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她和小奶包被人推下楼…
A+ A-

  一个月前,G市正在准备一个慈善晚宴,银白色的沙滩上停满了各式豪车,潺潺涌动的温泉畔聚集着那些有头有脸的高管权贵,处处衣香髯影,奢靡华贵。

  拍卖会还没开始,戚景薇抬腕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八点多了,盛梓骁怎么还没有来?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场所,偏偏盛梓骁临时要见一个重要的客户,派她先来看看。

  远处不时传来那些穿着华丽的美人们和她们的男伴交头接耳的嬉闹声。

  戚景薇实在无聊的厉害,索性登上了晚宴二楼宽大的露台,想要看下景色来打发时间。

  露台很是宽阔,上面摆满了晚宴用的桌椅,统统被紫红色的高档绒布罩着,精致的流苏几乎快垂到了地上。

  戚景薇随意在靠近栏杆的地方坐下,扭头俯瞰整个G市醉人的夜色,远处的车灯和闪烁的霓虹交相辉映,却仍是亮不过苍穹上镶嵌着的点点星光。

  整个会场灯光绚丽,每一处像是白天。

  她正看得入神,突然觉得自己的小腿被人抱住,连忙低下头,就看到长长的流苏桌布下,蹲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奶包。

  小奶包穿着蓝色的衬衫和背带牛子裤,长得粉雕玉琢,肉呼呼的小手正紧紧抱着她的腿,黑亮的眸子带着惊慌,“漂亮姐姐,嘘!别说话。”

  他给了戚景微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竖起耳朵听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戚景薇的心在看到小奶包的那一刻就融化了,她微微一笑,伸出手指点了下小奶包可爱的鼻头,“小家伙,在跟谁玩躲猫猫?”

  然而小奶包却郑重地摇摇头,,“漂亮姐姐,有坏人要抓我,不要让她发现我。”

  戚景薇哑然失笑,果然是在玩躲猫猫,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快出来,下面很凉的。”戚景薇说着冲躲在桌子下的小家伙伸出手,想要把他从里面拉出来。

  小家伙却往里缩了缩,“不,漂亮姐姐,外面有坏人抓我。”

  “你是谁?居然敢偷拐我的儿子!”

  戚景薇正准备低头问个究竟,耳边就响起刺耳的尖叫声。

  当她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女人正在怒视着她。

  当女人看见她的脸那一刻,猛地张大嘴巴,惊愕的像是看见怪物!

  下一秒,她就觉得自己的披肩长发被女人揪住,痛得她下意识伸手去夺,“放开!”

  头皮被扯得生疼,戚景薇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自己的长发拯救出来,还没来得及和女人对持,“怕”的一声,脸上就挨了重重一巴掌。

  “原来是你!戚景微,我警告你,离我儿子远一点!”

  这记耳光彻底把戚景薇给打懵了,她怒视着眼前的陌生女人,毫不犹豫地扬手回敬了一记耳光,“疯子,你是谁啊?竟然动手打人!。”

  女人画着浓妆,面容极度扭曲,她似乎没料到戚景薇会还自己一耳光,被打得愣怔了好一会儿,才疯了似得冲戚景薇扑了过来,“戚景薇,你竟敢打我,找死!”

  “姐姐快躲开,她是坏人。”原本躲在桌下的小奶包突然钻了出来,用力想将戚景薇推开。

  戚景薇连忙把小奶包抱起来闪身避过,看来刚才这小奶包就是在躲眼前的疯女人吧?只是这个疯子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还没等戚景薇弄清原由,扑了个空的疯女人看到戚景薇怀里抱着的小奶包,再次疯狂地扑了上来,“她是我的儿子,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戚景薇生怕怀里的孩子受到伤害,索性抱着孩子退到阳台上,她低头看着怀里窝着的小奶包,“她是你妈咪么?”

  怀里的小家伙将头摇的拨浪鼓似得,紧紧攥着戚景薇的衣服,生怕会被女人抓到,“姐姐快跑,她是坏人,她不是我妈咪!”

  “阙儿,我是你的妈咪!过来~”女人抓狂地朝戚景薇步步紧逼,声音尖锐地直冲云霄,“戚景薇,你这个贱人,不要妄想夺走我的儿子!”

  戚景薇今晚穿着一身淡蓝色的晚礼服,脚下尖细的一双高跟鞋,她站在那里看着慢慢逼近自己不放的疯女人,阴冷的眸光泛着坚定,“孩子说你不是他妈咪!还有,你怎么会认识我?!”

  女人听了戚景微的话微微一震,狠狠的瞪着戚景薇,脸颊划过两行浊泪,眸中的怒火更是想将戚景微当场挫骨扬灰,“戚景薇,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你!我的一生都被你给毁了,你怎么还没有死?!”

  “可我根本不认识你,疯子!”

  戚景薇不想再和这个女人多说什么,她抱着怀里的小奶包准备离开。

  却突然看见眼前的女人疯狂的奔过来,用力将她往阳台外推去,“去死吧,戚景薇,带着这个小杂种一起去死!”

  随着疯女人猛然发力,抱着小奶包的戚景薇避无可避地朝后跌了下去。

  “啊—!”

  “戚景薇,我看你这下还不死?!”

  在女人阴冷恐怖的的声音中,戚景薇抱着孩子直接从露台上摔了下去。

  坠楼的那一秒,她下意识抱紧怀里的小奶包。

  孩子还那么小,千万不能受伤!

  “噗通!”

  “天呐,有人从楼上跌下来了!”

  “她怀里还抱着个孩子!”

  随着众人的惊呼声,戚景薇很幸运地砸进了阳台下的露天温泉池内。

  所幸并没有跌落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不过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她抱着孩子直直朝水底坠去,溅起的水花将站在温泉旁的那些权贵们的衣服都弄湿了。

  温润的泉水咕噜噜灌进了戚景薇的口鼻,她下意识的把小奶包往上推,孩子不能有事!

  巨大的冲击力让她大脑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只记得本能地把孩子往上送,希望有人看见孩子会来救人。

  几秒钟后,她突然感觉有一只大手接过孩子。

  很好,有人救下了孩子。

  然而她的身子依旧慢慢往下沉,大脑里突然出现曾经杂乱的画面和声音。

  “嫁进来那么久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还不如会下蛋的母鸡呢!”

  “戚景薇,我才是夜家未来的女主人,你,不过是即将被扫地出门的贱人而已。”

  是谁?

  是谁在她耳畔狞笑?

  为什么面容如此模糊?

  说出的话却令她的心痛得几乎窒息?

  戚景薇茫然地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眼皮却沉重地抬不起来,意识一点点涣散,身形跟着朝水底沉下去……

  戚景薇觉得自己似乎飘上了云端,正准备跃上缥缈的云层时,突然觉得身子变得格外笨重起来,耳畔响起的是男人失控的低吼声,“女人,快给我睁开眼睛!”

  接着是温热的唇瓣在她的唇上镀着气,这是谁?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