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奶包发病,爹地,我好难受
A+ A-

  戚景微也跟着走出,偌大的别墅布置了宽阔奢华,她看见夜御深脚步匆匆的跑进一个房间。

  她也跟着走过去,不管怎样,她希望那个孩子没事。

  房间里有三个男人,一个是家庭医生,正在给小奶包看病,一个是管家德叔,还有就是夜御深。

  他的俊脸黑沉的可怕,眸光寒气逼人,“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

  家庭医生立即站起身,“少爷,小少爷刚才落水,突发伤寒,但是这病很奇怪,不是普通的发烧风寒……他需要去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夜御深蹲下身,看着小奶包红扑扑的小脸,他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小奶包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夜御深后,可爱的小脸微微露出惊喜。

  但是浑身的难受让他嘴角瘪了瘪。

  “爹地…阕儿好难受…我好痛……”小奶包声音断断续续的说。

  夜御深掀开被子抱起他,“阕儿乖,爹地这就送你去医院。很快就不痛了。”他的声音温柔的不想话。

  戚景微站在门口看呆了,这个男人对孩子这样温柔的一面,简直和刚才对她,是恶魔和天使的区别。

  他抱着小奶包给他穿衣服,小奶包微微睁开扇儿般的长睫,滚烫的双臂环住夜御深的脖子,“爹地,你能答应阕儿么?等这次病好了…你带阕儿去找妈咪…阕儿好想妈咪,阕儿不想被坏女人拐走!”小奶包虚弱的说。

  夜御深黑眸露出痛色,他抱着阕儿站起身,点头答应,“好,如果阕儿乖,爹地就答应你,把妈咪找回来。”

  他想起隔壁的女人,深邃的眸光微微暗沉,立即转身往出走,却看见站在门口女人发愣的看着他!她漆黑的眸子犹如夜间盛开的玫瑰,让人望而生畏。

  夜御深缓缓的走过去,盯着戚景微巴掌大的小脸,对管家德叔说,:“先把这个女人看好,不要让她离开别墅半步!”既然她现在不认识他,他要让她慢慢认识!

  “是,少爷!”

  管家德叔是两年前来夜御深别墅做事,他不认识戚景微,只知道这个女人和小少爷一起跌进温泉池。

  在他的心里,是这个女人害了小少爷生病的。他立即吩咐保镖,拉着戚景微,把她关进卧室。

  “喂,你不能关我,放我出去!”戚景微懵了,这个男人竟然要囚禁她!

  但是夜御深的车子已经离开了别墅,只剩下德叔狠狠的看着她。

  “放你?你抱着小少爷跳进温泉池,害小少爷生病了。你还想走!”德叔大手一挥。

  “把门锁好,等少爷回来处置!”德叔转身离开。

  戚景微拍打门,大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要抱着他跳进温泉池,是有人推我们下去的!”

  然而不管她怎么叫喊,也没有人给她开门!

  医院内人声鼎沸,夜御深脚步匆匆地从人群中穿过,目不斜视的朝院长室走去。

  他长腿大步,走路带风,再加上那张俊朗到天怒人怨的脸,令一众女护士纷纷低下头,芳心乱撞个不停。

  夜御深压根不理会这些,径直推开了院长室的门,“萧城,阙儿他到底怎么了?”

  阕儿已经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等待检验报告出来。

  挂着听诊器的萧城正认真看着一张X光片,听到夜御深的询问,立即抬头,“先坐,检验报告护士马上就会送来,不要着急。”

  夜御深长腿勾来一张靠背椅,稳稳坐了上去,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他眉宇间的焦灼。

  萧城是这个医院院长,和夜御深是铁哥们,从上初中到大学两人都是同学。

  很快,护士就将各项检验报告送到了萧城的办公桌上,萧城慢慢看着那些检查报告,脸色越来越凝重起来。

  夜御深无声地划着靠背椅挪了过去,没有谁比他更了解萧城了,他现在这副模样,代表着情况很不乐观。

  果然,萧城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表情异常沉重道,“御深,阙儿他被确诊为白血病。”

  “什么?”夜御深猛地从靠背椅上站起,一脸的震惊,“怎么可能!阙儿他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

  “贫血、发热、出血,再加上刚送过来的骨髓细胞学检查结果,证实阙儿他确实是得了急性白血病。”

  萧城了解夜御深此时的心情,可是身为医生,他必须将患者真实的病情说清楚,“御深,急性白血病如果不经过特殊治疗,平均生存期仅为3个月左右,时间刻不容缓,我们必须立即着手治疗。”

  夜御深的拳头攥得紧紧的,脸色灰白的厉害,“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阙儿给治好!他还那么小,不应该承受病痛的折磨。”

  萧城沉痛地点点头,“御深,我们目前只能进行化疗,暂时缓解阙儿的病症。想要完全根治,必须尽快找到跟他相同基因的造血干细胞进行骨髓移植。”

  “抽我的。”夜御深毫不犹豫地挽起袖子,“需要多少尽管拿走好了,只要阙儿能够痊愈。”

  萧城却摇了摇头,“虽然你是阕儿的父亲,但是并不具有完全相同的基因,会造成排异反应。阙儿太小,恐怕承受不了这种风险。同卵双胞胎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是阙儿是独生子,那么最靠谱的就是抓紧时间和阙儿妈咪再要个孩子,这个孩子的基因才是跟阙儿最相近的,他的脐带血可以用来拯救阙儿。除此之外都会存在很大的风险。”

  这番话瞬间令原本满怀期待的夜御深眼睛黯然下来,他不甘心地问道,“难道除了这样,就真的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有,那就是寻找和阕儿相匹配的骨髓,可是阙儿太小,我怕他承受不了风险。就算亲生父母也未必有百分百匹配的骨髓,只有脐带血才是最稳妥的,风险也是最可控的。”

  萧城说着皱起了眉头,“当年你将童萱给赶了出去,说她根本就不是阙儿的亲生母亲。那么现在,你能告诉我,阙儿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