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微微,我们必须尽快生个孩子
A+ A-

  我愿向天祈祷,苍白了我的一生,只为换取你的安然无恙…

  ——夜御深。

  许你一世情深,搀扶你的单臂,并肩笑看夕阳……

  ——戚景微。

  G市,街角的霓虹灯光悄然退下……

  静谧的夜,在一幢海边别墅里拉开温馨和甜蜜。

  戚景微睡的很不安,睡梦中的她感觉有一块大石头压在她的胸口。

  她用力挥开,可是那块大石头像山一样挥不动。

  她猛地睁开眼眼睛,却发现她的唇被堵住,男人清冽干净的气息扑鼻而来。

  “夜御深,你干什么?”

  她立即抬起素白的小手想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他竟然半夜悄悄爬上她的床,这个混蛋!

  “微微,我们必须尽快再生个孩子,难道你不想救阕儿了么?”

  男人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大手很快挑开她的睡裙的肩带,他呼吸粗重,接着窗外的月光,她看见他眼里血红一片。

  阕儿!

  是的,阕儿是她当年历尽千辛万苦生下的儿子,他需要脐带血救命,他不能在等了。

  “我还没有想起过去,夜御深,现在不行。”戚景微抗拒。

  “等不及了,阕儿等不及,我……也不想等了,微微,我会让你慢慢想起过去,乖一点……”

  男人的大手挥去最后一点布料,火热的吻印遍全身。

  戚景微在模糊的意识里渐渐放弃挣扎。

  如果可以救阕儿,那她还有什么理由反抗。

  淡淡烟草味和清冽干净的男人味,清新又熟悉的卷进她的口腔。

  有那么一瞬间让戚景微愣神,居然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吻。

  感觉到她的顺从,夜御深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接着就更加霸道的吸取她的甜美,一发不可收拾……

  “微微,别怕,一切交给我!”感觉到她身子微微僵硬,夜御深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努力的想让她放松

  戚景微眼前浮现阕儿发病时痛苦的小脸,然后叫着她妈咪,泪眼模糊的样子。

  她的心就一阵一阵抽痛,她无力的垂下手,任由身上的男人疯狂的更进一步。

  她答应了!居然真的答应再次接受他了!

  夜御深高兴得完全失控,把她柔软的身子抱在怀中,爱怜的轻抚着。

  他的吻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一枚一枚呈现,她的一切比三年前还要迷人。

  淡淡熟悉的馨香在他的鼻尖萦绕,他吻遍她的全身,种着无数的痕迹。

  戚景微在他强大的攻势下,浑身如一滩水,她迷失在他火热的狂吻里。

  像是漂浮在海上一叶小舟。

  夜御深瞬间和她合为一体。

  幸福的感觉让他觉得,这么多年来自己终于活了过来。

  他不知道这三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啊……”

  可是夜御深是开心了,戚景微却疼得惊叫一声。

  三年以来,她都没有过这事,在这一刻,她还是感觉不适,如果不是知道了孩子的事情,她一直自以为自己还是完璧之身。

  因为她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微微……很痛么?”没想到会这样,夜御深疼惜的看着身下女孩苍白的小脸。

  反应过来之后,又突然意识到什么。

  巨大的惊喜感,顿时就让他高兴的雷飞色舞的。

  一边低下头,一个劲儿的亲吻着她。

  一边低声说:“微微,你是爱我的,你没有和盛梓骁在一起,对不对?我能感觉到!你没有背叛我对不对?”

  他能感受这个女人很久没有经历过人事。她还是和三年前一样,纯洁无暇。

  当初她离开后去F国,他曾经远远的看过她一次,那个时候他看到她和盛梓骁在一起。

  那个时候他发誓再也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任何关系。

  难不成那一幕,是他看错了?

  微微并没有接受盛梓骁,她即便是忘记了他们之间的过往,可依旧为他守身如玉!

  惊喜来的太快,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了。

  “我……我……”被夜御深这么一问,戚景微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面对着眼前这一双,直勾勾看着她的深邃眸子。

  她反应过来之后,脸一下子就红了。

  然后侧过头去,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和梓骁之间确实没这样过,也不能撒谎。

  所以她咬牙说:“你想太多了,我和梓骁只是没有走到那一步,才不是因为还爱着你。”

  以前的事情她记都不记得了,怎么可能还爱着他?

  夜御深这个自恋狂,想的也太多了。

  “不许你否认,你看着我说实话。”

  “……”

  看着女孩口是心非,夜御深接下来可没再管什么。

  巨大的惊喜让他更加失控,他疯狂的索取着。

  整整一夜,他就像饿了千年的狼,在得到猎物的时候,他兴奋的只想不断吞噬,才能满足他的需求。

  他看着身—下娇柔绝美的女孩,仿佛想要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将这三年错过的美好夜晚全部都弥补回来。

  这一夜戚景微,也不知道自己被折腾了多少次。

  她感觉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一样酸痛的不行。

  第二天早上,外面的太阳光照进来,都有些刺眼了,戚景微这才睁开眼,打着哈欠。

  “老婆,你醒了?”就在这个时候,夜御深神清气爽的走进来。

  他一身黑色衬衣和西裤,把他的气质衬托得越发的冷傲霸道。

  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的如妖孽。

  “谁是你老婆了,不要乱叫…”想起昨晚上的事情,戚景微简直没脸见人了。

  她一把就拉了被子,把头蒙在被子里,完全不知怎么面对夜御深。

  虽然他们之前是夫妻,但是她真的想不起来,以往的种种。

  昨晚又和他那么亲密,现在要面对他,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怎么乱叫了?你就是我老婆,我碰我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夜御深看见害羞的女孩,忍不住就勾起嘴角。

  然后弯下腰去,轻轻拉开她拽着的被子。

  满脸宠溺的说:“好了,微微,都是孩子的妈了,还害羞什么?还是说昨晚上的一夜,还不足够让我们两个熟悉?那要不要……再来一次?”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