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在我心里,你千金不换
A+ A-

似乎自从那天过后,顾洺憬便很喜欢在微信上骚扰黎灿。

有时候跟她说些自己的事,偶尔发泄下工作上的牢骚,有时候会问她关于学习的情况,兴致来了,还会耐心地跟她讲解习题思路……

上午的语文课,黎灿昏昏欲睡。

手机震动,顾洺憬发来消息:

上着课?

黎灿回他:是啊

他很快回:上课玩手机,不乖

……

语文课太无聊,黎灿偷偷摸摸地打字:你很闲?

那边回:很闲。

黎灿撇撇嘴,打下:败家子

那边又回:放心,败不光的

过了会,黎灿没理他,他又发:

晚上去看你好不好?

黎灿问他:有事?

他回:恩,有事。

黎灿心里湍湍,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事。

临近中午,语文老师拖堂将近十分钟,终于肯放他们下课。

优优和白雪喊黎灿吃饭,

“小灿,动作快一点”

“好,马上来”

她心里想着顾洺憬要来找她这件事,有些心不在焉。

吃饭的时候,还是被优优和白雪发现了端倪。

“你怎么啦小灿”

白雪问她

“没事”

黎灿摇摇头

自己现在的这个情况,还真是不大能跟朋友说清楚。

可藏不住心事,她又忍不住问:

“你们觉得顾洺憬这个人怎么样?”

“不是你姐夫吗?”

优优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你不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吗?”

“不是啦”

黎灿扯谎,

“我那天见他,总觉得他……不像是好人……”

“你管他好人坏人”

白雪强调,

“重点是有钱,内地排名第一的黄金单身汉好不好,超抢手的”

“别激动小白”

优优嘿嘿一笑

“可惜已经被小灿她姐姐拿下了”

“不一定吧……”

白雪不认同,

“我看他就是拿小灿那个姐姐当幌子……”

“别乱讲”

黎灿想起那两个人的亲昵,

“他跟钟舒漫感情很好的……”

“逢场作戏呀傻灿”

白雪不以为然,

“我上次看杂志,他接受采访说35岁之前不考虑结婚……”

“啊?是吗?”

黎灿倒是不知道这回事。

“而且记者问,跟你姐已经订婚,为什么不给女方一个交代”

“他直接说,难道订婚不是交代吗?”

“好渣啊……”

优优感叹

“但你知道他这句话,挽救了多少灰姑娘的心吗?反正大家可都是觉得顾洺憬不会娶”

“哪本杂志?”

黎灿问她

“《Lens·人物》吧?”

“不过他都敢说出来,难道小灿你们家会不知道?”

这些事情,黎灿还真不清楚。

她是钟家的边缘人物,连家里的佣人可能都比她知道的多。

也难怪。

廖兰欣要那么殷切地让顾洺憬留宿。

毕竟她女儿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顾家的门。

可得好好扒住、抓牢。

黎灿无意关心这些有钱人的利益牵连。

却偏偏被顾洺憬扯了进来。

叹一口气。

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白莲花,在钟家待的时间久了,又怎么可能出淤泥而不染。

索性听天由命。

走一步看一步。

晚上八点。

黎灿借口头痛,顺利从晚自习溜走。

趁着夜色一路小跑,到地方已经累的气喘嘘嘘。

顾洺憬站在门口等她。

见她大汗淋漓着一张脸,拿出纸巾帮她擦汗

“你急什么”

黎灿吐吐舌头,“怕你等时间长了嘛”

顾洺憬自称是黎灿哥哥,带着黎灿出了校门。

他转过头看她,

“吃饭了吗?”

“吃过了”

黎灿用手扇风,“我们六点半就下课了”

顾洺憬把车里的空调又开大些

他下午跟风投部的同事开会,结束之后又看了最近一周的报表,忙到没时间吃饭。

“陪我吃点东西吧,附近有家丽轩,你也可以再吃点”

丽轩,是京岚市南国风味最浓的高端餐饮品牌。

以浓油赤酱、咸甜得宜而出名。

上次在顾洺憬家里,黎灿因为杭椒牛柳被辣的一直灌白开水。

他便记得,黎灿不能吃辣。

经理见是顾洺憬,殷切地帮忙安排了二楼的包间。

点完菜,包厢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黎灿看他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

“很累?”

顾洺憬没说话,拉黎灿坐在他身边。

小姑娘意外地没有反抗。

“今天早上美股开市,京霆同步收购美国IA的股票,靠着散股拿下了百分之六个点”

他也不管黎灿有没有听懂,自顾自地分享着自己的喜悦

“如果京霆成功收购IA,会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地产商……”

面前的男人,说话的时候,眼里都带着光。

志得意满的神色,就像是古希腊神话中,那个从众神之王手中盗取了火种的普罗米修斯,他会带领人们走出黑暗。

黎灿光是这样看着他,都忍不住为他心潮澎湃。

这一望,饱含着太多的深意……

男人靠近她,一只手固定住她的后脑勺。

接吻似乎是水到渠成。

四目相对,黎灿听见他说

“准备好了吗,小姑娘”

然后是一个缠绵至极的深吻。

不同于之前的掠夺和挑逗,是真正的温柔以待。

少女的馨香自鼻尖传来,让顾洺憬忍不住去想象,她衣服下的胴体,会是怎样的绮丽。

许久过后。

他终于肯放开。

黎灿觉得脑袋晕晕乎乎,如浮在云端。

她不自觉地用小舌勾一圈唇角,羞怯的低下头。

潋滟的魅惑。

顾洺憬意有所指

“我饱了……”

黎灿只觉两颊通红,低着头不肯看他

“你很烦哎”

尾音小小的翘起,是小女儿家才有的娇态。

顾洺憬自觉心情大好

“我很喜欢……如此主动的你”

黎灿的心微微颤动。

她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子不对,可却不由自主,身体似乎自有意识一般,先于脑袋反应,已经开始习惯顾洺憬的接触和拥抱。

白雪说,他是排名第一的黄金单身汉。

有多少女人愿意为他前仆后继。

她一直不想、也不敢成为那样的女人。

她胆小的很,最怕万劫不复。

想明白这些,原本勾起来的唇角落下来

“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是什么事啊?”

顾洺憬敏锐地察觉到黎灿的变化,原本还娇羞怯怯的小姑娘,一瞬间就变得冷淡,他想不通原因,自动理解为女人善变。

“你姐姐找我逼婚……”

黎灿有些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说这些话是何用意,顺着问下去

“然后呢?”

“我跟她说,我最近在追一个人……”

顾洺憬别有深意的看着她

“不过我没说,那个人是你”

黎灿下意识地咬住嘴唇

“那……钟舒漫怎么说”

“她告诉我,即使结婚,她也不会干涉我……”

顾洺憬自嘲一般哼笑一声

“为了嫁进顾家,她可真是大方……”

黎灿倒不这么觉得。

钟舒漫比黎灿大六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背脊挺直,哪怕是不高兴也不见端倪,她伸出手,高傲地像只天鹅,

“你好,小灿,我是舒漫,你的姐姐”

她很少去说黎灿的不是,尽管跟她母亲一样,她把黎灿当做野种。

在黎灿的印象里,钟舒漫是骄傲的人。

她的姿态从来都是体面的。

至于如此低姿态的容忍顾洺憬。

黎灿想,大概是她爱的太卑微,爱的太无望。

所以才会妥协所有的,希望顾洺憬能够永远留在她身边。

黎灿暗下决心,自己绝不能成为钟舒漫那样的人。

趁着还未情根深种,提前拔除所有的杂草。

不爱,便不会被伤害。

“我不明白,小灿”

顾洺憬抚摸黎灿的脸颊,用手指勾过她嘴唇的弧度

“我有钱,有势,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不喜欢我?

黎灿听懂他的意思

“姓顾的,你知道自己是个渣男吗?”

“小灿,那只是各取所需……”

“我第一次听人把滥情说的这么清丽脱俗的”

各取所需?傻瓜才会信他的鬼话。

顾洺憬拦腰将黎灿抱起

“小灿……”

他看着她,坏心思涌上来

“你这张小嘴,让我再好好尝一尝,好知道它怎么这么伶牙俐齿……”

黎灿想挣脱他的怀抱,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你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

“那你去告好了”

顾洺憬离她又近了一寸

“我到时候就如实告诉法官,小阿灿是怎么勾引自己姐夫的……”

黎灿想不到他竟是如此的厚脸皮。

不想再多周旋下去,于是主动攀上他的脖子。

然后响亮地亲他一下,随即放开

“可以了吗”

“一下可不够……”

顾洺憬刻意放缓动作,手指划过她的背脊

“毕竟小灿你,这么迷人……”

黎灿感受到顾洺憬手指的热度,

“顾洺憬你听我说……”

她深吸一口气,“比我漂亮的女孩子多了去了,你为什么不选择一个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的?我相信这样的女孩一定大有人在……我脾气又差、个子又矮,按你们打分标准最多4分,我这样的,真的不应该入顾六少爷您的眼……”

“哦?”

顾洺憬还是第一次见这样诋毁自己的女孩子

“我说的都是事实”

黎灿继续劝导,“你可是天之骄子,而我只是地上的一团泥巴,我们之间,那可是云泥之差,要是让人知道我们之间有点什么,多影响你的光辉形象啊……”

顾洺憬摇摇头,用手指放在黎灿唇上,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在我心里,你千金不换……”

黎灿呆住。

然后是顾洺憬放大的脸。

“小灿,我喜欢你……”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