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奶包需要脐带血救治
A+ A-

  “那个,我想…”戚景薇笑得敷衍,心里已经给夜御深贴上了变态狂的标签。

  夜御深只顾拽着戚景薇往别墅走,凝重的脸色在月光下更是可怖的厉害。

  别墅外面整齐的站着十几个黑衣保镖,像是皇家护卫队!

  看见夜御深立即行礼,“少爷!”

  我的天,这个男人想干嘛!

  戚景薇正想着该如何脱身,别墅门已经被佣人打开,“少爷,您回来了?”

  “嗯。”夜御深淡淡嗯了声,拽着戚景薇继续往里走。

  他们从佣人身旁经过时,戚景薇看到头发花白五十几岁的男佣人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少爷,这位是……少奶奶!”

  戚景薇微蹙着眉头,什么少奶奶?难道是受害人的特定称谓?

  还没等戚景薇弄明白男人刚才的眼神,她就被夜御深给带进了一间房间,然后快速关上了门。

  “阿莫,好好照顾少奶奶,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踏出别墅半步!”夜御深对着男人和一群黑衣人说。

  “是!”

  夜御深抬头望了一眼房间,就匆忙离开了别墅,直奔医院而去。

  戚景微愣愣的看着那道紧闭的房门,大脑一片空白。

  这个疯子原来是换个地方囚禁她。

  她立即跑到阳台四处查看,这里环境优雅,空气清新。

  她打开门立即走下楼,刚想出去,就听见阿莫的声音,“少奶奶有何吩咐?”

  “我……我想出去转转。”戚景微看着阿莫满头白发,黑眸却炯炯有神,像是要看穿她的内心。

  “少奶奶,我是管家阿莫,您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没有少爷的允许您不能离开这里!”

  阿莫的声音像是从地窖里传来,深沉带着阴冷,他满头白发,嘴角带着一抹笑。

  戚景微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那个……没,没有什么吩咐。”

  她转身上楼,立即关好房门,心扑通扑通的跳。

  这个疯子!混蛋!

  又把她关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戚景微坐在床上好一会,也不敢出去。

  正当她靠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的时候,窗户闪过刺眼的灯光,

  接着听见有人打开院子的大门,“少爷!”

  接着是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少奶奶人呢?”

  “少奶奶一直没有出房门。”阿莫的声音阴阴的说。

  “立即准备餐点!”这个女人不饿么?

  她竟然没出门!她走了三年,回来假装不认他就算了,还闹脾气!

  他大步走上楼推开房门,戚景微站起身看着黑沉着脸走进来的男人。

  他浑身带着一股寒气,黑眸在黑夜里泛着冷光,“怎么?还在闹脾气?”

  她难道还想继续装不认识他么。

  戚景微缓缓走向他,她的眸光有些清冷,静静淡淡的直视夜御深,“先生,你和我都是大人,如果我认识你何必装着不认识,还有我已经解释过了,小奶包和我是被一个疯女人推下温泉池的,你这样把我关起来是什意思?”

  “我这样从宴会上消失,我的上司会找我,到时给你来个非法囚禁之罪,我可帮不了你!”

  屋里的灯光有些暗,照在女人清淡的小脸上,犹如披着霞光的仙子,一张一合的唇瓣让夜御深浑身血液逆流。

  他抬手捞起她的小脸,让她和他对视,两片娇艳的唇呈现在他的黑眸里。

  他低下头吻上去,戚景微身子一僵,偏过头,他的薄唇擦过她的小脸,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她立即推开他,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变态,今天一天吻了她两次了!

  “先生……”

  “夜御深!”他强调,声音有些嘲讽,“既然不认识,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戚景微愣了愣,眸光突然变得冷漠,“好,夜先生,我要离开!”

  夜御深静静的看着她,眸光带着深沉,“阕儿生病了,是白血病。”

  戚景微猛地抬头,“你说什么?小奶包怎么可能生白血病?不就是感冒发烧么?怎…怎么变成白血病了?”

  小奶包又萌又可爱的样子一下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夜御深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检查单递给了戚景微,上面是小奶包确认白血病的检查单。

  戚景微看着单子心里犹如惊涛骇浪,她抬头惊慌的看着夜御深,“那怎么办?确诊了吗?会不会误诊,他昨天好好的。”

  夜御深看着她担忧的小脸,胸口起伏的厉害,“他需要做骨髓移植,那就是用和他同胞兄妹的脐带血做骨髓移植才能救他!”

  戚景微愣愣的看着男人伤痛带着落寞的俊脸,“那你赶紧和小奶包妈咪再生一个孩子啊!这样就可以救他了。”

  她扬起的小脸,雪白的肌肤好看的令人窒息,

  夜御深怔怔的看着她,抬手摸着她的长发,“是的,要和他妈咪再生一个孩子才能救他,所以——”

  “只能和你生!”他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戚景微听了他的话,如遭雷击。

  “什么?”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真的疯了,“是要和孩子的妈咪生的才是同胞兄妹!夜先生,你不要开玩笑。”

  男人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臂,黑眸如一团火,像是要烧化她一样。

  “但是,戚景微,我除了你不想碰别人,既然你不记得我了,那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回忆过往的一切,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你赶紧怀孕,生个孩子给阕儿做骨髓移植。”

  男人说完就弯腰把戚景微抱起来,转身走下楼,戚景微还在消化他刚才的话,就已经被男人抱到楼下的餐桌旁。

  满满一桌子菜冒着热气,佣人都退到暗处,不打扰主人的用餐。

  “先吃饭吧!”男人夹了一块排骨放进戚景微的碗里。

  戚景微反应过来,哪有心事吃饭,“你刚才是什意思?”

  救治小奶包需要脐带血,需要再生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是她生!应该小奶包妈咪生啊!

  夜御深优雅的吃着饭,他抬起深眸看了戚景微一眼,“就是从今天开始我们赶紧生个孩子,给阕儿做骨髓移植,听懂了么?”

  “难道你不想救阕儿?”他抬手摸着她的长发。

  她一点不像三年前那个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在他面前低声祈求的女人了。

  她明媚的小脸泛着自信和聪惠,这三年她到底躲在哪里,干了些什么?

  从她的眼眸里看不见她在装,她好像的确不认识他,难道她失去了记忆?

  “我当然想救小奶包,但是为什么是我生?你是不是神志不清醒?”戚景微真的无语了,这个男人太奇怪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