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这算预付
A+ A-

钟舒泽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

黎灿便申请了暂时走读,跑前跑后地照顾。

伤愈大半。

钟正南才想起来探望。

黎灿跟舒泽吃完饭。

到楼下遛食。

上来的时候,病房里已经坐满了人。

钟正南、廖兰欣、还有钟舒漫都在。

“你回来了儿子”

钟正南堆了笑脸,“好些了吧……”

“托老爸你的福”

舒泽嘴一咧,“死不了”

“你这孩子,口无遮拦……”

廖兰欣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盯着舒泽左看右看

“在医院吃不好吧,都瘦了……回头我煲点汤,让家政阿姨给你送来”

钟舒漫也是端着长姐的口吻,语重心长

“小弟,以后千万不可以再任性了……”

“是啊,小泽,你自己想想看多危险……”

钟父拿出说教的架势,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是爸爸唯一的儿子,你要是出个什么事,可叫爸爸怎么跟咱们家先祖交代……”

钟舒泽咦咦啊啊的应着,回头便对黎灿撇了撇嘴。

他们两姐弟都晓得这三个人的德性,反正总是表面上做做样子,对此他们早就习以为常。

在病房坐了约莫一个小时。

教也教育完了,心意也都一一轮番表现,终于无话可说。

“那小泽,爸爸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廖兰欣赶紧接话,“小泽,最近你爸爸因为担心你,血压都升高了那天,你住进医院那天,他也急火攻心,送进了抢救室……”

这话实在是夸张了。

廖兰欣自己也有些底气不足,

“所以你呀,要好好养好身体才行……”

体面话又说了一大堆,三个人便一同离开。

坐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一个人问起来,小泽手腕恢复的怎么样……

钟舒泽手上那道口子割的很深,否则也不会流那么多血。

三个小时的紧急手术,将断裂的肌腱和神经血管重新缝合,虽然手术成功,但医生也说,手腕行动力能恢复到多少,要依据复健情况来看。

虽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总是让人隐隐担忧。

钟正南总是张口闭口小泽是他唯一的儿子,却从不肯分过多一点关爱给他。

就连护工都奇怪他们的关系,有一次悄悄跟黎灿感叹,

“儿子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哪个爸爸会就这样子不闻不问……”

黎灿笑了笑,

“我们家就这样,冷血到一块去了”

因为自小没得到过什么照顾。

黎灿从进钟家开始,就懂得了自力更生。

她不是太坚强,而是不得已坚强。

适逢周末,优优跟白雪也一起到了医院,同行的还有徐嘉苇。

“怎么样,小不点”

徐嘉苇跟舒泽的关系也算熟络,开玩笑不遗余力

“下次你要再想干这种事,提前打电话给我,我那可私藏着不少刀……保管手起刀落……”

“小舅舅!你别瞎说”

黎灿憋着笑,

“你不知道小泽傻吗,万一下次真找你借刀……”

“就是就是”

钟舒泽丝毫不介意他们开玩笑

“下次我找你借刀,你可不能不借啊”

“放心,一定留把最锋利的给你”

优优有些心疼这个弟弟

“你们别开小泽玩笑了,一群禽兽啊”

“还是优优姐好”

舒泽递一个飞吻给她

“我最喜欢优优姐了”

“那我呢,小泽不喜欢我了?”

白雪也跟着添乱

“都喜欢,两个姐姐,左拥右抱”

几个人闹作一团。

徐嘉苇把黎灿叫出去问话。

“你跟顾洺憬,就顾家那老六……怎么回事”

黎灿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回事”

“那天一块吃饭,他向我打听你的事……”

“小舅舅”

黎灿犹豫该不该瞒他

“那你怎么说啊”

“我什么都没说,但是小灿”

徐嘉苇郑重其事

“你可千万别沾上这号人”

“我知道”

黎灿低下头,“他是我姐夫嘛”

“知道就好”

徐嘉苇摸她毛茸茸的脑袋

“舅舅最不想看你受到伤害……”

“不过你跟舅舅说老实话,跟他进展到哪一步了?”

“我……”

黎灿欲言又止。

徐嘉苇能这么问,必定是事出有因。

他顾大少爷平白无故的要知道一个小姑娘的消息,除了对这个小姑娘有兴趣,徐嘉苇想不出别的由头。

“他要是强迫你,你告诉舅舅,我去解决这件事……”

“他没有,小舅舅”

黎灿不知道该怎么说

“可是……可是我怕自己会喜欢他”

“小灿……你也不小了”

徐嘉苇叹口气,

“有些事情,舅舅不说,你也懂的,顾洺憬这种人,不值得你喜欢……”

“可是,小舅舅”

黎灿本想说,可是他很好。

却被徐嘉苇打断了话

“没什么可是的,你忘了你母亲吗?”

黎灿这下是真的没话说了。

徐嘉苇缓和下口气,

“好了,舅舅跟你说这些,就是想跟你提个醒,他远没你想的那么好”

徐嘉苇说的他远没有那么好。

黎灿是到第二天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天早上手机新闻推送的头版头条新闻是:知名女演员深夜密会顾氏小开,疑似成为第三者!

还有博眼球的标题党:顾氏未来掌门人大婚在即,疑似偷腥人气小花!

顾洺憬是谁,是根基庞大的顾家六少,未来顾氏财团的绝对接班人,偶尔参加点娱乐综艺节目,也算得上是半个娱乐圈的知名人士。

博眼球的话题,出刊当日即引起巨大的关注。

照片上,顾洺憬的正脸清晰可见,女演员趴在他肩上,虽然只有小半张侧脸,但观众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顾氏前段时间跟钟家的订婚颇为轰动,大家的赞誉都还言犹在耳,那时顾洺憬的父亲顾进生以0.5%的顾氏股权置换钟腾同等的持股权,要知道顾氏跟钟腾每股交易差额都在30元以上,顾氏等于直接送出上亿元给钟家当作订婚礼。

这也是业界视为顾氏与钟腾交好的信号弹,正如所期,本月刚开头,顾氏与钟腾就宣布联合开发品牌度假村。

这是一桩极为外界看好的商业联姻。

豪门巨贾的资本联合,不管是对顾氏还是钟腾都是互有裨益。

在这个当口顾洺憬出现偷腥的丑闻,对象还是颇有观众缘和知名度的女演员,无异于平地惊雷。

消息持续不断的发酵,虽然顾氏的股票并未出现大的波动,但大多数持股股民已经坐不住,开始有了清仓打算。

钟舒泽也看到了消息,懒洋洋地躺床上幸灾乐祸

“二姐,你说,这下大姐面子上不是更加挂不住了”

“你管那么多干嘛”

黎灿翻着底下的评论,一水都是骂顾洺憬的,她看到一条好笑的,念给舒泽听

“哎你看这个人的评论,顾洺憬还不到三十岁,他还是个孩子,这么可爱,不去嫖娼不被抓简直可惜了,哈哈……”

“二姐,也就你还能笑得出来,估计大姐要躲在家里哭死了”

黎灿其实也想象得到。

他们这种人,大概都是滥情成自然,又哪里肯为一个人放弃一整片草原。

钟舒漫爱上他,那是她的悲哀。

她黎灿才不会做怨妇。

中午黎灿出去买饭。

回来的时候医院楼底下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

上了楼听护士说,一群记者围堵顾洺憬,造成他额头磕伤,紧急来了医院。

这些媒体不放过分毫的机会,即使到了医院,也要挤过来强头条。

黎灿刚把饭放下。

就有人来找她。

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说是顾洺憬想见她。

一楼的私人诊疗室。

顾洺憬额头上贴了纱布,头发略有些凌乱,许多时日未见,黎灿竟觉得这人消瘦了许多。

“过来”

顾洺憬朝黎灿摆摆手。

黎灿乖乖地走过去。

他看着她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微信也不理我,嗯?”

“太忙了”

黎灿找借口,“反正你随时能找的到我……”

“借口”

他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离得近点,让我抱抱你”

黎灿看了眼守在门口的两个“黑面门神”,顾洺憬立刻领会,对他们说

“把门关上,你们在外面守着”

他伸出手把黎灿圈在怀里。

“我很想你”

“我不想你”

黎灿故意跟他唱反调

“不够乖”

顾洺憬拿手挂她的鼻子

“真想你可以随时变大变小,这样就能把你放在口袋里,一直带在身上……”

“我又不是宠物”

黎灿想抬头看他,却被他一把压住。

“别乱动,让我多抱你一会……”

顾洺憬似乎是很累,语气里透露出疲态

“后面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难得清净这一会”

这样的情形,黎灿心里倒是有了几分柔软绵长的意味。

外面有人敲门:

“顾总,钟小姐来看你了”

黎灿一惊。

她当然知道这个钟小姐说的是谁。

惊慌地看着顾洺憬,他终于开口

“让她先等一等……”

黎灿小声问他,“怎么办?”

顾洺憬一脸的无所谓,“那就让她看到好了”

“我不要”

黎灿还没蠢到主动惹火上身,她看了看窗户,

“我可以从那里跳出去……”

“你不怕窗户下面藏着记者,然后再报道我跟你偷情,那就真的……有理说不清了……”

“那怎么办?”

黎灿拧着眉头看他,总之不能让钟舒漫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

看她态度坚决,顾洺憬妥协

“我出去见舒漫,你一会自己伺机找机会溜走”

他在黎灿唇上落下一吻

“这算作你对我的报答,只是预付,有空再补上全部”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