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怎么这样
A+ A-

钟正南招呼黎灿跟舒泽上前,向顾洺憬介绍:

“这是我们家的二女儿和小儿子,小灿跟小泽……”

听到动静,在厨房忙碌的廖兰欣和钟舒漫也走出来。

“小灿跟小泽回来了”

廖兰欣一脸的和蔼可亲,“这下好了,咱们家人都到齐了”

顾洺憬面带笑意,眼神清渺地略过黎灿,停在了钟舒漫身上。

感应到未婚夫如此温柔的注视,钟舒漫走到他身边,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以此昭示着自己的主权。

“我们家这两个孩子常年住校”

钟正南开口,解释之前,“就这么凑巧,每次都错过……”

但事实上,钟正南怕黎灿跟钟舒泽惹是生非,很少带他们出席有外人在的场合。

廖兰欣接过话:

“洺憬,你也算是咱们自家人,按理说……”

她顿了一顿,看向黎灿和舒泽

“你们两个小鬼头,可是该叫姐夫的”

黎灿跟钟舒泽两相对望,互相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促狭。

在外人面前演戏这回事,廖兰欣做来面不红心不跳,仿佛这个家里原本就是一派和谐。

但大家心里都知道,暗处的肮脏和腐烂,怕是永远也改变不了。

黎灿望着这么多双眼睛,她心里哼笑一声,这场戏,还真是不敢演砸了。

她装出一副天真可人的模样,对着顾洺憬点点头

“姐夫好”

舒泽看她这样做,也露出笑脸,紧随其后

“姐夫好”

如此一来,皆大欢喜。

钟正南招呼大家落座,小泽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招呼佣人

“佩姨,渴死我了,快帮我和二姐拿点水”

说完他才觉得不妥,吐吐舌头

“那个,老爸,大姐,姐夫,你们应该不渴吧……”

大家被他逗笑,气氛变得轻松不少。

舒泽看黎灿还站着,有些奇怪

“二姐,过来坐啊……”

这下,倒是把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了黎灿身上。

她握紧书包带,有些为难。

跟这群人委以虚蛇的谈笑风生,她暂时还做不到。

“小灿是不是还有作业要做?”

钟正南含笑看着她,两个人很少有这样近距离的谈话,近到黎灿都能看清他眼角的皱纹,和那一丝隐隐的期待。

“是的,爸爸,我想上楼写作业了……”

黎灿低下头,想来他们这些人,也并不是很想让她在这里吧。

果不其然,钟正南笑意更深

“那你去吧,明年就高三了,要好好加油……”

像极了关心女儿学习成绩的好好爸爸。

黎灿心里一酸。

“是”

她点点头,正打算往二楼走。

“小灿今年高二?”

低沉磁性的嗓音,顾洺憬开口问她。

仿佛两个人之间,是第一次相识。

黎灿不清楚他的意图,只得老实作答

“对,过完夏天就升高三了”

顾洺憬笑了一笑,似是随意提起

“我堂弟也是明年高三,看他原先请的辅导老师还不错,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让小灿跟我堂弟一起补习……”

一番话说得合宜又得体,关心小辈仿佛自然而然。

可黎灿晓得,他分明是别有所图。

暗戳戳地拿眼睛瞪他,谁知那人根本不看自己,跟未婚妻眼波流转。

小泽傻呵呵地做“帮凶”:

“哎,二姐,你成绩那么烂,补习补习也挺好哈哈哈”

倒是钟正南发了话,“那怎么好意思麻烦,回头我帮这丫头请老师就是了……”

“爸爸,我先上去了”

黎灿不愿多停留,“姐姐、姐夫,回见”

她转身上楼,走了两步,又折回头

“爸爸,一会叫佩姨把晚饭送我房间吧,我就不下来了”

黎灿“善解人意”,知道自己不被喜欢,于是索性离得远远地。

“那怎么行”

廖兰欣做戏做全套,此刻关心黎灿

“学习也要劳逸结合,再者说了,这是你跟小泽第一次见你们姐夫,一会下来吃饭,乖”

如此盖棺定论,黎灿只好应允,“好的,谢谢……廖姨……关心”

看着黎灿的背影,顾洺憬眸色暗了一暗。

他是如何也想不到,她竟然是钟舒漫的妹妹。

如此一来。

倒是越发有趣了。

晚饭时间。

钟正南坐在主位上。

他右手侧坐着廖兰欣,左手侧是是自己的大女儿钟舒漫。

跟廖兰欣坐在一侧的,是黎灿和舒泽。

顾洺憬坐在钟舒漫身边。

如此一来,黎灿跟顾洺憬刚好坐在了对面。

黎灿飞快地撇了他一眼,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嘲笑自己是过分紧张,说不定是她自作多情,毕竟美人在怀,顾洺憬哪还有时间去关注她这样的小角色?

黎灿安安生生地吃饭,小泽在餐桌底下拿脚踢她,提示她看手机。

黎灿拿起手机,看见小泽发:姐,你知不知道那个姓顾的刚才说什么?

黎灿回他:没兴趣知道

小泽又发:他说暂时没有结婚打算,大太脸直接绿了哈哈,他们现在能同桌吃饭简直奇迹啊

黎灿看了看对面的顾洺憬,见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神色如常地谈话、吃饭,还细心地帮钟舒漫夹菜,郎情妾意的感觉简直满溢。

她又偷瞄下廖兰欣,大太虽然面上开心,但皮笑肉不笑,总归是有些勉强。

但谁让他们攀上的是顾家的公子呢。

想来结婚这回事,怕是没他们什么决定权。

黎灿回小泽:安心吃饭,别管他们

过了一会,小泽回:并不关心,就是觉得挺逗,一桌子人都在演戏,神了

黎灿也深以为然。

她转过头朝小泽吐吐舌头,两个人很有默契地笑了。

对面的顾洺憬敏锐地捕捉到黎灿的表情。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笑意。

钟家的二女儿?

可她告诉他,她叫做黎灿呢……

顾洺憬临时起意,用鞋子去贴黎灿的脚踝。

黎灿误以为是小泽,用眼神传达:你干嘛。

小泽莫名其妙,小声说,“傻灿,我可没碰你……”

黎灿奇怪,刚一抬头,便看到顾洺憬要笑不笑的看着她,然后飞快地眨了下眼睛。

道貌岸然。

真想一巴掌呼在那张脸上。

钟舒泽不清楚这边的剑拨弩张,傻兮兮地问黎灿

“二姐,你眼睛瞪那么大干嘛,要吃人啊?”

一句话,自然又引来注视。

“我……刚想到了一道题的答案”

黎灿摆出纯良的样子

“我想得太入神了……”

钟父终于肯正眼看她

“小灿,不如明天帮你请个补习老师吧……”

黎灿刚喝了一口水,听钟父这么说,直接被呛到:

“不用不用,我自己会调节好的”

她在这个家从来是任由生死,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父亲竟然开始关心她的学习,她何止是意外,简直是惊吓。

“不必过度紧张”

顾洺憬适时搭话,“高考事小,身体事大”

他用的是长辈的口吻,体贴关心,都是正常。

“谢谢姐夫关心”

黎灿挤出一丝笑意,顺便提醒他,两个人身份有差。

一顿饭吃下来,黎灿觉得比搬砖都累。

顾洺憬晚上留宿在此,睡在客房。

黎灿特意去瞧了位置,离她的房间足有十米远,于是放心睡觉。

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晚上吃太少,这会已经是饥肠辘辘,想到还有一整夜,怕是撑不下去,于是偷偷打开房门,跑到楼下厨房翻东西吃。

这会儿已近深夜。

四下静悄无声。

黎灿脚步轻轻,在冰箱里翻出一盒鱼罐头,立刻大快朵颐起来。

如果你正好深夜未眠,将会有幸看到这样的场面:

十六岁的少女,长发散落,蜿蜒缠绕在凝脂般的肩膀上,身影亭亭玉立,是盛开在黑夜里不胜凉风的水莲,却又比水莲多了几分迷幻。

她身上穿着睡裙,白纱轻如蝉翼,罩在莹润的肌肤上,朦胧、搅人心动。

她吃完鱼罐头,一双含俏的眼睛眯起来,不过瘾的用舔了下手指,仿佛上面还残留着鱼罐头的美味。

她大概从未料到,这样一幅春光乍泄的画面,会被他人窥探了去。

顾洺憬离开钟舒漫房间的时候,偏巧看到一抹身影偷偷摸摸地跑下楼。

他跟上去,想一探究竟。

却不料竟是一直偷吃的小馋猫。

看了半晌,他错觉自己是夜半痴等狐仙的书生,而那光源处正坐着的,就是诱他犯罪的小狐仙。

于是施施然走上前去,语带笑意,“逮到你了”

黎灿正再接再厉打开了一包薯片。

一只手握着袋子,一只手捏着薯片往嘴里塞。

被顾洺憬一句话吓在当场。

她跟顾洺憬大眼对小眼

“你……”

“我怎么?”

顾洺憬一口咬掉她手里的薯片

“非常美味”

他一语双关。

黎灿听懂他话里的暗示,“喂,这是我家!”

言下之意是,要他不要太放肆。

谁知顾洺憬却打横将她抱起来,“不如去你房间慢慢谈?”

黎灿慌了,用手去推他,“你放开我”

可男人臂膀坚硬,又怎么推得开。

她被禁锢在他的臂弯内,身体和他的胸膛相贴,连睡衣都仿佛变得滚烫。

黑暗中黎灿胡乱推搡,却不注意散了顾洺憬的睡袍腰带,露出精壮的胸膛,只摸了一下,黎灿便慌忙缩回手。

“你怎么不穿衣服”

她隐隐发恼。

他头在她上方,此刻低下头来看她,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说不出的暧昧

他缓缓开口,“我刚刚sex过,这个理由合理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