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他就像我失去的孩子……
A+ A-

戚景微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她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夜御深打来的。

有些心虚的看了顾梦白一眼,戚景微这才接起来:“喂,什么事。”

  “你在哪里,”电话那头的夜御深,意简言骇。

  虽然就简短的几个字,可是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冰冷寒意,让戚景微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夜御深的一言一行,都让她有种被支配的恐惧。

  “我在……”戚景微刚要说话。

  电话那头却传来小奶包哭泣的声音:“妈咪你在哪里,阙儿好痛啊。妈咪你快回来,阙儿痛痛……”

  “阙儿你乖啊,你别哭,别哭。”一听电话那头小奶包哭成那个样子,戚景微什么理智都没有了。

  赶紧就挂断了电话.

回头对顾梦白说:“梦白不行,我现在得马上回去。”

  说完了这话,戚景微也没管顾梦白答不答应,直接就冲出了酒店的房门。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舍不得小奶包。

 明明他是夜御深与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可是只要一看见那孩子,她就想起自己当初死掉的孩子。就心痛的无以复加。

  “哎……”这丫头居然就这么走了,顾梦白都快要气死了。

  又无可奈何,只能摇了摇头:“景微啊景微,你究竟要傻到什么时候?”

  说着也没办法,就只能跟着戚景微去了医院。

  因为戚景微不在而哭闹不停的小奶包,一见戚景微进门,顿时就不哭了。

  脸上挂着几滴眼泪,伸着双小手,忍痛求抱抱:“妈咪,抱抱。阙儿好痛,痛得快要死掉了。”

  “好了,我抱我抱,不哭了。”看着小奶包这个样子,戚景微比谁都心疼。

  直接就冲了上去,一把把小奶包抱进了怀里。

  手温柔的,不停的摸他的额头:“好了,不痛了啊,乖。” 

  倒是生气无比的夜御深,身上穿着GIORGIOARMANI的高端定制西服,一身黑的站在病房里。

  脸色阴沉沉的,显然才从公司那边过来。

  见戚景微这女人还算是有点良心,自己回来了,他这心里的火气这才稍微的下降些。

  而跟着戚景微过来的顾梦白看到这一幕,眼睛也跟着红了。

  也知道戚景微会这么舍不得这孩子,应该也是因为自己当初那个死掉的孩子。

 她曾为人母,而这孩子又没有妈咪,也难怪她会舍不得他。

可是再看看那个道貌岸然的夜御深,顾梦白简直恨不得上去扇他一巴掌。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微微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但是最终顾梦白还是没进去,就直接转身,去了医院的院长办公室。

  正在研究小奶包病情的萧城,显然没有想到顾梦白会主动来找他。

  当场就惊喜得不行:“顾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能和你说两句话吗?”对于眼前这个热络的男人,顾梦白倒不像讨厌夜御深一样讨厌他。

  不过因为他和夜御深是好朋友,所以对他也仅是不讨厌而已。

  听了顾梦白的话,萧城潇洒的笑了。

  “当然,说多少句都行。”说着萧城就直接脱了身上的白大褂。

  走到顾梦白面前:“医院旁边有家不错的咖啡厅,我们去那儿聊吧。”

  “嗯,”对于他的提议,顾梦白没拒绝。

  就和萧城一起,直接离开了医院。

  因为是上班时间,咖啡厅里的人比较少。

顾梦白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说:“其实我是想要知道,那个小奶包生病,为什么夜御深不让孩子妈咪回来?就这么缠着我们家微微,好像也不是回事吧?”

  萧城懂顾梦白的心情,就叹了口气。

  然后说:“其实一年前,御深就赶走了童萱,还封杀了她。从那以后,童萱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而且要救阕儿的话,最好是同母同父生的孩子更好,这样干细胞匹配的几率会更大。如果是同父异母,恐怕结果很难尽如人意。”

  这件事情他也一直在劝夜御深,可是效果甚微。

 “呵呵,”听了萧城的话,顾梦白气极反笑。

  近乎是咬着牙说:“夜御深也太自私了,之前为了他那个情—妇,把我们家微微扫地出门。现在却来纠缠她,还用孩子来博同情。真是够可以的!”

  萧城也知道,顾梦白身为戚景微的好朋友,看不惯夜御深行为是正常的。

  就给她递了杯水,让她喝点水消消气。

  这才接着说:“其实御深这三年也过的很辛苦,他从来没有认可过童萱。估计他现在会这么做,也是真心想要和景微重归于好的。”

  这么多年的好兄弟,他当然知道夜御深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没有认可童萱?这又是为什么?”萧城这么说,顾梦白就奇怪了。

  “他们连儿子都生了,怎么还不认可不了?”

  而说起这个,萧城就摇头:“其实他们就没有生活在一起过,那个时候童萱耐不住寂寞,经常打孩子,就被御深赶走了!”

  “哦,原来是这样。”弄清楚这个,顾梦白点头。

  但想了想,就觉得解气:“谁叫他当初抛弃微微,这也是他自己活该!”

 反正她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想办法把微微带走,G市实在是太危险了。

  小奶包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也越发的黏戚景微了。

  可能是因为那天戚景微走过一回的关系。

  弄得小奶包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只要一秒钟没看到戚景微,就开始大哭大闹。

  戚景微没有办法,就只能吃住都在医院,一直守在小奶包的身边。

  只不过每天听他:“妈咪,妈咪,”的叫。

  每一次都会让戚景微觉得,她那个甚至都来不及看一眼的孩子,就是这个小奶包一样!

  心痛的不行,是因为小奶包,也是因为自己那个可怜的孩子。

  或许是因为戚景微悉心照顾的原因,这几天小奶包虽然都有发病,可症状都比较轻。

  就在戚景微觉得,或许可以松口气的时候。

  晚饭过后的小奶包,脸色就变得苍白。

  趴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喘气。

  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妈咪,又开始痛了,好痛啊。阙儿痛得受不了妈咪,妈咪救我,好痛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