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好久不见,洛丽塔
A+ A-

黎灿攥紧拳头,饶是她金刚不坏,可毕竟是十六岁的孩子,被这样侮辱——却又没办法以同样的字眼骂回去。

她一双眼睛地盯着池洁,让池洁感到不自在。

池洁占了上风,于是洋洋得意

“怎么,你不知道啊?那让我告诉你好不好——”

“那你不如说给我听……”

耳侧传来清泉一般的嗓音,黎灿被拖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顾洺憬。

他用手随意地揽着黎灿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带

“要撒泼滚一边去”

他声音低沉,有种内敛的磁性,连教训人都带着一如既往的腔调,

“对着小姑娘卖疯,你们真够可以”

在场的几个女人看到是顾洺憬,纷纷失了气势,又见两人是这样亲昵的姿态,于是调转枪头:

“就是,池洁,别太过分……”

“小姑娘一看就蛮好的……”

其他几个人借口四散开去,池洁也赔礼道歉

“对不起,六少,我不知道您跟这个女孩……”

“行了”

他摆摆手,打断池洁,明显不愿多听解释。

池洁见他这样不讲情面,也只好灰溜溜地离开。

两个人往外走,黎灿不服气

“她们为什么那么怕你啊?”

自己歪头想了一会,“也是,你是顾家的少爷啊……天生带光环的”

顾洺憬笑,“所以有我在身边不是挺好?”

黎灿没接话,顾左而言右

“你说池洁是不是要气死啦”

她见顾洺憬没回答,于是求得认同一般去晃他的手臂,丝毫没察觉到两人姿势的暧昧。

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交叠,似一对甜蜜依偎的恋人。

顾洺憬倒是想起来他在楼下见到的黎灿的背影。

她仰着头,一副谁都不怕的阵仗,可背后两片单薄的肩胛骨,却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般隐隐发抖。

那个词怎么说?

我见犹怜。

顾洺憬吩咐侍者将车开出来,刚转头,便看到黎灿一个人在追着自己影子一跳一跳。

“走啦”

他勾勾手指,黎灿很快跟上,看到他的车

“又是辉腾?”

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慌忙找补,

“啊我的意思是我之前看到过一摸一样的车来着”

黎灿心下忐忑,生怕他记起自己。

谁料顾洺憬只是笑笑,没再接话。

上了车,顾洺憬问她,“回学校?”

“嗯”,黎灿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我今天偷跑出来的”

“明德的女孩子,都像你这么不听话?”

顾洺憬突然凑上前,鼻尖几乎要贴上她的脸。

两个人气息交织,黎灿不由自主的往远离他的方向缩,却见他长臂拉过安全带,帮她系上。

她有些尴尬的想要开玩笑掩饰自己方才的小失态

“怎么说的好像你没有睡过明德的女孩似的”

“是没睡过”

顾洺憬饱含深意。

这下黎灿真是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心都有。

她假装转过头看窗外的街景,却看到顾洺憬车上扔着的EXO的专辑。

到底是少女心性,拿起来,“你还听EXO啊?”

顾洺憬撇了一眼CD,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他一个月前短暂联络过的女模留下的,

“不是我的……没来得及扔”

黎灿当下了然,一副非常知情的样子,“我知道,炮友的嘛”

她笑起来眉眼弯弯,还有单边一个梨涡,俏皮十足。

“哟,你知道的还挺多”

“那是啊”

黎灿一脸的狡黠,“徐嘉玮那些女人,我见得多了”

她见顾洺憬若有所思地笑了笑,于是解释

“你别误会”黎灿一脸正经,“我跟徐嘉玮,真不是那种关系”

小模样端起来,人小鬼大。

顾洺憬目光晦涩,昏黄的路灯散在车内,将她的脸映的柔和而莹润,一双狐狸样的眼睛,左眼下眼皮下有一枚小小的泪痣,整个人看上去娇柔而稚气,有种不忍卒碰的美。

他心里想,她怎么可以长得这么——

合他的心意?

“我知道”

他答她,语气里有些不正经,“你未成年嘛”

“……”

黎灿想起前面他说的,一张脸鼓起来,像个小包子一样。

顾洺憬是道行高深的千年老妖,可她黎灿才初出茅庐,对待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说话。

窝在座位上玩手机,谁知道顾洺憬又逗她

“不如加个微信?”

黎灿瞪大眼睛看着他,将手机紧紧抱在怀里,用肢体语言表达着无声抗议

“不要”

顾洺憬提醒她,“你校徽还在我这……”

“留给你做纪念”

黎灿不受威胁,一张嘴伶牙俐齿。

大不了,她再重新补办就是了。

“那要么我问问徐嘉玮?”

顾洺憬拿起手机,作势翻号码

“他总会告诉我吧……”

“好了好了”

黎灿按住他拿手机的手,“我跟你说就是了”

她虽然不想给他微信,但也更怕被其他人知道两个人的关系……

虽然无事发生,但终归……人多嘴杂。

加上微信,两个人多聊几句,也算是相处融洽。

那种若有似无的暧昧终于消散了些,黎灿渐渐放松下来,看到某搞笑视频,绷不住“咯咯”笑出声。

她音色清丽,又有点小奶音,笑起来像小猫爪子在挠。

顾洺憬忽然问她,“还记得我?”

黎灿揣测着他话里的意思。

她不知道他说的认得,是订婚宴上的见面,还是更久之前,那时,她连他是谁,都不认得……

她想了想,索性含糊其辞,

“记得,上次你订婚的时候嘛……”

顾洺憬勾了勾唇角,“小骗子”

黎灿怕说多错多,于是乖乖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好了吗?”顾洺憬开口

黎灿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顾洺憬是问她腿上的伤

“啊,早好了”

唯恐顾洺憬不信,黎灿伸出白净的腿给他看

“好的——飞快”

她笑起来,又配合语气打手势,是少女独有的俏丽。

顾洺憬也不禁被她这副样子引得笑起来

“那就好”

顾洺憬问,“经常逃课?”

“没有”,黎灿摇摇头,“这次是有事情才……”

隐隐皱起来的眉头,仿佛真的有多大的忧虑。

她嘟囔一句,“有些事说了你也不懂”

像极了学大人说话的孩子。

顾洺憬不厚道的笑出声,“才几岁就这么老气横秋了?”

“十六”,想了想,黎灿又补上半句,“不过马上就17了”

生怕别人觉得她小。

“嗯,十七岁——哪里大了?”

因为他这句话,让黎灿挫败感油生。

她顶不喜欢别人把她小孩子看。

她厌倦了作为一个孩子的无能为了,想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可羽翼未丰,她什么都做不了。

十六岁的生日,是她一个人过的。

那会她暗暗发誓,要足够坚强,要担得起所有的风浪。

但事实上就如顾洺憬所言,她连十七岁都不到,在“他们”眼里,她依然是那个什么也做不了的衰小孩。

黎灿闷闷不乐,“反正我总会长大的”

“急着长大干嘛”,顾洺憬意味深长,“有些事,不用长大也可以……”

他的省略里藏着意味深长,黎灿听懂了他话里的暗示

向他吐舌头表达自己对他的鄙夷,“下流”

顾洺憬笑,“我可什么都没说呢”

小姑娘一本正经,“反正我看的出来”

晚上意外没有堵车,一路顺畅,很快到了学校门口。

黎灿左右看看,准备下车,“谢谢你啦”

她转过身,一张脸上是如释重负的笑意。

这么不喜欢跟他相处吗?

顾洺憬觉得自己有点醉了,鬼使神差的,用手抬起她的下颚,然后吻了上去。

一如想象中的清甜,顾洺憬不觉想要加深这个吻,却感受到黎灿越来越强烈的抗争,只好不情不愿的放开她。

“你!”

黎灿一副恼怒的样子,活像只炸毛的小野猫,拿手去反复擦拭唇角,可红唇潋滟,又哪里擦得去他的痕迹。

她实在是没想到顾洺憬会有这样的突袭

“我真不知道,顾家的六少竟然这样不懂礼貌”

黎灿觉得不解气

“你言情剧看多了觉得全世界女的都要上赶着追你是吧?”

用小舌头在嘴唇上舔一圈,又觉得脏,黎灿“呸呸呸”吐出来。

“算我倒霉,最好你没什么病”

一连串的动作,看在顾洺憬眼里,却是娇俏又可爱,混合着懵懂的天真感,让他不自觉想靠近。

顾洺憬回味着方才她的滋味,笑意渐深,“好久不见,洛丽塔”

黎灿瞪大眼睛,见鬼一般看着顾洺憬。

她一直以为是他想不起来,却不知道,他早就洞悉了一切。

而之后假惺惺的客套和疏离……

让她禁不住背后一颤

真是个变态……

黎灿想下车,手腕却被顾洺憬擎制住

“不要校徽了?”

她气得牙痒痒

“要,怎么不要,快给我”

她伸出手,看他从口袋里掏出校徽,放在她手上,却又一把反握住她的手

他声音诱惑,“来日方长”

黎灿急于逃脱,拉开车门就跑,跑两步,又转过身,对着顾洺憬喊

“奥斯卡欠你一百座小金人啊变态”

变态?

顾洺憬第一次听人这么说他,真是新鲜。

她装不认识他,于是他全力配合,绝不拆穿。

他给过她机会,可她却说,订婚宴上,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

他怎么可能忘记她呢?

——

她的清甜,在他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