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十四岁就会勾引男人
A+ A-

顾洺憬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追过的女生也是多不胜数,跟黎灿年纪相仿的也不是没有。

况且到了如今的年纪,大把的女人往上贴。

他不缺女人,各种类型的都有,如果他顾洺憬愿意,收藏出一皇宫的女人也不在话下。

可能让他看上眼的女人却越来越少。

新鲜,刺激,有趣……他的热情一点点消耗,越是活色生香,越是让他觉得自己是孤家寡人。

而如今碰到这样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他可不想轻易放手。

Amy的微信就是这时候进来的:老大,我到了,在门外。

顾洺憬抬眼看下对面的小女人,迅速回:现在别敲门,一个小时后再上来。

一个小时,足够他谈妥所有的事情。

顾洺憬走到她身边,按下黎灿急于逃窜的躯体,直接开门见山,

“条件”

“什么条件?”

黎灿不明所以

他简明扼要,“跟我在一起的条件”

黎灿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

“你真当我出来卖?”

她没想到,自己在顾洺憬眼里,竟会是如此的不堪。

她不接受他,不是因为想要欲擒故纵,更不是想要提什么条件。

她黎灿堂堂正正,凭什么要给人做小三?

况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未来姐夫。

顾洺憬看到她因愤怒而瞪大的双眼,就连唇角都不自觉的抿起。

她皮笑肉不笑,眸色里已经是森森的冷意,

“是啊,姐夫,我就是出来卖的”

她语带嘲讽,“不如你说说看,你愿意出什么样的价钱买下我,倒也好让我知道,下次卖给别人的时候,可以卖的更高一点”

敏感的小野猫。

顾洺憬眸色深沉,她真的惹到他了。

虽然知道黎灿说的是气话,可他忍不住去想那些画面,明知没什么,却觉得她仿佛已经被玷污一般,而他,无法忍受。

步步逼近,直到把她逼至墙角。

“你要干嘛”

黎灿不甘示弱地盯着他,到了此时此刻,她也没必要摆什么好脸色

“色情狂、猪妖、死变……”

她话还骂完,便被他封缄在口。

顾洺憬毫不迟疑的吻下来,擒住她开合的唇瓣。

黎灿被压制在男人的臂弯里动弹不得,又气又急,一口咬在嘴唇上。

很快血腥味便在两人唇齿间蔓延开来。

顾洺憬停下手上的动作,却仍将黎灿箍在两臂之间,一副要笑不笑的阑珊样。

黎灿习惯性地舔一圈唇角,咽下嘴里的血腥味

“你玩够了没有”

“当然没有——”

顾洺憬笑意狞妄,用手勾起她的下颌,“我怎么舍得放开你”

黎灿也笑,她更像是听到了某个好听的笑话,

“我这种出来卖的,顾少爷也会舍不得?”

她语气里是丝毫不掩揶揄的对抗,一双眼睛眯起来,狭长而魅惑

“顾少爷你要是喜欢野花,不如去东莞——哦,我忘了,东莞被查了,所以才找上我……”

“黎灿”

顾洺憬完全想不到她反应竟会如此强烈,

“冷静一点,我没这么说”

“可你就是这么想的……”

她目光纠结,言语间透露出委屈,

“你们这些人,凭什么都觉得我好欺负?”

廖兰欣是这样,现在的顾洺憬也是,他们就是觉得她不堪,所以才会这样放肆。

顾洺憬叹一口气,

“如果你觉得我做错了——那么我道歉”

他温声哄她,“我最大的错,就是喜欢上了你……”

顾洺憬的情话信手拈来,再加上一副好皮囊,女人们自带闪光滤镜,一句玩笑话都可能会当真,哪怕真的是错,也会千方百计为他各种开脱。

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什么是虚情,什么是假意。

眨眨眼睛,缓和下神色,

“可你是我姐夫……”

黎灿不是好坏不分,他对她的好,她都记得。

可是他说,“跟他在一起的条件”,一句话,轻易地抹杀了这么多时日以来的相处。

她这样的伤心,于是用浑身竖起刺的方式去保护着自己。

“我还不是”

顾洺憬颇有技巧的狡辩,“目前我还没有做好步入婚姻的准备”

他是什么意思?

黎灿听不懂。

她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更不会像他一样朝三暮四,此时此刻,她甚至都有些怜悯钟舒漫。

“结不结婚是你的事……”

黎灿抬眼看他,“可我有自己的底线……”

“底线?”

顾洺憬忍不住嘲讽她,

“跟自己的姐夫在酒店赤身果体的厮混一夜,这就是你的底线?”

他捏住她的下巴,逐渐用力,

“你要是早有自知之明,当初就不该引诱我……”

引诱?

她何曾引诱过他?

对于黎灿来说,顾洺憬的指控简直是无妄之灾。

抬起的一张脸,分明的瞳仁里氤氲着水汽,却并没有掉下来,

“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你当初那一个吻……”

顾洺憬眼神晦暗,“让我想想……两年前,你十四岁……”

他菲薄的唇轻轻吐出:

“十四岁就会勾引男人,你说我凭什么这么说?”

他知道……

他怎么可能知道……

她深埋在心底的那一个吻,本来是那么甜蜜,却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变成苦涩的毒药。

“我……”

“没话可说了?”

顾洺憬攥住她的手腕,“还是默认?”

黎灿低下头,

“我那时并不知道……”

她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钟舒漫有这样一个男朋友。

如果她早有先知,根本不会接受他的帮助,更不会因为那天晚上,蔓延出更大的错误。

如果,她早就知道……

“别逼我了,求你了……”

她很少有软弱的时候。

可是当下,却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求饶。

她只想过安安稳稳的日子,哪怕不受人待见,可她终究是自己,起码自由自在。

“求我?”

顾洺憬面容冷酷,“你拿什么求我?”

他如同帝王一般俯视她,“我想要的,没有得不到……”

她的面色有一瞬间的难堪,却很快就转变成了咬牙切齿的笑意:

“你想我拿什么求你?”

她自暴自弃,主动伸手攀住顾洺憬的脖子,跪坐在他身上。

然后伸手去解他的浴袍带子,

“我拿自己求你好不好?”

顾洺憬眼疾手快,一个翻身将她箍在自己的臂弯里,长身欺上,掠夺的意味不言而喻。

“这可是你说的……”

顾洺憬抄起她的手按在两侧,确定她不能再动分毫,

“千万不要后悔……”

他慢斯条理的去亲吻她,从上往下蔓延,黎灿毫无知觉,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动作,然后问他,

“你说今天晚上会有星星吗?”

顾洺憬拧着眉停下来看她,不自觉放松了身体上的压制,却不意两腿间被人猛然一踹……

痛,太他妈痛了……

黎灿这一踢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她不想再跟顾洺憬纠缠下去,而这,这是她唯一可以跑掉的办法。

顾洺憬额上青筋凸起,“黎灿……你很好”

他咬牙切齿,这是黎灿第一次见他如此不淡定,

“下一次,最好别让我抓到你”

黎灿轻描淡写地朝他挥手,

“放心,下一次,我不会再这么傻……”

黎灿整理了下身上被弄乱的睡袍,然后一开门,正跟要敲门的Amy撞个满怀。

“你……”

Amy眼见少女冲出来,当即知道手里的衣服是买给谁的

“帮你买的衣服”

她将袋子递给黎灿,

“一套裙装,一套休闲装,你自己选”

黎灿拿过衣服,见终于有人来,于是有恃无恐地打算转回房间换衣服,顺便招呼Amy,

“你也进来吧”

她倒是不信,有外人在面前,顾洺憬还敢放肆。

Amy走进来,正看到自家老板动作不雅地躺在床上,误以为破坏了什么“热辣”场面,唯唯诺诺地道歉,

“对,对不起,老板……我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黎灿挑衅地朝顾洺憬吐了吐舌,然后便钻到卫生间换衣服。

顾洺憬坐起来,“谁让你现在过来的?”

“我没有……”

Amy自觉冤枉,“我还没敲门,那个女孩先开的门……”

顾洺憬揉了揉脑袋,颇为无奈,

“这件事情,不准说出去……”

“我知道我知道”

Amy十分狗腿,“一定守口如瓶,老板你放心”

“跟张思达说,让他通知总监及以上级别的管理层,下午两点开会,不允许任何理由的因故不出席”

最近公司内部颇为散漫,他火气没处撒,顺便处理一下。

“是是是”

Amy忙不迭点头,她看的出来自家老板正在气头上,于是尽力顺从他

“我马上给张思达打电话……”

Amy走出房间给张思达打电话

“思达出大事了……”

张思达习惯了Amy一如既往的大惊小怪

“能有什么事?”

“老板好像上床未遂,现在火气非常大,他让你通知总监及总监级别以上的高层开会,下了死令,一个都不能少……”

“不会吧……”

张思达哀嚎,“都快11点了,这会儿了哪能找齐那么多人……”

“那我反正通知到了”

Amy甩锅,“接下来就交给了你张同志……”

这当口,黎灿换好衣服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她选择了那套休闲装。

T恤配上短裤,头发被梳成蓬松的丸子头。

既英气又有几分可爱。

顾洺憬叫她,“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不然还等着你欺负我,你当我受虐狂啊?”

她神采飞扬,“有句话必须告诉你,千万不要小看我”

她走出去,跟进去向老板汇报情况的Amy擦肩而过。

Amy心想,这个女孩,怎么眉眼间,跟老板未婚妻有那么一丝相像?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