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A+ A-

黎灿想到他跟钟舒漫的那层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难过。

暗夜里,他这样抱着她,两个人亲密如斯,可是,她跟他,却注定不应该有任何多余的关系。

黎灿依然在挣扎

“你别这样,会被人看到……”

温香软玉在怀,轻薄的睡衣勾勒出她尚在发育的身体,不盈一握的腰身,双腿纤细,挂在他臂弯里。

顾洺憬提醒她,“大家都在睡觉……”

轻笑一声,“当然,如果你想吵醒他们,我没意见……”

经顾洺憬这么一说,黎灿立刻便闭上了嘴巴。

他是顾家的少爷,哪怕做的事再见不得人,都不会有人追究。

可她不同,她是湖面上的浮萍,随时都能被风吹散。

在这里,她没人帮衬,也无可依靠,虽不至于战战兢兢,但每一步都是荆棘。

如果……

如果让钟家的人知道……

那么……她怕是要活不过今晚吧。

黎灿这么想着,不觉悲从中来。

“你到底要干嘛……”

她单薄的小嗓子已隐隐有了哽咽

“你猜我想干嘛”

男人如同鬼魅,抱着她往楼上走。

旋转楼梯上铺着厚重的地毯,脚步悄无声影,“嘘……”

他压低声线,“告诉我,哪个是你房间……”

黎灿只觉心如擂鼓。

既惶恐又害怕。

她无法预料接下来等待着她的将是什么。

此时此刻。

只肯缩在他怀里,噤若寒蝉。

顾洺憬的声音,通过胸腔的振动传达给她,她伸出手,无望地指着自己的房门。

顾洺憬满意地在黎灿额头落下一吻

“乖女孩……”

他转动房门把手,抱着黎灿走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打开灯,霎时间清明许多。

这是一间侵染着主人生活气息的房间。

桌面上摆着一排的玩偶手办。

墙上贴着各式各样的照片,粗粗看过去,有人像,有静物,更多的还是各种小动物。

顾洺憬将黎灿一把丢在床上,然后欺身压了上去。

黎灿陷在软塌塌的床垫中,被顾洺憬压得动弹不得

她一双眼睛锐利地跟顾洺憬对视

“姐夫,我姐知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深夜闯进别人房间?”

顾洺憬按住她一双乱动的手,“那你知不知道,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他俯下身,准确地擒住她的唇瓣,辗转、研磨,对比黎灿的反抗,他却极有耐心,两唇相贴,去体味她的每一处甜美。

一个漫长到窒息的吻。

他终于肯放开。

“早在今天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想——”

“把你吻到死去活来”

黎灿自嘲一般地扯了扯嘴角

“现在满意了”

她并非草木皆兵。

只是他眼里的侵略,再明显不过。

黎灿咬咬牙,拼命把眼眶里的热流逼回去

“为什么是我?”

她不明白,明明有大把的女人愿意主动往上贴,他完全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则去。

可为什么偏偏,他会盯上她?

“为什么?”顾洺憬似乎听到什么笑话

“没有为什么”,他不在意地耸耸肩

“有可能是我太无聊,有可能……是你太诱人”

戏謔的一句话,最后一个字几乎是擦着她唇角说出来的,温热而美好的触感。

顾洺憬看到她因愤怒而瞪大的双眼,就连唇角都不自觉的抿起。

黎灿的气愤和难过不言而喻。

他们本就应该是两条平行线,可是该死的,为什么老天会让他们一次次相遇?

然后又赐予他们这样的身份?

“放过我好不好?”

她放低姿态,希冀他良心发现。

顾洺憬摇摇头,“跟你在一起,有趣得紧……”

他亲昵地抚摸她的脸颊

“与其要我放过你,不如你先告诉我,为什么骗我……”

他眸色幽深,如深潭,引人跌堕。

“我……”

黎灿不知从何说起

“我没想过骗你……”

顾洺憬哼笑一声,盯紧她,“你早就认识我”

不是疑问句,而是言之凿凿地肯定。

“是”

黎灿坦然点头。

“所以……把我骗的团团转,这就是你所谓的没想过?”

黎灿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质问。

私心里,她的确从未想过隐瞒。

只是两个人短短的几次相遇,她一心逃离,说不出口。

难道要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你未婚妻的妹妹?

一个从未被家人介绍过的存在。

“对不起”

黎灿真诚道歉,“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顾洺憬抱臂看着她,

“那么我又怎么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不是刻意的欲擒故纵呢?”

黎灿拼命摇头否认

“我没有……”

“没有?”

顾洺憬用一根手指轻佻地挑起她的下颌

“那么你现在这样子引诱我,又当何算?”

她长发缭乱,一双狐狸样的眼睛,眼睑下一枚小小的泪痣,妖艳欲滴,红唇微启,似乎在等待着他的采撷。

他倾身上前,将黎灿抱起,两个人四目相对,极亲密的姿态。

轻啄唇瓣,“不妨让我猜测,你之前所有的抗拒,都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

情场上的事他经历太多,单他“顾洺憬”三个字,就值得待价而沽。

她明明认得他,却不说破,若不是存心勾引,那便是……她真的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但不管怎样,她都已经成功地吸引了他的兴趣。

他想要的,便没有得不到。

至于她的想法,目前暂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黎灿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巨大的混沌中,左右无门,逃脱无路。

对于顾洺憬的指责,她只觉得累。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开心就好”

她笑起来,笑意越漾越烈

“接下来呢,坐实我勾引你,然后上床?”

脑袋从未像现在如此清晰。

他说了那么多,不过是,要把他的巧取豪夺,变得顺理成章。

黎灿笑着,可笑意却未达眼底。

她像是周身竖起了刺的刺猬,对危险的感知,从未如此强烈。

“不如这样如何,你做完你想做的,然后从此,两不相干”

如果有些事是注定,那么她妥协可好?

“别紧张,小姑娘……”

顾洺憬抚摸着她略微颤抖的背脊

“我没那么想……”

她眉眼精致,跟钟正南只有三分相像,应该是大部分遗传了母亲,眼眸狭长,凭空多了几分妖冶,比起钟舒漫的柔美婉约,她这样的长相,倒是显得有几分跋扈的艳丽。

他初次见她,一张泫然欲泣的小脸,满是稚嫩,天真无邪,却又性感魅惑,是纳博科夫笔下,那个散发着禁忌欲望的气息的小妖精洛丽塔。

那时候他想,她可是上天赠予他的礼物?

他们拥有26小时的记忆,然后,他遍寻不到她的踪迹。

再见的时候……他并不是很确定,正在发育的小姑娘,亭亭玉立,不过两年时间,便已有脱胎换骨之感。

只有那双眼睛,那样别致,吊起来看人的模样,动人心魄。

逼出她的惶恐,不是他的本意。

他不过是想知道,为什么要躲着他?

是他不够好——还是,她,真的那么讨厌他?

但无论是哪种结果,都够他头疼良久。

黎灿感受到他的晃神,趁机逃离他的束缚,从他身上滑下来,理了理身上的睡裙,

“如果你没那么想,就请你离开”

她下了逐客令,“已经很晚了”

顾洺憬坐在床上看她,“不如我们谈谈条件?”

“没什么好谈的”

黎灿语调强硬,“你是我姐夫,现在是,今后也会是!”

她在提醒他,两个人的身份,如果他还想娶钟舒漫,那么跟她之间,就不应该有任何可能。

“黎灿……”顾洺憬缓缓吐出她的名字

“你爸爸姓钟,告诉我,你为什么叫黎灿?”

黎灿皱紧眉头,“你想说什么?”

顾洺憬欺身上前,惊得黎灿往后退

“或许我是来拯救你的呢?”

拯救?

她黎灿,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拯救。

“我过的很好,顾少爷别弄错了,我们家父慈子孝,至于名字……根本代表不了什么”

他本来并不那么敢确定。

从他在顾家见到她的第一面,他就觉察出她的不开心。

他本来以为,黎灿的不开心,是因为他。

但并不是,她看向自己父亲的时候,竟然毫无感情可言。

那一声爸爸,听起来甚至还有几分讽刺。

他只是在猜,她在这个家并没有表现的那么融洽。

现在她急于否认,更让他肯定,她的不如意。

他握起她垂在身侧的手,才发现虎口处已被她自己掐的淤青一片。

“放轻松……”

尽量把语气放柔和,如同哄诱

“我没那么坏”

黎灿眼泪突然间倾泻而下。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将她温柔以待。

救她于微时。

他说她,傻孩子。

她记得他,一直都记得。

可命运却跟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她第一次那么讨厌自己的姐姐。

那个姐姐,自小娇生惯养,父疼母爱,她唾手可得的,却是黎灿的无法奢望。

姐姐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父亲要她待在楼上不要下来,可她趴在窗户边,却偏偏看到姐姐与男朋友的温情缠绵。

她不是不敢认他,她只是怕。

于是步步逃离,却也步步迟疑。

可他这样欺负她,几乎要断了她所有的念想。

没关系啊,她是黎灿。

是无论任何风雨,都吹不倒的杂草黎灿。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