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她守了小奶包一夜…
A+ A-

被他这么拉着一回头,又看见他亮晶晶的大眼睛里眼泪汪汪的,马上就快要掉下来了。

  她就是再心狠,也拒绝不了了。

  就又重新坐了回去,抬手替他擦眼泪。还轻声说:“阕儿,乖啊,不哭。我不走,你不要难过了。”

  至于让她做他妈咪的事,她怎么答应得了?

  夜御深这个混蛋就是个恶魔,她就算再舍不得小奶包,也不愿意再跳火坑一次。

  “嗯,阙儿不哭,只要有妈咪在,阙儿再痛,阙儿都不哭了。”戚景微愿意留下来,小奶包就破涕为笑了。

  倒是刚才才和夜御深大吵过一架的顾梦白,看着心软的戚景微被夜御深的儿子吃的死死的,是又气又没有办法。

  又怕夜御深再欺负戚景微,她也只能在病房里留了下来。

  倒是萧城也不怕凑热闹,就一个劲儿的找机会和顾梦白说话。最后顾梦白被萧城烦得不行,也没机会和戚景微说话。

  就和戚景微打了招呼,然后去医院旁边的酒店住下了。

窗外的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看着床上躺着的小奶包,戚景微也只是征征的发呆。

小奶包长得很漂亮,白白的皮肤,肉嘟嘟的小脸小手。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

  以后长大了,肯定也是个和夜御深一样,可以颠倒众生的大帅哥。

  可是就这么看着小奶包,戚景微不免的又想起盛梓骁和她说过的,她生下的那个孩子。

  如果那个孩子当初还活着的话,或许也像小奶包这么大了,也一定会和他长得一样好看,会叫妈咪,叫爹地。

  只是她的孩子没福气,没能像小奶包一样,有爹地的保护,可以长到这么大。

  想着这些戚景微就很是难受,眼睛都红了,心也是痛得不行。

因为小奶包腻着戚景微,不让她走。戚景微就在他床边守着,这么一守就到了深夜。

  最后实在是熬不住,就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一直在病房外守着的夜御深,看见她睡着了,这才走进病房来。

  看她这么疲惫,他心疼得不行。就阴沉这一张脸,轻手轻脚的把她抱到陪床上睡着。

  然后坐在她的床边,忍不住伸手抚摸她柔美的小脸。

  声音沉沉的:“你真的忘记我们了吗?那个盛梓骁有什么好的?他能给你的,我夜御深给你十倍!微微,你回来好不好?”

  戚景微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只听见耳边有极其压抑的,忍痛的闷哼声。

  她睡觉向来很浅。

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小奶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已经醒了。

一个人卷缩在白色的病床上,死死的咬着牙。

  因为忍痛,冷汗几乎把他身上的病号服,和头发全都打湿了。

  一见这个,戚景微赶紧下床冲过去。

  然后拉着他的小胳膊:“阙儿你怎么了?很难受吗?”

  “妈咪,”戚景微一过来,小奶包就抬起头看她。

  因为太痛了,早已经泪流满面:“对……对不起妈咪,是阙儿太吵了,把你吵醒了对不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好痛啊,好痛……”

  “傻孩子,你说什么啊?你要是痛就要喊我啊。”小奶包的一番话,几乎让戚景微掉下泪来。

  哽咽着声音就说:“你先忍一忍,我帮你叫医生。”

  说完戚景微就要走。

  不料小奶包却死死的拉着她的手不松开,哭着说:“妈咪你不要走,不要走。妈咪你抱抱我好不好,你抱抱我,我肯定就不痛了。”

  看小奶包这么难受,戚景微的眼泪也不争气的,一颗又一颗的砸落下来。

  最后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抱进了怀里,一边抱着他。一边拍他的后背:“好了,不痛了,不痛了。”

  戚景微的声音就像是能催眠似的,渐渐的小奶包好像真的就不痛了。

  趴在戚景微的怀里,就这么睡了过去。

  小奶包睡过去不大一会儿,顾梦白就过来了。

  “梦白,你来了啊。”梦白是为了她才过来的,自己却在这里陪了小奶包一个晚上。

  所以看着顾梦白,戚景微有点不好意思。

  “嗯,”看着戚景微这么心疼这个孩子,顾梦白就头痛。

  就说:“你一晚上都没睡,就守着这个孩子?”

  微微她是不是太心软了?这可是夜御深那个负心汉,和她以前情敌的孩子!

  “没有,也睡了会儿。”知道梦白一定和她有话说,戚景微就把睡着了的小奶包轻轻的放回床上。

  只是顾梦白见戚景微把孩子放下,直接就上前,拉住她的手腕就说:“你跟我走!”

  因为夜御深有点事情不在医院,所以顾梦白很容易就把戚景微带去了她住下的酒店。

  看着因为熬夜脸上不太好的戚景微,顾梦白都快心疼死了。

  就那么瞪着她:“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梓骁会那么紧张了,微微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现在是在引火上身!夜御深那是个什么魔鬼?你根本就惹不起!

  我现在马上给你订机票送你回F国,你必须马上离开G市。F国是盛梓骁的地盘,只有在那里,夜御深他才不能把你怎么样!”

  这件事情刻不容缓,顾梦白抓起电话就要订机票。

  不过一见她的举动,戚景微却拉住她。

  有些着急的说:“梦白你等一等,我不能这个时候回去。而且梓骁说,当初催眠我的是你。我想了好几天了,你帮我解除指令,让我恢复记忆吧。

  我知道以前夜御深对我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可是我想要清清楚楚的知道,我当初究竟经历了什么。我才能更好的,处理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因为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所以每次面对夜御深的时候,她都特别的恐惧。

  她也很想知道,以前她究竟是怎么样对夜御深的。

  这个男人才能在伤害了她之后,还那么肆无忌惮的要求她回去他身边。

  没想到戚景微居然要她解除催眠的指令,顾梦白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特别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说:“微微你要恢复记忆,难道你还想回到以前生不死的日子吗?你孩子去世你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种痛我怎么忍心再让你承受一次?

  还有景川,景川他需要你!如果你再一次被那些痛苦的记忆击倒的话,你让景川怎么办?”

  “我……”被顾梦白这么一问,戚景微就有些哑口无言。

  低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我知道以前的记忆或许很痛苦,可是逃避也不是办法。我想要直接面对,我也不是三年前的戚景微,不会那么脆弱了!”

  以前她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段记忆还好。

  可是现在知道了,却没有那段记忆,总感觉自己的脑袋空空的。

  每次见到夜御深,她是又茫然又无措。

  那种感觉让她十分不安。

  “不可能的,我不会帮你解除记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戚景微这么说,顾梦白根本都没考虑,直接就拒绝了。

  几乎是咬着牙说:“微微,作为你的好朋友,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就算是你自己,那也不行!”

  “可是……”就在她们两个僵持不下的时候。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