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当年你无法承受孩子的离开,我们催眠了你!
A+ A-

微微,对不起!

他该怎么向她说明这一切!

他承认他有私心,他只想让她忘记一切,开心的生活。

而这一次来到G市,完全是为了见一个集团的客户,两人才参加这个拍卖会。

这个时候盛梓骁怎么也想不到会遇见夜御深。

在这次看来,夜御深对戚景微的爱和占有,并没有消失。

但是三年前他既然已经赶走了微微,现在也别想在接近她!

盛梓骁看着床上的女孩,她睡着了眉头依旧皱的很厉害。

她像是又回到三年前那样不安,被噩梦缠绕。

戚景微再次醒来,她仿佛睡了一个世界那么漫长。

她记得盛梓骁和她说,她曾经和夜御深结过婚,然后还生过孩子,但是孩子死了。

她的孩子?如果还活着是不是和小奶包一样大,又萌又可爱。

她想起他得了白血病,等待脐带血救治,夜御深说,他想和她生!

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她怎么可能再和他生孩子,他们已经离婚了!而她曾经生的孩子已经死了!

他要救治小奶包难道不是找小奶包的妈咪?

戚景微望着天花板,房门被推开,盛梓骁走进来。

  “微微,你醒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盛梓骁满眼温柔的在她的床边坐下。

  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粥,一边拿着勺子吹凉了,一边喂到她嘴边:“饿了吧,这个是我让酒店的大厨熬的。味道很不错,你吃一些吧。”

  “我不想吃,没有胃口。”对于喂到她嘴边的食物,戚景微就偏过头去避开。

  心中像是压上了块大石头,情绪也无比低落。

  她虽然还没有恢复之前的记忆,也没办法单凭想象知道那些详细的细节画面。

  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本来可以拥有像小奶包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可是后来却失去了,顿时就心如刀绞。

  “微微……”

  看着她这么难过,盛梓骁就无比的心疼。

  刚刚想要再劝说她一番,不想这个时候,盛梓骁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有些无奈,就轻声对戚景微说:“微微你先自己一个人待会儿,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这三年来戚景微已经习惯了盛梓骁有多忙。

  看着他出去之后,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见今日的阳光好像不错,她就掀开被子,赤脚走下床来。

  伸出手刚刚要去掀窗帘,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心情不好的戚景微本来不想接,但是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她也只能妥协。

  回头一看居然是顾梦白打来,她这才接起来:“喂,梦白。”

  “你这丫头,终于舍得接电话了。刚才为什么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真是吓死我了!”

  “我没事,就是心情有些不好,想要一个人静一静而已。你不用担心我。”

说着戚景微就苦笑起来,毕竟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不是吗?

她知道盛梓骁肯定把她晕倒的事告诉了顾梦白,不然她也不会突然打电话来。

那个时候是梦白催眠了她么,让她忘记死去的孩子和夜御深的一切。

那个孩子死了,她和夜御深就一刀两断了。

哪怕那个无情的男人再纠缠她,也绝不可能让她改变心意!

  “什么没事,什么扛得住?听梓骁说你晕倒了!你就是爱逞强!景微我警告你,你给姐好好的在G市呆着,姐一会儿就飞过去看你!”

  “梦白,真的不用……嘟嘟嘟嘟……”

  知道她是担心自己,戚景微就想要拒绝。

  可这话都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的顾梦白就直接挂了电话,明显她的决定没商量的余地。

  就在戚景微对于顾梦白即将的到来,极度无奈的时候。

  出去接电话的盛梓骁,这又推门进来。

  见她下了床,几步就迈到她的面前,伸出干净修长的大手扶住她:“怎么起来了?还是多休息会儿吧,免得一会儿又晕倒了。”

  “我没事了,”知道盛梓骁担心她,戚景微就牵强的对他笑了笑。

  然后说:“谁给你打的电话,是洛冥吗?”

  洛冥是盛梓骁的特助,盛梓骁不在F国的时候,都是洛冥帮着盛梓骁盯着公司的。

  “是,洛冥说公司那边出了点事,让我们赶紧回去。”说起这个,盛梓骁就有些为难。

  又抬起手按住住戚景微的肩膀,轻言细语的:“微微,我们不管在这里发生了什么,都先回F国去好不好?夜御深那边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好,绝对不会再让他伤害你。”

  “这……”盛梓骁要在这个时候带她回F国,戚景微就有些为难的样子。

  抬起一双干净清明的眸子,静静的看着他:“恐怕不行,刚才梦白给我来电话了,说是要让我在G市等她。你知道梦白的脾气,我不得不等她来了。”

  况且之前夜御深那个疯子不是说小奶包得了白血病。

  就算她跟夜御琛之前的恩怨再多,可那孩子毕竟是因为她抱着他跳进温泉,才会患上激发性白血病的。

  所以她还是想等到那孩子的病情稳定,再考虑回F国的事情。

  “不行,我不可以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夜御深就是个疯子,微微我不可能让你冒这样的险!”一听戚景微的话,盛梓骁立马就反对。

  皱着眉就说:“实在不行的话,公司那边的事情就交给洛冥去处理,我陪你留在这里等梦白。”

  “可是公司那边的事情如果洛冥可以处理的话,他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梓骁,我真的没事的,你就先回去吧。反正有梦白陪着我,夜御深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戚景微不想耽误盛梓骁公司的事,所以就这么劝他:“等我见过了梦白,我就尽快的赶回去,这样还不行吗?”

  她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戚景微了,就算夜御深再可怕,也绝不会再傻傻的被他伤害一次。

  既然已经离婚,他和她再也没有任何瓜葛,当年是不是他赶走了她,她都永远都不会再和他任何关系!

  “好吧,我让洛冥订了晚上的飞机,一会儿就赶回去。”戚景微心意已决,他也是没有办法。

  就低下头,叹了口气。

  倒是戚景微看出他的情绪低落,就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臂:“放心吧,一会儿我送你去机场,过几天我就回去了。”

  虽然盛梓骁有万般的不舍,可是公司那边的事情太棘手,他也不得不回去。

  不过因为戚景微身体不好,他倒也没真的让她送他去机场,来回的奔波。

  只是简单的道别之后,就直接去了机场,飞回F国去了。

  而留在酒店当中的戚景微,因为想着盛梓骁和她说的那些话,心情反而越来越乱了。

  “叮咚,叮咚,”就在她心情越来越差的时候,酒店的套房的门铃就被人按响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