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午夜情谜
A+ A-

“梦死醉生”热闹非凡,可黎灿总有一种会被抓包的错觉。

她试图脱离顾洺憬的禁锢:

“有话好好说行吗”

顾洺憬撤回一只手,答非所问,“同学聚会?”

黎灿点点头,又觉得不服气,“轮得着你管?”

半昏暗的环境中,她半仰着头看他,鼻翼上落着星星点点的光,让他忍不住点上去

“我带你们进来的,这么快就忘了?”

“切”,照旧是少女的叛逆,“我又不是跟着你进来的”

“顶嘴,嗯?”顾洺憬突然用手抬起她的下颚,“怎么不认识我了?”

他眼神锋利,又是猎艳老手,懂得怎样让女人喜,也懂得怎样让女人怯。

他扼住她下巴让她只能跟他对视,引得黎灿忍不住微哼抗议

“喂你这样我很有压力……”

语调轻缓,言辞间已有讨饶的架势。

顾洺憬松开手,见她立刻低敛了眉眼,“怕有麻烦……”

是回答他上一个问题,恰到好处的示弱,让顾洺憬疑心她是不是早就排练过无数次。

但黎灿说这话却一点不假,对于顾洺憬这号众星捧月的人物,她这种生斗小民自然是有多远躲多远,若是让别人知道他们两个扯上什么关系,一定是出不完的幺蛾子。

顾洺憬似笑非笑,“这么说……是我给你找麻烦咯”

黎灿趁势提意见,“所以你如果真的为我好,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在公开场合跟我见面……”

顾洺憬朝她摇摇头,将她耳边的头发放在手中把玩

“小姑娘你真是不了解男人……”

是啊,她是不了解男人。

不了解他为什么明明有未婚妻,却偏要跟她牵扯不清。

她逃一步,他便跟一步。

起初她是觉得厌烦,而现在,她则是真的怕了。

眼前的男人英俊又多金,横竖挑不出一个错字,连她都不免俗的要沦陷于他的温柔之中。

她不是没做过梦,那么悲苦的岁月里,突然间有了这样一个人,可以护她怜她,哪怕只有短短一日,都够她做梦好久。

可是小舅舅跟她说,不值得。

顾洺憬这种人生来就没有心,她又何必真心错付。

她不是不想被人捧在手心、认真呵护,只是她又怎么知道,旁人伸过来的手,是真的关怀又或者是不怀好意的刀剑,她分辨不出,索性一概拒绝,让自己自生自灭。

人心是很脆弱的,一旦建立了联系,便不好抽身。

于是她常提醒自己,不报幻想,没有期待,便不会受到伤害。

男人轻轻地用手指弹她的额头,“最近怎么又不理我了……”

他呼出的气息喷在她锁骨上,闹的黎灿不自在,于是刻意后退一步,“最近很忙”

“因为要考试嘛”

顾洺憬撇她一眼,“那现在考完了?”

一句话弄得黎灿没话说,只好不情愿的承认

“刚刚考完而已”

“强词夺理”

顾洺憬拍拍她脑袋

“你怕我?”

“才不是”

黎灿摇摇头,忍不住噎他

“我这叫避嫌”

男人勾勾唇角,“说起来……我们还没偷过情……”

他态度暧昧,“要不要试一试……”

黎灿及时用手顶住他凑过来的脸

“死变态,你离我远点”

顾洺憬却反势握住她的手,将她往怀里带

“试一试,你就知道我有多好……”

黎灿下定决心要跟他毫无瓜葛,用尽全力去推他

“你要是言情剧看多了就去洗洗脑,谁知道你是不是阳痿”

他都要忘了,初见她的时候,小姑娘是怎样的伶牙俐齿。

顾洺憬眸色渐深,竟然说他阳痿?

看来他有必要,让她长一点教训……

打横将黎灿抱起,然后闪身进了卫生间的小隔间。

假意去推高她的衣服,

“这么想知道的话,不如我现在就让你感受一下”

顾洺憬用身体顶她

“我是不是阳痿……”

黎灿急了,兔子一样咬人,一口咬在顾洺憬手臂上,见他眉头皱起来,怕自己咬太狠,又很快放开:

“你没事吧……”

顾洺憬手臂上,赫然一排鲜红的牙印。

他有心开玩笑,“牙倒是很整齐嘛”

“喂,你放了我吧”

黎灿琢磨不透他,“我真的不是那种很随便的人……”

如果她曾经哪里做的不对,让他误会自己太轻贱,那说清楚好不好?

男人抱臂看着她,“去吧”

黎灿如蒙大赦

“那再见……不不不,最好别见”

她打开隔间的门,三两步便小跑回去,生怕他会再抓她似的。

“小姑娘”,

顾洺憬笑着对着黎灿的背影说到,

“你以为自己真的可以跑的开?”

从“梦死醉生”离开,顾洺憬本来打算回老宅,开到半道,等红绿灯的功夫,又改变了主意。

他之前想拿下西郊巷井的一块地,由于政府已将发展主力放在东半城区,董事会上众董事认为城南已没有新的发展点,均不赞同这一决定,他力排众议,一意孤行以1亿三千万的“高价”拍得。

董事会颇有微词,再加上前些时日的“绯闻”事件,不知道是谁把消息捅到了顾进生那里去。

老爷子本来在国外度假,当即一个越洋电话打来,说他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没定性,跟戏子交往简直自降身价,又说他办事冲动无脑,一番说道,最后总结出来四个字:不学无术。

从国外回来,顾进生便跟他不太对付。

周一的董事会,老顾是铁定会公事公办,现在这点回家,免不了又被他骂不务正业,于是舍近求远,索性再开回市里。

所谓狡兔三窟,他自己置的房产也有四五套,都是瞒着家里面买的,左右是想落个清净。

也不知为什么,开着开着就又到了“梦死醉生”。

正看见黎灿被一个人搀扶着走出门口。

凌晨一点,她像是醉了,两手勾在那人脖子上,整个身子都挂了上去,胸前春光半隐半露,顾洺憬终于忍不住下了车。

直接走到那两人面前,然后从男生手里把她揽过来。

她半阖着一双眼,雾蒙蒙的看着她,脸上是醉酒后的潮红,

“是你啊”,她扑进他怀里,“你怎么这么久才来”

看到两人的亲密的关系,男生心有不甘的问,“你们认识?”

“他是我男朋友”,她倚在自己怀里抢白,“我们走咯,再见”

顾洺憬不用想也知道是被她做了挡箭牌,可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又觉得她确实醉的不清。

上了车,她勉力的支起身子,“谢谢姐夫”

“刚刚谁跟我说自己不随便的?”

顾洺憬面上隐隐有怒色,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来卖”

他刻薄的讽刺让黎灿不禁缩了缩身子

“我不是……”

她小声反驳“我怎么知道那人那么……”

“所以呢?”

顾洺憬面色如冰霜,

“我如果没过来,你们是打算去开房?”

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仿佛属于他自己的猎物被他人惦念,着实让人不悦。

“根本没有!!”

黎灿面色潮红,一吐心中郁结,“我没你想的那么贱……”

她的半边脸迎着他,顾洺憬这才发现她似乎是化了妆,狭长的眼线魅惑而风情,团扇一样的睫毛垂下来,更有几分小女人的妩媚。

他不欲跟她计较,压下心里的不快,问她,“送你回家?”

黎灿脑袋昏昏沉沉,被人多灌了几杯,酒劲上来,连口齿都有些不清

“不要……我回学校……”

“你们已经放假了”,顾洺憬提醒她

“我知道……”黎灿已经沉沉闭上眼,

“送我回学校吧谢……”

话还未说完,她已经完全醉倒在座椅上。

用手拍拍她的脸,已经没有任何回应。

只剩下毫无意识的吟哦。

其实她不适合化妆。

五官柔美而精致,连着下颌明丽的曲线,素净的一张脸,让她看上去更像个白瓷娃娃。

顾洺憬记得第一次见到她,那股野蛮生长的少女气息,蛮荒却充满着朝气。

一年不见,她出落得愈发精致撩人,明眸善睐,楚楚可人。

待她说话间,仍然有着那股掩饰不住的强悍的少女讯号,叫人忍不住被吸引。

他庆幸自己再一次遇上她。

这是他寻觅已久的猎物,断然不肯轻易放手。

少女无意识地蠕动着红唇,他错觉那是水润亮泽的红樱桃,忍不住俯身亲吻,她无意识的张合恰让他有机可趁,顾洺憬才终于明白,心里的躁动是为何。

其间她似是睁开了眼,有些傻傻的看着他,“是你啊”,她又说一遍,顾洺憬不知道她把自己当成了谁,在这种时刻,他不愿去想一些扫兴的事。

就近找了酒店,抱着她上楼,渴望像是涨潮一般蔓延四肢百骸,关上门,他便情不自禁的吻上她,她本能的迎合让顾洺憬更觉美妙,抚着她腰的手慢慢收紧····

黎灿半阖着眼,这会才终于知道痛,于是尖叫出声。

她无意识的呢喃,“妈妈,妈妈……”

眉间皱成一团,一张汗涔涔的小脸惹人怜惜。

顾洺憬理智复位,不敢再动,抱着她安抚,“乖,没事,有我在……”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