸前的校徽。

黎灿身后是围栏,避无可避,用手臂挡在胸前,“喂,你!”

推搡着,却见那只手绕过前胸捏住了校牌。

顾洺憬指尖的热,透过衣料传达到皮肤,黎灿只觉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明德高中?”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乍起,明明他规矩的很,却让黎灿觉得暧昧无比。

“小姑娘家家,干嘛把人想得这么龌龊”

他摘了校牌握在手里。

黎灿伸手去抢,“给我!!”

却见他好整以暇地将校牌放进内侧的口袋里,“到了学校再给你”

“无赖”

顾洺憬笑着看她,

“我这个无赖还得送你回学校,不如说两句好话听听?”

“王八蛋、死变态”

她恰着腰,“你到底还不还我”

“骂我骂成这个样子,还想我还你?”

顾洺憬一副逗小孩子的口吻,“都说了,到学校自然会还你的”

黎灿嘟囔一句,却还是不得不认怂,“那说好了啊”

她手一甩,负气一般提着小裙子便往楼下走去。

顾洺憬愣了一愣,也很快跟上她的步伐。

黎灿刚下了楼,迎面正碰见之前窝在徐嘉玮身边的女人池洁。

来者不善。

这是她看到池洁勾着一抹笑走过来时的第一个想法。

“哟,小妹妹要走了”

池洁嗤笑一声,“看到嘉玮在这就巴巴的粘过来,可惜没怎么成功吗”

身边的其他女人也帮腔,“贱人就是贱人,送上门的徐少爷可不喜欢”

“要我说呢妹妹,你年纪轻,不如早早出去卖,说不定也能有个好价钱——”

黎灿素来不屑这种扎在男人堆里,靠男人过活的女人。

她从来是不爽就要怼回去,这次自然也不客气

“合着你卖给徐嘉玮特别光荣是不是”

黎灿也“咯咯”笑起来

“老女人,轮得到你说我”

“你……”,池洁冷哼,“你不是也跟我一样……”

“看来徐嘉玮也什么没跟你说嘛”

她故意气池洁,“我跟他的关系啊,可比你想得亲”

尾音勾起来,娇嗔又甜腻。

池洁今天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做造型,面上妆容精致,小礼服是她精挑细选的,将身材比例展现的淋漓尽致,不出所料,徐嘉苇从一进来,目光就在她身上转,她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直到,这个女孩的到来。

十六七岁,无遮无拦,素颜出门都不害怕的年纪,哪怕只穿一身校服,都能感受到老天偏爱的青春靓丽。她只需勾一勾手,男人便如同苍蝇般殷勤的凑上去,就像是超市货架上还浸着水珠的新鲜蔬果,而她,刷一层厚厚的粉底,虽然表面无暇,却已是明日黄花。

她不甘,她不忿,凭什么?——她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年纪,纯如白纸,哪怕不张扬都恣肆。

这女孩就这么闯进来,态度恶劣的喊一声“徐嘉苇”,可徐嘉苇偏偏受用,看都不再看她一眼便领着女孩离开。

她难过,于是用成人式的字眼侮辱女孩,

“那妹妹,既然你们那么亲密,你告诉我,他是喜欢前入还是后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