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你说我要干嘛?
A+ A-

顾洺憬走出去后。

黎灿贴在门后面,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似乎是有吵闹声。

她听见顾洺憬说,“舒漫,你只有这一个选择……”

至于钟舒漫说了什么,她听不真切。

然后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一群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黎灿偷偷打开门,左右看看没有人,就猫着腰跑了出去。

她才跑没几步,便发现顾洺憬挽着钟舒漫出现在媒体面前。

不由自主地跟着人群去凑热闹。

被镜头围着的两个人,顾洺憬用手挡在前面护着钟舒漫,一副深情又体贴的模样。

“麻烦大家让一下好不好”

顾洺憬换了标准的外交辞色,连腔调都不同以往

“我只是生意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可供挖掘的新闻点……”

有不怕死的媒体记者发问,

“您能谈一下为什么深夜会和知名女演员沈可如一同出现在酒店吗?”

顾洺憬脸上是淡漠的神色

“对不起无可奉告……”

反倒是钟舒漫开口,

“这位记者……可如是我好朋友,那天晚上,我也在场……”

钟舒漫笑着握起顾洺憬的手

“我相信自己未来的丈夫……”

媒体里一片哗然之声。

“那如果真相如您所言,为何记者却只拍到了顾先生和沈可如?”

“那就要问在场的记者朋友们了……”

钟舒漫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声音又绵又柔

“为什么你们要颠倒是非,制造这起“莫须有”的事件……”

顾洺憬适时拥吻钟舒漫

“我跟舒漫是彼此的灵魂伴侣,在我们之间,绝不会有第三个人出现”

那个高大的、英俊的,上一刻还抱着她袒露真情的男人。

此刻正通过媒体,向全世界公告着自己的“爱情宣言”。

真是讽刺。

黎灿没再看下去。

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个六月,有两件大事发生。

第一件,钟家太子爷顾洺憬的绯闻偷腥事件。

在轰动了三天之后,以未婚妻钟舒漫出面力挺的方式体面的结束。

再加上女明星沈可如亲自开发布会澄清,并提出“拒绝狗仔偷拍”的正面性口号,成功将自己与顾洺憬塑造成受害者,网民们也都调转枪头,转而攻击无良媒体。

顾氏眼看着一路暴跌的股票在经历了小小的低潮之后迅速回温,并再次雄踞涨幅第一的位置。

太阳底下无新事,京岚市还有大笔的谈资供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消遣,大家纷纷转换目光,投入到其他的八卦中去。

这第二件,同样也是跟钟氏有关。

钟氏地产子公司京霆国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买入美国最大的地产商IA公司股票,并以67%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这标志着京霆国际将一跃成为东、西半球,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地产公司,为其杀入北美市场奠定了有力基础。

而对于黎灿而言,这两件大事,都与她无关。

整个六月,她忙着陪舒泽复健,也忙着准备最后的期末考试。

跟顾洺憬的联系更是少的可怜。

黎灿想他大概正春风得意,可能已经想不起有她这号人的存在。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黎灿考的还不错,在班上排名第七,级段排名第六十九。

学校宣布放假之后,班长商栩玉提议大家放松一下,有人提出,能不能到“梦死醉生”去开开眼界。

优优和白雪非要拉着黎灿凑热闹,最后确定下来的有十几人,到了晚上,大家浩浩荡荡地出发前往“梦死醉生”。

这是全市最有名望的夜店,奢华的装潢吸引了一大批社会名流,但它不菲的价格也让许多人咂舌,只能望而却步。

兴致勃勃地到了门口,大家却犯了难。

正值京岚市严肃整顿休闲娱乐场合,“梦死醉生”是成人场合,配合国家及市局有关规定,禁止十八岁以下未成年人进入,门口两名保安,便是负责查验身份证。

“那怎么办啊”

同学里面有人惆怅,“总不能到了门口却进不去吧……”

“就是啊,我们来都来了”

“班长,想想办法吧”

商栩玉也头疼。

他以前跟着家里面哥哥来过“梦死醉生”,那时候根本就没查身份证的,要不是他打保票,大家说不定找其他地方聚聚也就算了,现在这样子,走了的话就真是散场各回各家,可是不走,他也没办法带大家进去。

正伤脑筋的时候,看见从“梦死醉生”走出一个身影。

商栩玉喜上眉梢,“大家等会,我有办法了”

他朝着那人走去。

其实黎灿早就看到了。

不知道是太有缘分还是冤家路窄,又让她碰到,顾洺憬。

商栩玉看到顾洺憬,恭恭敬敬地过来问好,

“六哥,你也在这啊”

“嗯”,顾洺憬略一颔首,“出来玩?”

“是”,商栩玉稍显难为情的挠挠头,“不过我们身份证上年龄不到……”

顾洺憬知道男生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好人做到底,“那我领你们进去?”

“那真是太感谢了”,商栩玉大喜,叫等在一旁的其他同学过来。

大家喜出望外,唯独黎灿磨磨蹭蹭不肯动身。

“想什么呢小灿”

白雪拽着她,“快走呀”

一群人原本在暗处,这会儿走近了,顾洺憬才发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顾洺憬笑意渐深,“举手之劳”

天气到了六月份,正式开始入夏,闷热难耐,哪怕是晚上,也一样的燥热。

黎灿今天穿着背心热裤,显现出玲珑有致的曲线,头发被松松垮垮的挽成了髻,一副随性又妖冶的模样。

她原想装作没看见,跟着同学们一起不动声色地从顾洺憬面前走过。

却没想到顾洺憬会突然伸出脚拌了她一下——

“哎——这位同学”,

顾洺憬适时扶住她的腰,嘴唇飞快地从她额间擦过

“小心点”

温热地气息喷在她脸上,他分明就是故意!

盈盈夜色里,黎灿对上男人的眼睛,深不见底的眸色,仿佛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

稳了稳心神,黎灿站定,“谢谢您”

客气又疏离,是见到陌生人的标准姿态。

好友优优跑过来,“黎大仙,你整天脑子里想什么,路都走不好了”

黎灿正懊恼,于是一掌拍在好友胸口,“在想你的胸怎么还没发育”

“你——”优优追着她打,

“胸大了不起啊傻灿,到头来还不是没有男朋友”

两个人你追我赶,笑闹做一团,是独属于少女的放肆和天真。

顾洺憬走在前面,听着两人的言语,不觉弯了弯唇角。

原来……她还没有交小男朋友。

顾洺憬将几个人带进去,又交待经理,

“帮他们找好一点的包房,别被其他人骚扰”

经理脸上堆着笑,“放心吧六少,一定安排妥当”

顾洺憬回过头看商栩玉,“那你们玩,我这边还有点事儿……”

商栩玉连连点头,“你忙你的,六哥,太谢谢了”

看着顾洺憬离开的身影,黎灿长舒一口气。

她本意是来放松的,要是有顾洺憬在一旁阴魂不散,那就真的惨了。

“小灿”

白雪有些奇怪,“刚刚那不是顾洺憬吗,你怎么跟不认识他似的”

“对啊”,优优也觉得不正常,“那是你姐夫哎”

“没有啦”黎灿掩饰,

“其实我也没怎么见过他,我们家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廖兰欣跟防贼似的,才不会让我轻易跟她宝贝女婿接触呢”

半真半假一句话,企图含糊带过。

白雪开玩笑,“莫不是怕你抢了你姐姐的未婚夫?”

“别乱说”

原本是一句玩笑话,但黎灿跟顾洺憬牵扯不清的关系,恰戳中她的心事,

“我可不想被人千夫所指”

顾洺憬本来是陪着新加坡的几个华侨合作人一起玩的。

刚好他出来接人,便遇上黎灿他们这一群人。

商栩玉是苏南商家的小公子,有几次宴会大家也都见过面,跟着旁人一起叫他六哥。

竟没想到,他跟黎灿也是同学。

这个世界有时候真是小,再见到黎灿之后,处处都能遇到她,不知道该说是巧合还是天意如此。

这个时间,正是“梦死醉生”的狂欢。

灯红酒绿,痴男怨女,最喜的便是妖艳夜行。

这里是享乐的天堂,从长廊走过去,男男女女或拥抱或热吻,弥漫着情欲和饱和的热度,让人不由自主地肾上腺素飙升。

顾洺憬回到房间,几个合作商找了公关作陪,硬是要拉着他唱歌。

实在推脱不过,跟人合唱了首“广岛之恋”。

“六少果真是青年才俊……”

一个年长模样的男人说道,“往后有什么项目,只要是你六少,多少我都投……”

另一个也附和道,“六少的远见卓识,实在是令我钦佩,今后咱们合作,肯定是多多益善……”

顾洺憬举起酒杯,“各位谬赞,我真是愧不敢当,这杯酒,聊表心意,也预祝未来合作顺利……”

酒过三巡。

顾洺憬看时间差不多,便寻了由头离开。

刚走出门口,想着去黎灿那边看一眼,于是又折回来。

二楼半开放式的包间,他看见黎灿跟好友挨着坐,一起朝楼下张望。

“那个那个”,优优指向楼下舞台上的吉他手,“超帅的啊,长得特别像Toma”

“得了吧优优”,黎灿打趣好友,“就你400度近视还能看清人呢”

“瞎说,今天戴了隐形的……”

“额,反正我觉得你还是瞎……”

黎灿笑着朝好友吐吐舌头,顾洺憬看的有趣,不觉也跟着笑起来。

似有感知一般,黎灿抬起头,恰巧看到阴影中的顾洺憬。

她寻了上厕所的借口,走过来把顾洺憬往远的地方拽。

一双小手勾着他的手指,紧张兮兮地来回看,生怕被人知道两人关系。

走到二楼长廊尽头,看没什么人,黎灿才停下步子。

一脸戒备地看着顾洺憬,“你要干嘛?”

顾洺憬伸出双手撑着墙壁,将她困在臂弯里,姿态暧昧,“你说我要干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