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弟弟自杀
A+ A-

顾洺憬23岁接触到整个顾氏财团,负责地产子公司京霆国际的运作。

到如今5年时间,京霆已然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地产公司。

虽然是仰仗于整个顾氏财团,但与政府合作规划的“南里”古商业街区改造项目,以现代化的艺术躯壳重塑古商业格局,重新规划的商业动线,飞檐,回廊,下沉式玻璃广场,再造的空中花园……

杰出的艺术建筑冲淡了“南里”原本沉积下来的商业特质,加之全面复苏的饮食文化,重新散发出现代生活下的浓郁古朴气息。

“南里”的成功,让京霆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顾氏财团一度最鸡肋的子公司,一跃成为新晋产业支柱。

而顾洺憬也自此开始频频的出现在商业杂志中。

和其他浪荡的公子哥比,他自然算不上沉迷声色。

但吃喝玩乐,他其实无一不精。

虽然女伴不胜枚举,好在顾洺憬做人低调,花边新闻甚少,因而很少被女人所绊。

素来是女人上赶着贴着他,从没见过他主动为哪个女人费过神。

但黎灿似乎是个例外。

难为他心心念念,小姑娘却一直态度摇摆。

一顿饭吃的寡淡无味。

钟舒漫一心扮演贴心姐姐,不断地帮两个人夹菜。

一句“谢谢”说了好多遍,黎灿连脸都笑僵了。

一旁顾洺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叫她恨到牙痒痒,却不好发作。

舒泽小声跟她耳语,

“二姐,大姐再这样装下去,我都觉得她要转性了……”

钟舒漫在外人面前淡雅端庄,颇有些人淡如菊的仙气。

她一直以来,都不曾正眼看过黎灿和舒泽这对来路不明的姐弟。

现在为了在顾洺憬面前扮演家好月圆,真是费劲了心机。

晚上吃完饭,顾洺憬送他们回家。

钟舒漫坐在副驾驶,黎灿跟舒泽坐在后面。

大家互相之间,都颇有些局促。

钟舒泽向来扮演没心没肺,于是此刻没话找话

“大姐,你跟姐夫什么时候结婚啊?”

钟舒漫的笑容僵在脸上。

这个傻弟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黎灿用手去掐钟舒泽,示意他别说下去。

舒泽却莫名其妙,不明白为什么订婚了,结婚的事却成了禁忌。

“怎么,这么想姐姐嫁出去啊”

钟舒漫给自己找台阶下,

“多在家陪陪你们,不好吗?”

“那当然好呀”

黎灿唯恐舒泽再乱说话,赶紧接下话茬

“我们都盼着你不要结婚呢……”

话说出来,钟舒漫的脸更僵了。

黎灿这才意识到不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她本意是为了圆话,但结合现状,这句话听起来倒有几分讽刺。

“啊我的意思是,我们虽然舍不得你,但如果你们决定结婚,我跟小泽还是祝你跟姐夫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顾洺憬一直面无表情,此时阴恻恻的接过话

“谢谢小灿的祝福,虽然有点早”

钟舒漫面子上挂不住,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过是拖到了顾洺憬的一个订婚。

前几天试探他,甚至眼泪相逼,男人也丝毫没有动摇。

“对啊,你们这两个孩子,瞎说什么呢……”

后排的黎灿跟钟舒泽互相交换个眼神。

这样的饭局,真是终生难忘。

顾洺憬把他们送回家,没多停留便离开。

在车上不好发作,钟舒漫在家里,终于能够好好发泄一番。

“钟舒泽,谁要你管我结不结婚的?”

她呵斥舒泽,

“成心给我难堪是不是?”

“喂,你那么激动干嘛”

黎灿最看不惯有人欺负自己的傻弟弟

“又不是全天下的人都要知道那个姓顾的不愿意娶你,小泽不知道很正常……”

钟舒漫近来见多了风言风语,最听不得别人说顾洺憬不愿意娶她,气愤之下动手推了黎灿一把:

“你乱说什么啊,谁告诉你洺憬不会娶我?”

她冷笑一声

“真不该对你们两个好,我妈妈说的对,你们就是野种……”

黎灿没有防备,被推到在地,钟舒泽去扶她,见她手擦破了皮,又听到钟舒漫这样讲,于是怒上心头

“你他妈说谁是野种?”

十三岁的男孩子,气势上已能压人

“饭是你叫我跟二姐去吃的,你先犯得贱,这会又在气什么?”

“别理她二姐”

舒泽扶起黎灿,“咱们走”

黎灿跟舒泽想法一样,都不愿正面跟钟舒漫有大的冲突。

他们在这个家里是“弱势群体”,不管怎么样,钟正南都会站在钟舒漫那边。

何必给自己徒增麻烦。

另一边钟舒漫却不是这样想。

她是钟正南的掌上明珠,从小被当公主一样对待。

在她的世界里,从来是家庭和睦,父母婚姻美满。

家里面先是来了钟舒泽,然后又来了黎灿。

他们两个,是父亲不忠的证据,时刻提醒着她,她的父亲,对不起她的母亲。

她一直尽力忽略这两个人的存在,可他们两个,却在顾洺憬面前给了她难堪。

她满腹委屈,凭什么自己要忍受这些?

由是,在钟正南当晚抵家之后。

钟舒漫一通哭诉,又添油加醋一番。

钟父看着自己宝贝女儿梨花带雨的一张脸,承诺一定给她一个交代。

黎灿和钟舒泽被叫到楼下。

颇有些三堂会审的意味。

钟父一脸严肃,旁边的廖兰欣也面露凶光,还有眼眶红红,一看就是受了委屈的钟舒漫。

“我不在家,你们欺负姐姐?”

钟父质问

“谁稀罕欺负她”

钟舒泽到底是小孩子,见这种阵仗,一腔火气往上冲

“她有病,你也信他?”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钟父面容严厉

“快跟姐姐道歉”

廖兰欣在一旁卖惨

“小灿,小泽,我自问将你们当做自己亲身骨肉一样看待,你们有什么不满,都可以跟我讲,你们骂我都可以,何必……何必去为难你们姐姐”

“我们没有”

黎灿最讨厌这种场面,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付

“可能是大姐误会了,我们没有欺负她的意思……”

“那你们当着顾家少爷的面,说你们姐姐嫁不出去,这不是成心让她难堪?”

钟父已然听信顾舒漫,

“真没想到你们两个小小年纪,心思却这样深沉……若是早知今日,我就应当将你们送去感化院”

“若是早知今日?”

舒泽被戳中痛点,

“要是早知今日,我他妈饿死,也不会姓钟!!”

黎灿看到舒泽眼眶已经微微泛红,知道他是真的伤了心,小声劝他

“小泽,不值得……”

钟舒泽看了黎灿一眼,面上是无尽的酸涩

“二姐,你总跟我说要忍,可我现在,不想忍了……”

他提高声调

“钟正南,你这么看不惯我跟二姐,不如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滚好不好?”

“逆子!”

钟正南大喝一声,“我钟正南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一气之下,他顺手将手边的茶盏推在地上。

茶具破碎,钟舒泽拿起其中的碎片,便按在手上

“好呀,你不想要我这个儿子,我还不想要你这个爹呢,让我重新选择好了”

大家都被他的动作惊到。

“小泽不要!!”

黎灿冲上前去,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

“小泽,你不要犯傻……”

“二姐,再见……”

钟舒泽嘴边漾起一抹苦涩,便决绝地划了下去。

鲜血涌出来。

喷溅在地上。

黎灿双手按在舒泽手腕上

“你怎么这么傻……”

“二姐,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

舒泽照旧没心没肺

“不过好像,割的有点深……”

“撑住啊小泽……”

黎灿眼睛所及之处,都是血液。

她的手上、身上,都是鲜红色的、还带着温度的、小泽的血。

“我不能没有你的,弟弟”

她哭着重复

“不能没有你啊……”

一旁钟正南眼见唯一的儿子在自己面前割腕,脸上焦急之色毕现

“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医院里。

众人焦急地在抢救室外面等待。

黎灿满脸、满身均是血。

一路上,是她抱着小泽来的医院。

她看到小泽的脸色越来越白,最后像一张白纸一样被医生们抬走。

脑子一片空白。

像是当机了一般,不知道卡在了什么地方。

她只记得嗡动着嘴唇说话的小泽,最后无力闭着眼睛的小泽……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她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这是她唯一的弟弟啊,是她在这个家里,唯一可以相依为命的人啊。

泪水模糊了视线,可她越是用力擦,就越擦不干净。

“小泽,你不会有事的……”

黎灿喃喃自语,“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你说话不算数……”

顾洺憬接到钟舒漫电话,说她弟弟自杀,话语间已带了哭腔。

钟舒漫说因为小泽的自杀,父亲也精神不济,昏倒送进了病房。

家里没有主事的人,她六神无主,只能寄希望于他。

顾洺憬紧急赶往医院,刚走到医院走廊,便看到那个身上沾满了血的少女用手指着他的未婚妻,和他未来的丈母娘。

声音压抑到极致,已经不成调子:

“如果小泽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要你们两个偿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