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
A+ A-

黎灿晚上辗转反侧。

她惊异于顾洺憬那句“喜欢”,更忘不了那个缠绵的吻。

起身下床,白雪刚从阳台打完电话回来。

“小灿?”

白雪小声问她,“怎么还没睡?我吵到你了?”

“没有,我睡不着……”

转头看看已然进入梦乡的优优,白雪示意黎灿到阳台说话。

月影皎皎,夜色正浓。

“怎么啦小灿,今天一天看你都心事重重的?”

黎灿没回答,反而问,“你刚刚……在跟谁打电话?”

“徐嘉苇”

白雪眼睛弯如明月,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他刚刚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他”

“所以……为什么呢?”

黎灿也很想知道。

白雪一直都是张扬的女生,追她的人也多,黎灿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独独喜欢徐嘉苇?

“因为……”

白雪思索一番,“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优优第一次见他?”

黎灿点点头。

她当然记得。

那天她发着高烧,徐嘉苇来学校带她去医院。

“就是那天,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竟然一下子就能分清楚我跟优优,而且,他对你那么好,那么温柔……”

白雪沉浸在回忆里,“他不管是神态还是动作,都像极了我梦想中的那个王子,就好像你做了一个美梦,但是突然一下子,你发现这个美梦是真的,王子就降临在我身边……”

黎灿不理解,“怎么会那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呢?”

她一直以为,爱情是多方面的综合体,和性格、学识、长相、身份、地位等等都有关系,那种电光火石之间的爱情,在她看来,都是不切实际。

“小灿,你可知道张爱玲有一句话,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又怎么会考虑那么多呢?”

“那……”黎灿又问,“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呢?”

为什么顾洺憬说喜欢的时候,她会那样的欣喜,又那么的酸涩?

白雪甜甜一笑,

“不见会想他,见了又会心脏乱跳,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惦念着对方,想着他是否在同样惦念着自己,便会不由自主的微笑……偶尔也会因为猜疑和误解生气,但因为这个人,又会毫无原则的选择原谅……”

黎灿想起她跟顾洺憬。

每次跟他相处,她都会心砰砰乱跳。

这也是喜欢吗?

还是只是出于畏惧?

“不过小灿”,白雪有些疑惑,“你问这些干什么”

“难道……你也恋爱了?”

“没有没有”,黎灿紧张地矢口否认

“怎么可能,我在上大学之前,是绝对不可能谈恋爱的”

“我们小灿这么好”,白雪感叹

“一定也会遇到很好很好的人……”

“小白”,黎灿认真地看着好友

“你跟小舅舅,一定也会很幸福很幸福……”

“因为小白你,值得被他用心喜欢……”

神啊,如果她注定得不到幸福的话。

那么可不可以,把她失掉的幸运,都补在好朋友身上。

白雪,优优。

你们两个,会得到神的眷顾。

我会为你们祈祷。

终于迎来五月一的假期。

钟舒泽最近迷上滑板,十几岁的年纪,每天跑去跟五六岁的孩子一起练习。

黎灿嘲他是运动白痴,他就一定要拉着黎灿去体验下滑板有多难。

这天下午。

在钟舒泽强拉硬拽之下,黎灿不得不陪他一起去练滑板。

黎灿懒得洗头,为了显得不那么邋遢戴了帽子,短t配短裤,简简单单地就准备出门。

钟舒泽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二姐你穿的这是什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送外卖……”

“快走吧,跟你在一起哪需要什么形象”

“可你站在我身边,简直像个丫鬟好吧……”

钟舒泽一贯臭美讲究。

上面穿了白色的Polo衫,下面是卡其色长裤搭运动鞋,十三岁,已经隐隐有了休闲精英范。

黎灿不以为然

“那我也是你姐姐”

两个人到了地方。

黎灿才知道这里分幼年班和青少年班。

而钟舒泽之所以跟五六岁的小朋友一起练习,不是因为玩滑板的小朋友多,而是因为,他的基础实在太差。

跟他同龄的青少年班,已经开始各种花样练习,而钟舒泽,则还只停留在勉强掌握平衡的初级阶段。

黎灿简直为这个弟弟汗颜,

“小泽,我劝你放弃吧……资质不够,努力都没办法来凑……”

钟舒泽一点也不气馁,

“二姐你知道吗,这就是我太聪明的代价,上帝帮你开了一大扇门,总要关上一两扇无伤大雅的小窗户”

黎灿一直都知道自己弟弟脸皮厚,但没想到竟然厚到这种程度,

“笨就是笨,哪那么多借口”

“二姐,要不你试试?站一边瞎bb谁不会啊,勇敢的是那些敢于尝试的人”

在钟舒泽的撺掇下,黎灿第一次学起了滑板。

带好护具,教练先让她尝试左右脚,最后确定了左脚踏板,右脚滑动的动作。

刚开始练习,第一步紧接着第二步还没滑出去,黎灿便“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

钟舒泽在一旁偷笑,“二姐我说什么来着?”

黎灿不服输的劲上来,她还就不信了,一个滑板,能有这么难。

在不断地摔跤-摔跤-摔跤的过程中,黎灿终于找到了平衡点,一个下午练下来,已经跟钟舒泽差不多是同等水平。

而舒泽也从最开始的嘲笑打击变成了敬佩

“二姐你真的好厉害……”

“那当然”

黎灿得意的仰着脑袋,“我可是少女运动天才”

帽子早八百年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头发乌七八糟的散了开,尽管戴了护具,膝盖和手肘也因为摩擦而泛着红。

跟钟舒泽站在一起,还真有点他的丫鬟。

“我去整理下头发,美少女的头衔才不能拱手让人”

没有梳子,只好用手随意的抓几下,将头发挽成马尾。

虽然也没有好很多,但起码……没刚才那么邋遢。

黎灿回到练习室。

钟舒泽跟她说,“二姐,我刚接了大姐的电话,她说要来找我们吃饭”

钟舒漫跟她母亲一样,一直都不喜欢他们两个。

现在主动找他们吃饭,也不知道是何居心。

“她怎么想起来找我们吃饭了?”

“她说跟姐夫就在附近逛街”

钟舒泽假模假样的思考,

“说不定她是想在姐夫面前树立什么贤妻良母的人设吧?”

顾洺憬?

不会这么巧吧……

黎灿第一想法是快点闪人。

“那你跟他们吃吧,我才不想看到他们”

“别呀二姐”,钟舒泽拉住黎灿

“我都跟她说好了的,你走了,我一个人当电灯泡多没意思啊”

黎灿被舒泽苦兮兮的表情逗笑

“那我们两个电灯泡就有意思了啊?”

钟舒泽嘿嘿一笑,

“有我们两个在,谁是谁的电灯泡还不一定呢,毕竟咱俩才是神仙姐弟,其他的都是山精妖怪”

“你怎么不说人家是神仙眷侣,咱俩才是妖怪姐弟”

“呸呸呸”,钟舒泽不乐意

“二姐没见过你这么损自己的啊”

事情已成定局。

黎灿跟舒泽两个人坐在门口等。

可左等右等,仍是不见人影。

黎灿提议,“小泽,要么我们再去玩会吧?”

于是两个人又借了滑板,刚好门口几个小学生在练习,他们两个也加入进去,玩的不亦乐乎。

顾洺憬牵着钟舒漫的手走过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黎灿的身影。

小姑娘带着顶棒球帽,撑在滑板上帅气地腾空转半个圈,在阳光的阴影下,显得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

“小泽,小灿”

钟舒漫喊两个人的名字。

黎灿跟舒泽听见有人叫,便依依不舍地放在滑板。

有个约莫六岁的小男孩抱着黎灿大腿,

“姐姐,你明天还来吗?”

黎灿朝他一笑,“来啊”

小男孩如同吃到糖果一般欣喜,“那我明天也来,在这里等你”

此情此景。

钟舒泽忍不住笑出声,“二姐,没想到你魅力这么大,六岁的都不放过……”

黎灿作势去打他,“你要死啊,小泽”

两个人走过来,恭恭敬敬叫了声,“姐姐,姐夫”

黎灿打了个哈欠,谁知道似乎有传染一样,舒泽也跟着打了一个。

“你们玩了一天,也累了哦”

钟舒漫一脸疼惜地看着两个人,

“我们先去吃饭吧”

“我的车停在久光楼下”,顾洺憬开口

“咱们先走过去”

他的目光还没落在黎灿身上,黎灿便飞快地将脸转向别处。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灰头土脸的样子,并不是很想让他看到。

四个人并排走在一起。

钟舒漫养尊处优,旁边有佣人帮她打着伞,脸色白皙,妆容一丝不苟。

她穿了6厘米的细高跟鞋,仍然如履平地。

上身是露肩小洋装,一字平肩,脖子上带着闪亮的锁骨链,衬的整个人如同公主。

黎灿再看看自己,头发油腻,衣着糟糕。

在钟舒漫面前,简直是自惭形秽。

要是早知道会跟他们一起吃饭,她一定洗头换衣服,不用打扮的太漂亮,但起码,不会真的把自己搞得像个送外卖的一样。

在顾洺憬面前,她总是希望自己可以再好看,那么一点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