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一次见“姐夫”
A+ A-

明德是京岚市数一数二的贵族中学,前身是民国时期的京都女子中学,已有百年历史,学校的主教学楼均是历史遗迹,几经翻修,现已成为京岚市著名人文游历景点之一。

明德向来以治学严谨、校风优良闻名,而比起教学质量,它更为人称道的,是堪比宫廷级别的建筑装潢,沿袭民国风格的复古怀旧彩色玻璃吊顶灯、红栏玻璃窗、楼木质实木楼梯……以别具一格的风范屹立于顶端之上。

明德是衡量有钱人的一把标杆,京岚市的达贵们,都以把孩子们送入明德读书,以标榜自己的身份与地位。

黎灿能在这里读书,还是托自己弟弟,钟舒泽的福。

舒泽比黎灿小三岁,跟黎灿一样,是私生子。

但不同的是,他是钟家孙辈里,唯一的男孩子。

钟正南视若明珠的孩子,廖兰欣自然不敢给他难堪,甚至还要多番讨好。

是如同众星拱月一般的人物。

黎灿8岁才回到钟家,那会儿舒泽也不过5岁,两个没“妈”的孩子聚在一起,惺惺相惜,一同成长起来,自然比旁人要亲密许多。

黎灿初中是在市里的公立学校上学,临近升高中,那时已在明德初一年纪读书的舒泽提出来,想跟黎灿一起就读,于是,黎灿高中便也去了明德。

黎灿翻墙溜回学校。

赶在寝室熄灯之前回了宿舍。

她和白雪还有优优住在学校东南面的“丁香园公寓”,这里原本是民国时期某政要的私人府邸,由一幢三层和一幢五层建筑组成,两幢建筑以连廊相联。建筑外观是典型的欧洲特色,外墙采用浮雕螺旋式。

黎灿和两个好友住在五层建筑的二楼,逾70平米的开放式房间,分割出学习区、娱乐区和休息区三个空间。

黎灿回去的时候,优优正躺在沙发上看书,白雪则是在敷面膜。

见她回来,两个人立刻迎上去。

“怎么样?”

白雪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问。

黎灿安慰性的抱抱她,“放心吧,没事,我小舅舅他是手机坏了,不是不理你”

“那就好”,优优说,“你都不知道白雪有多担心”

“刚刚在宿舍,她都幻想了十几种结果了”

白雪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担心嘛”

黎灿看到好友如释重负的表情,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

“我就说嘛,我小舅舅怎么可能是渣男”

三个人聊了一会天。

白雪电话响了起来。

“是徐嘉玮!”,白雪激动的跳下沙发

“快接啊”

“快接啊”

黎灿跟优优两个人鼓励她。

白雪接起电话,连声音都变得柔情似水,“喂,徐嘉玮……”

黎灿跟优优用表情告诉白雪酸过头了,白雪嗔怪一声,躲到阳台去接电话。

优优感叹,“简直虐狗啊……”

不知何故,黎灿脑海里突然蹦出订婚宴上,顾洺憬亲吻姐姐钟舒漫的场景。

再一晃,钟舒漫的脸,变成了自己的。

黎灿心里一惊。

真是诡异。

自己怎么可能会想起顾洺憬?

黎灿今年高二,去年文理分科的时候,她和优优还有白雪一同选了文科,恰巧三人又分在了同一个班级。

到了周五,初中部比高中部早半个小时放学,上完最后一堂课,钟舒泽早早地就站在黎灿班级门口,等着她放学。

舒泽今年十三岁,男孩子刚开始拔节,剑眉星眸,校服领带被他甩到一边,不羁又张扬。

看到黎灿,他连忙摆手,“姐,我在这”

举手投足间还像个小孩子。

黎灿慢悠悠地走上去,“早看到你了”

一头炸眼的黄毛,看不到他才怪。

看到黎灿身边的优优和白雪,钟舒泽腼腆起来

“优优姐、白雪姐好”

“弟弟乖”

优优最喜欢伸手去摸舒泽的头,她总觉得黎灿这个弟弟像极了某种大型温顺犬类生物。

但男孩子到了这个岁数,个子长太快,不过一星期没见,就高出优优快半个头顶。

优优费力的踮起脚,黎灿见状,上前“欺压”自己弟弟

“小泽你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你优优姐等着摸头呢”

被黎灿压弯身子的钟舒泽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优优如愿以偿

“哈哈小灿你弟弟真是乖孩子”

“是啦是啦”

黎灿去捏自己弟弟的脸,“乖宝宝小泽哈哈”

“喂!姐!”钟舒泽不满

“好了好了”,白雪看不过眼,“别欺负你弟了”

黎灿鲜少展露自己性格中开朗的部分,只有在好友和弟弟面前,才会偶尔放肆一下,但也很快收敛起来。

“放过你了”

黎灿跟两位好友告别,“优优,白雪,那我跟小泽先走了啊”

钟家的管家力叔早就等在学校门口。

看到两人走过来,毕恭毕敬

“二小姐,小少爷”

两人上了车,力叔犹犹豫豫,半天才说出口

“二小姐,小少爷,今天家里有贵客到,老爷特地嘱咐我……要我务必跟你们说,一会回去了,不要太胡闹……”

姐弟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噗”一声笑出声。

“小泽,你爸肯定觉得你太闹腾,要你闭嘴哈哈”

“才不是,明明是你爸早就看不惯你的所作所为……”

黎灿从小受大太廖兰欣的欺压,年纪稍大些就开始跟她对着干,舒泽则是因为一开始就讨厌廖兰欣的假惺惺,两个人一拍即合,致力于各种让廖兰欣不爽的事情。

他们两个人的口头禅是:与廖兰欣斗,其乐无穷。

钟正南把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每天靠着他的好好妻子廖兰欣得知自己孩子的情况。

所以在他的眼里,除了大女儿钟舒漫,黎灿和舒泽都是让人不省心的“熊孩子”。

力叔跟黎灿还有舒泽相处的时间长,晓得两个人秉性不坏,生活中事无巨细也愿意格外照顾他们,这会又开始叨唠

“我看这次老爷很重视的,你们两个啊,可千万好好表现”

“切”,舒泽不屑,“谁稀罕他的重视啊”

“我也不稀罕”,黎灿笑眯眯,“力叔要么别让我们回去了,免得搞砸了不好收场”

“这……”

力叔很是为难,“老爷说,这次希望咱们家其乐融融……”

黎灿撇撇嘴,“这个家可从来就没有其乐融融过”

钟家的庄园坐落于半山的别墅区,从明德回去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路上钟舒泽跟黎灿说起今年的暑期计划。

“姐,再过两个多月就放暑假了,你什么打算啊”

现在差不多是四月底,天也已经热了起来。

黎灿想了想,的确是又要放暑假了。

这也就意味着她的高二学年马上就要结束,过完暑假就要步入高三了。

高三啊……

那么再等一年,自己是不是就真的可以长大了?

“我们这种准高三的应该要补课吧……”

“也是”,舒泽有些失落,“本来还想着咱们可以一起去欧洲度假呢”

黎灿看着弟弟,“小泽,你别忘了,你今年也是要升初三的……”

“我又不怕”,钟舒泽笑嘻嘻,“反正考的好不好都还是要在明德啊”

“不学无术”,黎灿嫌弃弟弟

舒泽四两拨千斤,“与你共勉之”

黎灿跟舒泽年龄相差无几,两人的日常相处模式就是斗嘴。

虽然总是损他不学无术,但其实黎灿知道,自己的弟弟很是聪慧。

小学的时候就连跳两级,钟父怕他年龄太小受欺负,又在家休学一年,才开始上初中。

哪怕是在明德这样高手如云的学校,小泽的成绩也一直能名列前茅。

黎灿有些时候甚至觉得自家弟弟聪明到不可思议,高一的时候她化学奇差,从没考到过60分,小泽提出要帮她补课,她那会笑小泽是不自量力。

可摊开课本,小泽讲得头头是道,甚至那些难解的分子式,在他口中都变得生动形象起来,让她不拜服都不行。

私底下,两个人也谈论过未来。

小泽说他将来最想做的,是进入航空航天研究院,成为一名工程师。

弟弟由问她,姐,你呢?

她?

她哪里有什么理想。

她最大的理想,其实是离开这个“家”。

黎灿跟舒泽回到钟宅,已经六点钟有余。

太阳渐渐落了下来,大片的火烧云雄踞天空。

大概……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吧。

黎灿这样想着,跟舒泽一起走进了主宅。

钟家庄园前身是锦湖区文物保护建筑、晚晴重臣钟家祖辈钟庆玄的府邸,后来几经转手,由钟正南的父亲买下,在原来独楼建筑的基础上,新修了东南和西南两面小楼,东南楼是佣人的居住地,西南楼则用于供奉先祖牌位。

钟家世代书香,曾出过不少的文人政客。

尽管到了钟正南这一代,弃文从商,但传承下来的书香气却并未少掉半分。

京岚商业圈的人都知道,钟腾集团的老总钟正南文趣风雅,颇有文人遗风。

钟家前几年经历过大修,梁柱、砖瓦、木雕、石刻全部保留,还原老宅古朴的精髓。

但内里实则已经完全西化,奢华装修金碧辉煌,典型的巴洛克风格吐露着金钱堆叠起来的华丽。

钟正南正坐在沙发上和人侃侃而谈。

那人转过身,丰神俊逸的一张脸,满目春风。

顾洺憬。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