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要是狗,早咬死你了
A+ A-

黎灿知道顾洺憬在讽刺她。

于是不敢再多说话。

吃一堑,长一智。

这个觉悟她还是有的。

“我们去哪?”

黎灿问他。

“你想去哪”

顾洺憬征求她的意见。

“我想去动物园”

她眼巴巴地看着他

“去年动物园大熊猫生了小崽,我到现在还没去看过……”

顾洺憬哭笑不得

“你多大了?”

黎灿眨眨眼,朝他撒娇

“可我想去呀……”

其实如果顾洺憬没有来,她原本的计划就是去动物园。

如果他非要跟她绑在一起。

那么……他总该顺从她一次吧?

女孩还有点小奶音,撒起娇来软软糯糯,他没法拒绝,只好同意。

黎灿的兴奋溢于言表

“谢谢你啦”

眼睛里似有星光闪烁。

这样容易满足的女孩。

黎灿昨晚几乎一夜未眠,此刻脑袋昏昏沉沉,

“到动物园还要很远吧……我想睡觉,你一会叫我吧”

她打了个哈欠,便睡了过去。

车内封闭的环境里,顾洺憬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女孩轻巧的鼻息,她半边侧脸露在光亮中,在初升的阳光中显示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光泽。

黎灿是典型的南方女子,五官玲珑精致,偏一双眉眼生得十足媚态,笑起来显得放肆而张扬。

不容辩驳,她是漂亮的,但在漂亮之余,她胆大妄为,却也知情识趣。

要拒绝便拒绝彻底,可一旦落了下风,又懂得迂回婉转。

不轻易妥协,却也不执着。

到底是怎样的境况造就了这样的可人儿?

她在钟家并不受宠,跟钟舒漫交往这么久,他从来都没听她提起过,自己的妹妹。

虽然早就知道,钟正南还有非正室所出的两个孩子。

但钟家不提,他便也不会主动过问。

常年处在名利场上,顾洺憬不会看不出来,钟家做给他看的“这场戏”。

但他欣然奉陪,不过是因为,彼此之间,都要给足“面子”。

可黎灿不懂,她不知道婚姻于他而言,只是一场交易。

没有什么利益牵扯,比一场婚姻来得更加稳固。

他从小便被父亲教育,要担得起责任。

他是未来顾氏的继承人。

这样的身份,注定了他要将身家性命排在首位。

甚至身家,比性命还要尊贵。

那些情爱在他面前,都不过是消遣之物,连锦上添花都算不得,又何谈矢志不渝。

至于黎灿。

毫无疑问。

他对她非常有兴趣。

但也仅止于兴趣。

他清楚地很,她跟他之间,无关大局。

可是这又怎样?

他已经如此寂寞,顺从自己的心,去逗一逗她,难道不好吗?

她的身世、境况以及种种,都让他不由自主想去探寻。

他毫不怀疑,这女孩对影自怜的背后,一定是隐藏着什么秘密。

天使落难在人间?

顾洺憬被她吸引着,甚至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始这场游戏。

黎灿醒来的时候,车刚开出隧道。

她一双眼眸迷蒙着,轻着声音问,

“到了吗?”

“快了”

顾洺憬宠溺地看了她一眼

“要醒醒了”

“嗯”,她半睡半醒地点点头

肿怔了好一会,才算真的醒了过来。

已经能够看到动物园的大门,黎灿迫不及待

“要到了”

顾洺憬找地方停车,黎灿等不及,先下车排队。

她个子低,为了让顾洺憬看到,在人群里一跳一跳

“我在这呢”

顾洺憬走过去,笑她,“很显眼”

黎灿知道他在揶揄自己的身高,气鼓鼓地一张脸

“我还在长个呢”

她抬头望着顾洺憬,自己只够得到他胸口。

黎灿撇撇嘴。

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高个变态。

两个人坐着电瓶车直奔熊猫馆。

这里向来是整个动物园人气最旺的地方。

憨态可掬的黑白国宝,吸引了大量的人流。

多是家长带着四、五岁的孩童,要么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

像他们这样,成熟的男人和未成年少女的组合,还真不多见。

黎灿进门就买了熊猫发箍戴在头上,又买了熊猫气球绑在手腕上。

她顾不得顾洺憬,自己一个人往人群里挤。

玻璃窗围起来的熊猫内馆,两只快一岁大的熊猫幼崽依偎在母亲身边,在木架上趴趴停停,偶尔互相怼架。

黎灿拿着手机拍照,又自言自语

“美美,贤贤,姐姐来看你们咯……”

旁边有年龄稍长的女孩问她,“你认识他们啊?”

“对啊”,黎灿向她科普,

“眼圈大一点的是姐姐美美,眼圈小一点的是弟弟贤贤”

“我来看他们好多次,都没分出来……”

“其实仔细看都是不一样的”

黎灿遇到同样喜欢大熊猫的路人小姐姐,热情高涨

“你看美美的肩带,是特别不正经的v字形,但贤贤就不一样,肩带很宽,一看就是个酷酷的boy~”

两个人相谈甚欢。

小姐姐叫姚滢心,两个人互换了微信,约定下个月一同来给双胞胎美美和贤贤过生日。

不知不觉,已经看了半小时有余。

美美和贤贤进食完毕,跟着妈妈躺在木架子上睡大觉。

人群渐渐散了开。

黎灿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顾洺憬没有跟着她。

她转过头,看到顾洺憬百无聊赖地在翻着手机。

顾家的大少爷,如此有腔调的男人,被她带到动物园这样的地方,还要一个人无聊的玩手机。

黎灿有些不好意思,走过去

“我看完了……”

她吐吐舌头,“对不起啊,把你给忘了……”

顾洺憬脸色不太好,“你开心就好……”

他是真的没想到,竟然有黎灿这样,痴迷于看熊猫的人。

姚滢心也走了过来。

看到顾洺憬,眼里流露出惊艳的神色。

她故意问黎灿,“小灿,这位是……”

顾洺憬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眼里有着不掩饰的热望,是那种他最讨厌的气息。

“啊……他是我……”

黎灿话还没说完,便被顾洺憬揽进怀里

“我是她男朋友”

言简意赅。

“喂,你……”

黎灿不乐意。

顾洺憬用眼神示意她别说话。

“这样啊……”

姚滢心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

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热络的表情

“你男朋友真好,肯陪你来看熊猫”

她意有所指

“不像我,单身狗一个……”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洺憬,赤裸裸地勾引。

黎灿却看不出来,反而很真诚的安慰她

“不会啊,姚姐姐你这么漂亮,一定会遇到很好很好的男朋友……”

顾洺憬心里暗叹。

原以为小姑娘聪明伶俐。

却不知道她在这种事情上,傻成这个样子。

跟姚滢心告别,两个人准备离开。

黎灿滔滔不绝地夸着姚滢心,

“我跟你讲,姚姐姐超级好哎……”

“她还送了我一枚熊猫徽章”

黎灿献宝一般拿出来给顾洺憬看

“我们约了下次一起来给熊猫宝宝过生日……”

顾洺憬终于绷不住,

“黎灿,你没有发现……刚刚那个女人,一直在看我吗?”

黎灿想了半晌,觉得莫名其妙

“没有啊,姚姐姐一直在跟我说话好不好……”

“她勾引我”

黎灿没注意到,临走前,姚滢心用小指偷偷地勾了他的手。

黎灿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自恋狂吧?”

她小鼻子皱起来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你顾六少爷好不好?”

“算了,走吧”

顾洺憬不愿跟她争论

中午吃饭,黎灿依然在说着熊猫。

“不如,认养一只给你?”

顾洺憬提议

“啊……不用不用”

黎灿惶恐,“认养要好多钱的”

现在两人的关系,尽管牵扯不清,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逾矩。

如果,真的牵扯上什么金钱上的东西,那才真的没办法逃脱。

她没那么傻,不会因为他对她好,就理智全无地陷进去。

妈妈那时候跟她说,乖囡,男人,你图他帅,或者图他的钱,都是看得到摸得着的东西,最怕的,便是你图他对你好,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顾洺憬看穿她的想法,

“你怕因此跟我纠缠不清?”

黎灿闷头吃饭,没有吭声。

既然知道了,还问她干嘛。

顾洺憬突然间意兴阑珊,

“吃完饭,你走吧”

黎灿有些意外,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他,又或者哪里做的不对。

她是他手里的一只小蚂蚁,爬不出他的五指山,索性窝在手心里不动弹。

“哦”

黎灿没问缘由。

他们这种少爷,阴晴不定,她又用不着讨他欢心,管他心情如何。

他要她走,她便麻溜地滚开就好。

“很开心?”

顾洺憬眼眸深沉,半掀着眼皮看她

“不打算笑一下?”

黎灿猜不透他的心思,

“你说怎样就是怎样咯”

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平日在家找茬找惯了,她都这样低姿态了,他怎么还这么多不满意。

“我反悔了”

顾洺憬复又说到,“下午陪我加班好不好”

黎灿只觉得一股无名火在心里面翻腾。

她忍了又忍,忍不住,终于爆发:

“顾洺憬,你傻x啊,是你要我滚的,现在又说不要,你真当自己是皇帝?”

她喘口气,

“我又不是侍寝的丫鬟,凭什么要唯唯诺诺顺从你?我是人,不是宠物,你上来就这么轻薄我,不就是仗着我没人倚仗?”

黎灿越说越气

“我要是狗,早咬死你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