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对你,当然上瘾
A+ A-

深夜面对黎灿的哭泣,顾洺憬有些手足无措。

他不是没有面对过女人的眼泪。

基本上作秀的成份居多,几多真情,几多假意。

他足够漠然,于是得以应付一切。

可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哭泣无声,上面的小齿咬紧嘴唇,看得出来她想把眼泪尽力地逼回去,却越来越汹涌。

或许是他太过分,惹得她伤心难过。

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无法掌控,像是脱离了预定航道的船只,这样陌生的感觉,让他隐隐有些焦躁。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

他拿出纸巾温柔地帮她擦拭眼泪

“乖,别哭……”

他用手安抚她的背脊,耐心哄她,“你不哭,我就走,好不好……”

黎灿仍然在抽噎,听他这么说,“真的?”

“嗯”,顾洺憬点头

“那好……”

黎灿用小手擦了一把眼泪

“我,我,不哭,了……你,走,走吧”

她止不住抽噎,心乱如麻。

此时此刻,只想一个人待会。

“乖”,顾洺憬摸摸她的头,他目光中流露出疼惜,

“好好睡一觉”

他看着她躺会被窝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单薄的眼皮因为哭泣微微肿胀。

他叹一口气,这样的情形,实非他所愿。

“再见”

他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转身离开。

关门之前,听到她躲在被窝里,小声地说了声,“再见”。

嘴角扬起来。

小姑娘。

黎灿躺在床上,却是辗转难眠。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出乎她的意料。

自己的姐夫……跟自己……

怎么可能呢?

她从不敢做痴心妄想的事。

可顾洺憬一再的纠缠,让她无力招架。

睁着眼睛,无意识地望向天花板。

神啊,请告诉我,怎么办好吗?

早上起床,睁眼已经八点钟。

家里佣人过来敲黎灿房间的门,

“二小姐,老爷叫你下去吃饭”

“哦,好,我知道了”

黎灿从床上爬起来。

镜子中映照出的自己:面庞苍白,眼睛虽未肿起来,但乌青的下眼睑,似乎在说明,漫长夜晚,并不安宁。

用手指掐了掐脸颊,勉强出来几分红晕,满意地笑了笑,却发现锁骨上方一枚红点。

黎灿摸上去,她想起昨晚的迷乱,男人掺杂着玉望的深吻,还有她的痛哭流涕。

“啊……”

挫败地倒在床上长叹一声。

她要怎么样面对顾洺憬?

佣人又过来敲她门

“二小姐,大家都已经到齐了,老爷要你快一点……”

“好,我马上”

黎灿来不及思索,急匆匆地套上件衬衫,以期遮掩痕迹,下面搭了牛仔裙,头发随意地挽了一圈,洗漱完便往楼下跑。

大家都在。

“爸爸,廖姨,姐姐,姐夫,小泽……大家早”

黎灿问候完,得到钟父的应允,在餐桌前坐下来。

依然是昨晚的原位,她跟顾洺憬隔桌对立。

顾洺憬不知道说了点什么,引得钟舒漫笑着打他撒娇

“你坏……”

顾洺憬漫不经心地一笑。

黎灿见他目光朝这边,于是赶紧低下头,认真地往面包上涂果酱。

舒泽眯着眼打哈欠,“二姐你怎么比我还慢……”

“我昨天晚上复习的太晚了”

黎灿找借口。

对面的顾洺憬朝她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要注意身体才好”

黎灿装出乖巧的样子

“谢谢姐夫关心”

她心存腹议。

要不是因为他,才不会这么狼狈。

一顿饭吃的波澜不惊。

饭后黎灿借口要去同学家。

却没料到顾洺憬也说自己要有事先走。

“正好,我送你吧,小灿”

顾洺憬一副热心肠的模样。

“不用了,姐夫你忙……”

谁知道钟舒漫却出来说话

“小灿,你自己出门我们也不放心,就让洺憬送你吧”

黎灿有苦不能言,“那谢谢姐夫了”

车驶出钟家大门,顾洺憬笑着看黎灿

“小白兔又落到大灰狼手里了,怎么办?”

黎灿无力跟他对抗

“红烧或者爆炒可能会好吃点”

在她眼里,似乎已经逃不过“被吃”的命运。

顾洺憬自我检讨,

“昨天晚上,是我太失礼……”

“没关系”

黎灿眼也不抬,轻而易举地原谅他

“我这人健忘”

她这样消极的态度,倒是出乎顾洺憬意料。

他以为她仍会抗拒、紧张,或者跟他针锋相对也好。

但这样子“随波逐流”,分明有种任他搓圆揉扁的破罐子破摔。

黎灿在车上打电话

“郑文也,你别去接我了,咱们新街口汇合吧”

那边似乎说了许多,黎灿不耐烦

“你再这样我可不去了”

挂了电话。

顾洺憬问她,“朋友”

黎灿笑意满满,“男朋友”

她在试探他的底线。

想知道他对她,是一时兴起,还是其他。

“那很好”

顾洺憬嘴角扬起来,

“你知不知道……”

他突然凑近,

“偷情的感觉,非常好……”

他不是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子,还没蠢到因为她一句话,就要吃醋的地步。

黎灿撅起嘴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顾洺憬无所谓

“在你面前,我可以没有脸”

黎灿突然来了兴趣

“喂,我问你,你对每一个女人——都这么——”

她想不出怎么形容

“急切吗?”

顾洺憬挑一挑眉

“你当我是菩萨,要佛光普照吗?”

谁知黎灿竟真的点点头

“你这么随意,难道不是雨露均沾”

本来就是嘛。

他谁都不招。

偏偏惹上自己未婚妻的妹妹。

不是没有下限是什么。

“如果我知道是你,我不会选择舒漫……”

顾洺憬正色道

黎灿呆呆地望着他。

她以前想过。

如果他知道她。

如果他知道是她。

她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问出来

“你会娶她吗?”

顾洺憬点点头。

“当然,我不干蠢事”

一句话,黎灿如坠冰窖。

原本心里有了点火苗,却一夕大雪,希望全无。

顾家跟钟家的联姻,是锦上添的花。

他说,他不干蠢事。

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他对她,不过就是玩玩而已。

黎灿很想问,那我呢?

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或许她于顾洺憬而言,只是人生的一小段调剂,是无足轻重的小插曲。

其实不必再问。

她没必要自取其辱。

黎灿故作轻松地吹一声口哨

“那我祝姐夫跟我姐早日成婚,早生贵子”

“那么想我结婚?”

“对啊”

黎灿转过头跟他对视。

心里告诉自己,黎灿,你不能软弱,不能哭。

顾洺憬食指在方向盘上轻点。

黎灿不知道,这是他想发怒的前兆。

他眸色幽深,散发着丝丝冷意

“放心,哪怕我结婚了,也不会放过你……”

他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让黎灿不寒而栗

“亲爱的……妻妹”

黎灿不怕死

“我等着”

放狠话嘛,谁不会啊?

顾洺憬突然将车停在路边。

他轻易地用手扼住黎灿的下颌,迫使她看着他

“小女孩不够乖,真叫人……不爽”

力道不大,却足以让黎灿心惊肉跳。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那种一直以来的温雅和漫不经心变成了真正的冷然。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寻梭,强大而逼迫的气息让黎灿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来,你先告诉我,刚刚打电话那个,究竟是不是你男朋友……”

黎灿张张嘴,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又摇摇头。

她终于承认,自己害怕这个男人。

虽然这个男人总在笑,可他的笑容中带着不近情理的霸道,她在他眼里看到的只有玉望,直觉上就不应该招惹他。

“是吗?”,顾洺憬眉头挑起来,显然是不相信

黎灿觉得自己的牙齿在打颤,她后悔了,后悔跟他顶撞

“你到底想干嘛”

他轻哧一声,“我想干嘛,你还不知道吗?”

他的笑意越发的佞妄,黎灿可以很清楚的在他的瞳仁里看到茫然无措的自己。

她在电光火石之间明白过来他的意图。

“对不起,我下车”

黎灿迅速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的手被他迅速的抓住,他半边身子侧过来,眸色却越发的晦暗,他用另一只手迅速解下自己的安全带,以便探出身子将黎灿擎制在座椅上。

“混蛋,你放开……”

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他缄封在口中

“唔..”

黎灿几乎有种自己要被他拆穿入腹的错觉,顾洺憬的吻热烈而霸道,箍得她喘不上来气。

如此近的距离,两人气息交织,男人在用一种讥讽的眼神看着自己,他瞳仁里倒映着那个挣扎不得,可笑的自己。

黎灿心灰意冷,她的自尊早被他踩在脚下,不然她此刻也不会落得如此困境。

我为鱼肉,他人刀俎。

她放弃了挣扎,甚至有些刻意的迎合他的动作。

感受到小姑娘的安静,顾洺憬停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怎么,这么快就学会欲拒还迎了?”

尽管身处泥沼,他语气里的嘲讽仍是让黎灿不由自主的顶回去,模仿他的口气,

“怎么,堂堂顾家的少爷,也要犯罪了不成?”

顾洺憬看着眼前女子扬起眉毛的挑衅,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按动按钮,座椅很快就放平了下去。

他长身欺上,“你撩我?”

“昨天晚上不尽兴,这次,我一定让你好好感受……”

男人脸上的表情是一贯的轻描淡写,他将黎灿手臂反折过头顶,慢斯条理去亲吻她的唇瓣,

“我对你……当然上瘾……”

黎灿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洺憬,车里的冷气很足,男人动作缓慢,眼睛注视着她,这让黎灿觉得有如行刑。

她觉得难堪,却被压制的动弹不得。

车厢里安静如死,只听得衣料的厮磨声。

男人身上的西装丝滑,擦在她的肌肤上,很快就泛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小点。

黎灿眼里很不争气地泛起热气,她16岁,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可以把控一切。

可遇上顾洺憬她才知道,之前的自己到底有多么可笑。

“你哭什么”,

顾洺憬停下动作,他身上西装革履,连发型都一丝不苟,跟黎灿此刻的混乱形成强烈的对比。

“你说我哭什么”

钟宁吸了吸鼻子,连声音里都带了些许哽咽

“我如果是钟舒漫,你会这么对她吗”

“你就是从一开始就低看了我”

顾洺憬头疼,真是个爱哭的孩子。

他不过是想吓一吓她。

皱着眉看着女孩。

黎灿胸口起伏,竟然还能扯出一丝笑,

“怎么,没见人哭过啊”

她笑意更深,“罪犯难不成还有心软的时候?”

语气随意而轻薄,仿佛自己根本没有身陷险境。

顾洺憬叹一口气,“你赢了”

他的确是,没有再继续下去的意思。

他可以把她的自尊踩在脚下,可他并不愿那么做。

更何况是她口口声声强调他在用强的。

黎灿脸上犹有泪痕,头发散乱,唇色嫣红。

她就那么躺在那里,用手覆在额头上,然后坐起来,

“抱歉,没让你得逞”

顾洺憬目光深邃,接她的话,“不急,来日方长……”

黎灿歪着头看他,“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她知道顾洺憬没在跟她说笑。

可她自己,总得找到台阶下。

顾洺憬看着她

“你还没跟我说,刚刚那个,是不是你男朋友……”

“不是”

黎灿服软,“只是同学而已”

“别去见他”

顾洺憬薄唇轻吐,“我跟你约会如何?”

“我不要”

黎灿不假思索的拒绝

“放心……除非你惹怒我,否则……我不会碰你”

“那也不要”

放羊小孩的故事她听过太多次,才不会这么轻易相信。

“嗯?”

顾洺憬饱含深意地看着她

“这么不听话?”

黎灿眼见躲不过,只好妥协

“我知道了”

她给郑文也打电话

“喂,郑文也,不好意思啊,我不能过去了,我那个来了,肚子痛……”

郑文也在那头絮絮叨叨,问她是不是生病了,黎灿否认,又问她是不是受欺负,黎灿再次否认,想了二十几种理由,终于相信她是单纯的痛经。

“那你好好休息,有机会,我去看你……”

“不用不用”,黎灿赶紧拒绝

“那就这样吧,再见哈~”

挂了电话,黎灿长吁一口气。

顾洺憬盯着她笑,“很长情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