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A+ A-

之前顾梦白说过她马上就飞过来,戚景微就以为按门铃的人是顾梦白,想都没想就拉开了套房的门。

但当她看清门口站着的人,她整个人都惊住了:“你又来做什么?” 

门外站着一身黑色衬衫,脸色黑沉阴冷的夜御深。

  “你说我来做什么?戚景微,你既然来了G市,就别想离开!”

  他一双黑眸如同万年寒冰,就那么冷冷的盯着戚景微,盯着她浑身不自在。

三年了,他找了这个女人三年。

听盛梓骁的口气她是他的未婚妻!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和盛梓骁订了婚,还把他们之间的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绝情的女人?

戚景微看着冷漠高大的男人,想起盛梓骁的话,他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把她赶出家门。

  “我抛夫弃子?夜先生。你怎么说得出这么无耻的话?”他这完全是恶人先告状,戚景微定定的看着他。

  冷冷的眸光直视着夜御深的俊脸:“夜先生,麻烦你每次在质问别人之前。都好好的想一想,你曾经做过什么好吗?

  明明抛妻弃子的人是你,你还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是不是你觉得你当初对我的伤害还不够,现在看到我好不容易过得好一点,就恨不得再次将我打进地狱呢?”

  她完全无法想象,当初自己千辛万苦的怀上孩子,最后生下的却是死胎,当时是怎样的心情。

  如果她可以承受得住,梓骁和梦白一定不会给她催眠,让她忘记那一切。

可是夜御深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他居然没有丝毫的悔意,还跑到这里来指责她!

她的话让夜御深一瞬间怔住,她终于不装了?她记得了?

  “是,当初是我对你不够好。你要是怪我,要什么补偿你可以跟我说,我夜御深什么时候对你吝啬过?”

这女人之前假装不认识他,竟在他面前表现出委屈的样子,现在终于开始和他算旧帐了。

愤怒的夜御深双手紧握成拳,气得额间的青筋都暴露了。

  几乎是咬着牙说:“可你一声不吭,丢下一份离婚协议就跑了。我曾经说过,你戚景微只要一天是夜家的人,就永远都是夜家的人!哪怕你死了,你也是夜家的鬼!

  还有阙儿,他现在正躺在床上,等着救命!所以这个孩子必须是你生,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而那个盛梓骁,休想打她的主意!

戚景微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哪怕他们离婚了!

  “你这个疯子!”夜御深眼里的坚定,让戚景微觉得害怕。

  看着他这个样子,她浑身颤抖得就越发的厉害了。

  都没想拉着门就想关上,不打算再和他纠缠下去。

  不过察觉到戚景微的意图,夜御深反应极快的在她关门之前,直接就挡住了门。

  然后长臂一揽,直接搂住她的纤腰,就将她拉进了怀里。

  以王者般睥睨天下的之势,就那么冷冷的盯着她:“戚景微我告诉你,我夜御深想要的人,从来就没有逃掉过的!”

  说完了这话夜御深粗暴凑过来吻上她的唇。

  霸道又粗鲁,狠狠的吮吸着她的红唇,啃咬,肆虐!

  “唔唔唔……”这个疯子又耍流—氓,戚景微简直是气到无以复加。

  用尽吃奶的力气想要推开他,但是力量悬殊太大自然讨不到好处。

反而是轻轻松松就被眼前的男人推的步步后退,压在床上继续拥吻。

他凶猛的吻像狂风暴雨一样袭击她的感官,这个他想念的已久的味道,他爱不释手!

  就在戚景微觉得自己快要窒息,夜御深这才高抬贵手的放开她。

  戚景微气愤的吼声立马响起:“你这个混蛋!流—氓!无耻!”

“我流—氓,我无耻,嗯?你和盛梓骁到了那一步?上—床了么?你敢说你那个道貌岸然的未婚夫没有这样对你过?”将人压在身下,夜御深心如刀割。

如果盛梓骁碰了她,他会把他剁成肉酱!他现在真的想要直接把这个女人给办了。

  可是想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吼完就直接扛起戚景微就走。

  大步流星的出了门,往电梯那边儿去。

  “夜御深你这个疯子,你想要干什么呀?你快放我下来!”

  被他这么扛着走,戚景微自然挣扎。

  不过这都是徒劳,夜御深轻轻松松的,就在酒店大堂所有人惊奇目光的注视下,把她抗到了酒店楼下。

  然后拉开车门,毫不犹豫的将她扔进了劳斯莱斯幻影当中。

  接着他又开门上车,锁门,启动车子,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你,你又想要干什么?”又这么被他给绑了出来,想起之前他对自己做的事情,戚景微就怕的要死。

  一边拍着车门,努力的想要把门给打开。

  一边又惊又怕的说:“夜御深我们两个都已经结束了,不要再闹了好不好?你堂堂一个集团大总裁,你想要什么女人没有?”

  为什么非要缠着她?难道就因为她离开他之后,有了新的生活吗?

  明明那么高贵,看外表那么美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内心那么邪恶?

  “是,我夜御深想要什么女人没有?所以戚景微我要你,你就给我乖乖听话!”见她还想要逃跑,夜御深就回过头,眼神像利剑一样的射向她。

  然后咬牙切齿的说:“我不管你和那个盛梓骁是个什么关系,但是你回来了,你最好给我和他断的干干净净。否则,后果将不是你们承受得起的!”

  夜御深的一番警告,吓得戚景微的脸色惨白。

  她不记得当初的事,也不记得有关于这个男人的所有。

但是只知道这男人的话一出来,她就本能的害怕。

甚至觉得,若是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他不仅会毁了她戚景微,更会毁了盛梓骁!

  所以接下来戚景微什么都不敢说了,只是后怕的卷缩着身子在副驾驶,微微的颤抖着。

  心里也只有一个想法:“怎么办?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